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越是執著於朴有天的豐腴唇瓣,他便是吻得越狂烈。本是被壓在床褥上的他,不自覺的又翻了過身,將他心中親愛的主人壓上床。

他坐在朴有天的身體上,似乎是體會到了親吻了樂趣,於是便對朴有天來個無限上綱得索取。當然在這場激戰裡頭,俊秀的身體也漸漸的有了反應,他知道自己的身體敏感度已提升,所有的專注能力就耗在朴有天與他之間。

「唔……。」

朴有天有些情迷意亂的看著身上的俊秀,可他必須在自己理性還未斷線以前,繼續教導俊秀接下來的事情,好讓他不再向隔壁的阿肥討教人類的這檔事。只是,俊秀雖然是熱情,但他也吻的算是有分寸。俊秀雙手撐著床墊,垂著頭魅惑的對朴有天緩緩眨著眼。

朴有天不知道俊秀想做什麼,俊秀嘴中喘著氣來,沒多久便伸手開始替自己將身上的四角褲褪去。只是由於俊秀的尾巴有些長度,所以脫至最後,俊秀的那見四褲也就掛在他的尾巴上,俊秀並沒有刻意的將內褲給甩出自己的紅尾巴。

朴有天是看著俊秀的舉動,不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俊秀的小手不規矩的往自己的雙腿處探去,好奇的就抓住了自己有些反應的分身,對著朴有天無辜的說:「主人……它翹起來了。」

姑且不論俊秀到底能否明白這樣一個部位會『翹起來』的意義是什麼,但聽在朴有天的耳中,幾乎就是種赤裸裸的要求。當然坐在他身上的俊秀,股間相對也探知到了朴有天的分身反應,所以他趁著朴有天還在腦中思索對應方案時,沒經過當事人的同意就隨興的把朴有天的四角褲也脫了。

「主人的也翹起來了……。」俊秀看著他那羞人的部位說。

朴有天見俊秀要開始把玩他的分身時,他趕緊得又坐起身來,抓著俊秀的肩膀說:「可以慢慢來。」其實不用馬上就進入一般的通常程序裡頭完結這麼一個神聖的事情。

俊秀的貓耳動了動,有些清醒的說:「對,我要學人的發情。」

雖然俊秀覺得自己的腹下有種快感在竄流,等著他來去解救,但他還是想知道這些步驟以及做人的禮儀,所以他勉強的又從朴有天身上爬了下來,刻意的抑制自己想駕乘朴有天的慾望。

朴有天是有些的難為情,他看了一眼俊秀暗紅的陰毛裡那與自己相同的威勢,紅著臉又把自己的四角褲默默的穿回去,遮掩住自己的部位。俊秀是在一旁將掛在尾巴上的內褲以及上身的內衣都一併脫了,好奇的搖著尾巴等著朴有天的教導。

俊秀見朴有天安靜的跪坐在床上,他不曉得為何朴有天遲遲的都無任何動作。看上去他家的主人似乎還在想接下去到底該如何做時,俊秀就緩緩的爬向他,一手環繞住朴有天的後頸,輕聲說:「主人怎麼了?」

朴有天抬起頭看著俊秀,俊秀的面容不能算是精緻的類型,但不知為何,朴有天卻是對俊秀這般的臉蛋有所動容。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與俊秀繼續的下去,他不喜歡自己利用主人的地位優勢而去與俊秀發生這樣的一個關係。縱然引發這場慾火的並不是他而是俊秀,但在結論上他不應該給予不一樣的評價。

「俊秀,如果你不願意要跟我說。」朴有天溫柔的說。

「不會啊,我超級願意。」俊秀朝著對他笑說。

朴有天輕輕的點著頭,他將俊秀推倒在床上,低身就吻起俊秀的身子來。俊秀心底是有些訝異,本以為人跟貓一樣都是咬對方脖子的,不過人的做法似乎很不同,而在感覺上是比較舒服一點的。

俊秀動了動他的貓耳,他的雙腿本能的圈上了朴有天的腰際,他任朴有天吻著他的頸肩,朴有天所吐出的熱氣就打在他這身高熱的身子上,這是一種說不出的契合以及難以言喻的舒適。

朴有天不疾不徐的在他身上落下自己的痕跡,這過程裡有如被吻子咬般的輕微疼痛,但卻又會被馬上的舒適感給予代替,俊秀就遊走在這樣的觸感之間來來回回,嘴中的換氣是越來越平凡,然而,當朴有天咬上了他的乳首時,那種感覺更是勝過俊秀腦子裡的想像。

「嗯……主人……。」

在貓的世界裡,根本就不會有貓去在乎乳首的一個存在性質,他們認為乳首除了哺乳以外,事實上是不存有什麼任何功用。但成了人以後,自己胸膛的蓓蕾竟會被人如此疼愛,重要的是,這種感覺是點燃起了身體各個部位的敏感神經,讓俊秀半陷入了情潮之中。

朴有天是隨著俊秀的身子一步步的留下他的足跡,他嘴上啃完俊秀的身子後,大掌並沒有輕易的放過摸索俊秀的身體。無限循環的愛撫讓俊秀更是喜愛朴有天的大掌,這種觸摸不同以前做貓的那種感觸,是種會令人想瘋狂的觸感。

俊秀躺在床上貓瞳帶有著情慾的看著日光燈,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很不像自己,更是被朴有天所帶給他的驚喜嚇的不敢輕舉妄動。他忘了學習,也忘了要再駕乘朴有天的事情。

