俊秀一回到家中就趕緊跑進廁所裡頭洗澡,在某種程度上,俊秀還是很注重自己的身體的清潔。朴有天也就先把廁所讓給俊秀,自己回房替俊秀拿了乾淨的衣物。

俊秀洗了好一會,才從浴室門探出紅腦袋,對著坐在沙發上休息的朴有天撒嬌說:「主人……我忘記拿衣服了。」

朴有天站起身來走至浴室門前,懷中就捧著俊秀的便衣,笑說:「之前就提醒過你,你現在還是會忘記拿。」

俊秀吐了小舌將朴有天手中的衣服拿過,這其實也不能怪俊秀,比起穿衣服,俊秀還是比較喜歡不穿的時候那種自在感。待俊秀從廁所出來以後,朴有天也接續的進了浴室裡頭。不過在他要關上門時,他還貼心的告訴俊秀要記得吹頭髮。

臥房的冷氣他已經替俊秀開啟了,俊秀一至臥房還是聽話的將自己的頭髮先吹乾後,才懶洋洋得躺上床胡亂的滾動著。朴有天洗完以後只是披著浴巾在客廳裡頭打理著今天被俊秀弄亂的家具,然而將今天的髒衣服丟進洗衣機裡頭洗了。

等到他走進臥房時,俊秀是趴在床上,紅尾巴轉著圈的看著朴有天偶爾會捧場的時尚雜誌,也不知道他道底看懂還是看不懂,只是俊秀似乎還滿喜歡一些圖片的圖案。

「主人這個好漂亮。」俊秀指著雜誌說。

朴有天收著吹風機的線,也垂著眼看著俊秀指著的雜誌。上邊的圖案就像萬花筒一樣得雜亂,如一些漂亮的碎玻璃般呈現出不同的色彩,俊秀對此似乎很感興。

「嗯,還蠻漂亮的。」

朴有天疲憊的爬上了床,俊秀是讓出了一點位置來,接著又繼續看著攤在床上的雜誌。朴有天腦子裡想著,還好今天沒有要加班的公務,不然從沈昌珉的家中回來也已經有點晚了,他幾乎是沒什麼體力能再繼續工作了。

「俊秀,你要睡時要關燈喔。」朴有天叮囑道。

「好。」俊秀搖著尾巴說。

朴有天在燈光的照射下也無所謂的閉上眼,很快就睡著了。俊秀在一旁一人安靜的看著雜誌,等到他看膩了以後,也不知道是凌晨幾點的事情了。他將書本就隨便得丟在地上,懶洋洋的在床上打滾著。他滾來滾去,滾到最後又回到了朴有天的身邊,然而趴在床上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看著睡得安詳的朴有天。

朴有天睡覺時有時睡得太熟會有打鼾聲,已有多久俊秀都沒再聽過朴有天打鼾了,這回俊秀又再次聽見時,他的臉上是笑了起來。朴有天的打鼾聲被俊秀理解成了跟貓一樣的『呼嚕嚕』聲一樣,是一種舒服的象徵。

所以現在在他眼前睡得像死豬的主人很舒服。

俊秀輕輕的摸著朴有天的臉蛋,這個他一直都覺得很帥氣的臉蛋,俊秀從臉頰開始,一直至朴有天豐厚的雙唇,他覺得朴有天很完美,這樣的完美令他情不自禁的就想駕乘。

俊秀開始摸著朴有天的身體,他從朴有天的頸子慢慢的摸著,再到朴有天的鎖骨,這般的骨感讓他更是喜愛。於是他的臉上笑了起來,他跪坐在床上雙手就開始替朴有天的按摩。

按摩的部位並不特定,但俊秀沒有進行下半部的按摩,他只是憑著貓的直覺,按壓著朴有天的肩膀以及他最愛的鎖骨部位。朴有天不知道是睡太死還是俊秀的力道太輕,他並沒有醒來,只是在夢中覺得有些舒服。

俊秀摸完朴有天的身體後,他的雙腿偷偷的跨上了朴有天的腹上,就如小貓般的趴在朴有天的胸膛上,他聽著朴有天的心跳,小手又不規矩的按摩著朴有天的肩膀。

「唔……。」朴有天在夢中覺得自己似乎被什麼給壓上了,有點喘不過氣來,但他只是皺著眉,人也沒有醒來。

俊秀聽見朴有天的夢囈,他好奇的看著朴有天表情,沒幾會卻高興的一口就咬住朴有天的頸子。這一咬可大力了,貓咪通常會透過這般的舉動希望母貓能排卵,但問題是朴有天不是母貓,這種舉動再如何刺激他也不可能排得出卵來。重點是,俊秀咬他咬得太痛,他最後是皺著眉有些無奈得睜開眼,想知道究竟是為什麼他會睡得如此不安穩。

鬼壓床就算了,怎麼連鬼也咬了他的脖子?