朴有天來至了這個小紅毛的地帶,他的大掌沒預警的就握住了俊秀的分身,慢慢的替俊秀上上下下的磨蹭起來,俊秀見朴有天握上自己的火熱,他趕緊的爬起身來,紅著臉說:「我也要摸。」但不是摸自己的,他想摸朴有天的。

「不行……俊秀你乖。」朴有天哄著他說:「把腳打開。」

俊秀縮著自己的腿,刻意的夾著自己的分身,垂著眉看著朴有天。朴有天覺得俊秀的表情很可愛,於是又說:「不然我抱你?」

這種要求俊秀勉勉強強可以接受,畢竟他很喜歡抱著朴有天亂蹭。於是,他很乖巧的爬上的朴有天的大腿,屁股坐著朴有天的分身,與朴有天面對面的交鋒。朴有天的眼睫毛很長,俊秀每次都無例外的看得出神,可就在他出神之際,朴有天又將他的魂魄給吻了回來。

俊秀是舒服的閉上眼,爾後,自己腹下的快感又被朴有天的套弄給召喚了回來。朴有天的姆指輕輕的在俊秀的頂端翻來覆去的輕按著,時而輕時而重的握著他的分身來回摩擦,俊秀的尾巴是舒服的亂晃起來,貓耳也會照著朴有天力道而所有抽動,他不可置信原來自己雙腿間的這副性器會給他這麼不一般的感覺。

「嗯嗯……好舒服……」俊秀趴在朴有天的肩上喘氣說。

「舒服嗎?」朴有天笑問。

「嗯……。」俊秀點頭道。

朴有天還算是蠻慶幸得到俊秀這樣的感想,畢竟這種事情他從來就沒對一個男人做過,在女人身上他也無經驗,只能說自己算是運氣好,至少沒讓俊秀有任何的不滿意。

為了再給俊秀多一點的歡愉,朴有天是順道吸吮著俊秀的頸肩,當然,俊秀那透紅的紅唇自然也不會放過。他手中的力道是漸漸的加強,他看著俊秀舒爽的神情,本是沒用太多力氣抱著他的俊秀,他的雙臂是將朴有天越圈越緊,舒服的在朴有天身上也蹭了起來。

「主人快點快點……。」俊秀著急的說。

朴有天吻著他的脖子,就照著俊秀的要求,給予他所想要的。

「啊……主人它好像……快……」

朴有天猜想,俊秀大概是想說『快出來了』,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也不強求俊秀能正常的說出一句話來。

不過,這回朴有天卻沒有照著俊秀的意思走,他似乎另有打算。

「俊秀,以後要聽我的話,知道嗎?」朴有天在他耳邊蠱惑的說:「不聽話的話,我不讓你射出來。」

朴有天按住了熱液唯一的湧道,俊秀是把他抱的緊,身子不停的蹭著他,也蹭著他早已昂首的分身,但他不能憐憫俊秀的急迫,畢竟他要俊秀答應他,絕對不會再去跟阿肥亂學,也要聽他話,不可以再恣意妄為的想脫褲子就脫之類的鳥事。

「唔……主人你快點好不好……?」俊秀皺著眉說。

朴有天是又多磨蹭了幾下,另一手更是不體諒俊秀,就摸著俊秀安分垂著的囊袋隨意的揉揉捏捏。俊秀是快忍不住了,但朴有天說什麼就是不放。

「要不要聽話?」朴有天溫柔的問。

現在不教育,更待何時呢?

「我聽……我聽話……。」俊秀懇求的說。

朴有天將自己的姆指移了開來,果真實現他對俊秀所約定的事情。他在最後又給了俊秀一股衝刺的力量,讓俊秀憋了已久的精液射了出來。而這些熱液就情色的射在俊秀自己的腹上,讓俊秀呈現一種被人給欺負過後的迷情神態。

俊秀在朴有天的耳邊喘著氣,他漸漸鬆弛了擁抱朴有天的力道,與朴有天拉開了一點距離,垂著頭看著灑在腹上的精液。

這個顏色跟朴有天上次所射出來得一模一樣,俊秀仍是好奇的伸手抹了自己腹上的殘餘,便無意的當著朴有天的面,將自己抹有精液的手指放進了嘴中。

朴有天睜大了眼看著俊秀情色的舔著手指,他不可置信俊秀會舔得這麼令人想欺負,俊秀在舔完以後,伸出了小舌皺著眉說:「不好吃……。」

但做貓的總會有潔癖想替自己的清理乾淨,於是當俊秀又繼續舔著自己的手指時,這讓朴有天又是倒抽了一口氣。

舔就舔,但可不可以別舔的一副很爽的樣子?

俊秀邊舔著手指,邊看著朴有天的神情,他不經意的對著朴有天笑了起來,但這種笑容一點也不中規中矩,是種不懷好意。

「我才不要聽你的話呢。」俊秀高傲的說。



────未完────

其實就是讓俊秀從『不知』→『知道』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了,盡可能以一隻貓的形態來描寫,只是困難重重。
好久沒提筆寫過大H,有時會很懶的寫啊。
重點是,俊秀有貓的野性,這更難去想他會是以什麼狀態來欺負這隻可憐的『主人』。
而且貓的敏感程度比人還高,是不只有性方面啦,很多方面都是,哈哈。希望俊秀玩得愉快囉。(遞魚乾)

那麼,我只能說,一篇交代不完,革命尚未成功,調教仍繼續努力。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