「俊……俊秀?」朴有天一手撐起自己的身子,令一手就圈著俊秀的腰坐起身來,「怎麼你還沒睡呢?」他睡眼惺忪的問。

俊秀環著他的後頸,看著他的濃密睫毛笑說:「主人,我想跟你交配。」

「什麼!?」朴有天這時清醒了,瞪大眼看著眼前笑得開心的俊秀。

俊秀對於這種事情並不懂害羞,他的尾巴都豎直了,他只覺得有些高興以及興奮,於是又說:「我想跟主人交配。」

所以俊秀現在正在發情?

「不、不行的……啊!」朴有天才正想著要如何拒絕,俊秀就又咬上了他的脖子。

咬就咬,但俊秀咬得真得太大力了。

「俊秀……人跟人,不是這樣的。」朴有天摸著他的腰,又輕輕的拍了他的腰際說。

俊秀聽了這話,才又放開他的脖子,動了動耳朵看著朴有天。

「俊秀現在就想做嗎?」

「做什麼?」俊秀天真的問。

「做愛。」他說。

「做愛是什麼?」俊秀歪頭問。

「就、就是交配……。」他紅著臉說。

俊秀舔了自己的紅唇,下身坐在他的腹上蹭來蹭去的說:「對對,我在對主人發情!」

俊秀非常高興朴有天終於知道他在做什麼了,只是朴有天卻跟他說人跟人不是這樣做。不然他該哪樣做朴有天的臉才會有比較舒爽的表情呢?這時的俊秀腦中卻想起來隔壁阿肥說的話,就是舔朴有天那裡,因為這是阿肥所研究出來的人與人之間發情的方法。

「主人,讓我舔你這裡!」俊秀一手就摸著朴有天的重要部位,笑的天真的說。

「不用!」朴有天抓住了他的手腕,緊張的又問:「你是從哪學來這些的?」

「隔壁的阿肥告訴我,他們家主人都這樣發情的。」俊秀無辜的說道。

他很開心能學到這些旁門左道的知識,但是朴有天說什麼就是不讓他實踐,這讓他的心靈有點難過,甚至是不開心了。

「不行,我不能讓你做這樣的事情!」朴有天很堅持的說。

這種事情太情色了,況且……朴有天不願意俊秀做這麼大的犧牲。

「主人很小氣……借我舔一下又沒關係。」俊秀垂下眉毛說。

顯然俊秀根本就不懂做這檔事是如此得令人害羞,但朴有天卻又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向俊秀說明這種事情的重要性。

「俊秀……我一步步教你,你不要跟隔壁的阿肥亂學。」朴有天語重心長的說。

但俊秀似乎還沉浸在自家主人很小氣的狀態下,壓根沒把朴有天的話聽進耳中。不過就在這時,待俊秀回過神以後,他發現自己的眼前,只有朴有天的大臉,嘴上有種軟軟的東西賭著他,舌中也碰上了與自己一樣有點濕濕又軟軟的東西。

「唔……。」俊秀就這麼被朴有天慢慢的壓上床,他的雙腿間就夾著朴有天的腰際,朴有天一手撐在床上,很細緻的吻著俊秀的翹唇。

俊秀得尾巴是在床褥間來回的擺著,朴有天的舉動讓他覺得舒服,明明只有唇中的交流,他整個身體的力氣都像是被朴有天吸走了一樣。朴有天離開俊秀的唇瓣還不小心的牽出一條銀絲,他垂著眼就看著正喘氣的俊秀。

「這叫接吻。」朴有天低聲說。

俊秀的貓瞳因照射到燈光,所以瞳孔只有如針一般的大小,但他的臉蛋卻有些微的紅潤,甚至呈現一種魅惑的體態看著壓在他上頭的朴有天。

「接吻……。」俊秀重複說道。

朴有天不曉得原來他家的寵物陷入迷情當中會是這翻的模樣,幾乎是勝過他所看過的A片裡頭那些女優的誘惑。

俊秀是有些不滿足的又圈起他的脖子,抬起頭就吻住了朴有天。

人跟人之間的發情……好像真得有點不一樣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