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是被俊秀所說的話給嚇壞了,他沒想過一隻貓竟然能難教到這種程度。但目前的他不能屈服在俊秀的魅惑之下,就算俊秀再怎麼誘惑他,他仍是得拿出主人的架勢來訓練眼前這隻不乖的『貓』。

「主人主人……。」俊秀的臉是越來越靠近他,貓瞳就這麼盯著他瞧,爾後卻調皮的伸出小舌來舔了他的唇瓣,「換我玩!」

當這句要命的一句話被這隻妖艷的『貓』給說出口時,朴有天的最後一道防線也就淪陷了。他的速度以及敏捷程度是不可能勝過天生就是貓的俊秀,於是,他的最致命的部位就被俊秀給抓住了。俊秀是咬著自己的下嘴唇,手就伸進了朴有天的四角褲裡頭,照著方才朴有天所對他的方式給予回饋。

「主人把褲子脫掉喔!」俊秀貼心的提醒。

但是這對朴有天而言,他不願意照做。沒脫下場就這麼慘烈了,脫了那還得了。可俊秀還是有他的優勢存在,他從朴有天的身上移動至床上,另一手用力的就把朴有天推倒在床,便又迅速得替朴有天褪去他那覺得礙眼的四角褲。

俊秀壓著朴有天,也學著朴有天在他的頸子上邊親吻,只是俊秀的技術還不是很純熟,吻起來就跟咬朴有天沒有兩樣。但俊秀想專注的事情並不是在探索朴有天的骨感身體,而是他想照著阿肥所對他交代的事情,實踐在朴有天的身上。

俊秀很相信阿肥說的話,所以他想舔舔看朴有天那威勢,看看朴有天的神情是不是真會如阿肥所說有著爽快的表情。

俊秀一手搓揉著朴有天的重要部位,手中昂首的熱度是漸漸高攀,重點是那昂首,也漸漸的變硬了起來。俊秀是越摩越大力,他邊看著朴有天的神情,邊玩弄的問:「主人舒服嗎?」

朴有天是咬著牙,頸脖都爆出青筋來,由於俊秀還是不太會控制力道,這讓他在感覺上是有些吃緊的。但在他還未回答俊秀以前,俊秀又有了下一步的動作。

「啊……俊秀!」朴有天低聲的喊了他。

俊秀的貓耳動了幾下,只有抬眼卻沒抬頭。他的紅腦袋就垂在朴有天的腹下,紅嘴就含著朴有天的昂首物。第一次做的俊秀根本就不懂技巧,但他卻是做得不錯,說舔就是舔,可他雖然沒有咬朴有天,有時卻是除了舔以外,他還會大力的吸吮朴有天的致命。

朴有天只覺得這一切太突如其然,在這方面也是第一次經驗的他,這種感覺真快讓他停滯了呼吸,也不懂該如何調整回自己應有的呼吸頻率。俊秀的貓瞳是悄悄的瞄著朴有天,他終於看見他想看的表情,也更進一步的深信阿肥所給他的資訊了。

「俊……俊秀,別舔了。」朴有天低聲的說。

但俊秀卻還是惡質的用力吸吮著朴有天的昂首,這樣的舉動讓朴有天差點洩在俊秀的嘴中。朴有天緊閉了一隻眼,趕緊的坐起身,他將俊秀的臉蛋捧了起來,又開新條件說:「別舔,我教你更進一步的……。」

顯然只能讓一隻『貓』引起他心中的好奇心才有辦法讓他停止現下所正在進行得要命活動。朴有天雖然不懂貓,但至少他成功的利用好奇心來轉移俊秀得注意力。

「主人快教我!」俊秀開心的笑說。

朴有天看著俊秀那紅通通的翹唇,他可不希望俊秀的嘴中有著他的汙穢。他趁著腦中想著該如何進行下一步時,又向前吻了俊秀的紅唇。雖然這是想半清理俊秀嘴中所留的自己的氣味,但最主要的,他只是想拖延一些時間,來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去思考他們的『更進一步』該如何進行。

俊秀這回又被他吻的神昏顛倒,但他將俊秀壓上了床,就算俊秀的樣子多麼淫迷,他也不能再讓俊秀有起身的機會。這時的他除了將俊秀吻的不知人事物以外,他還趕緊在腦中想著,目前的他需要什麼東西來讓他們能有更進一步的需求。

他需要……非常滑的東西。但這個東西他要從哪裡生出來?

他的手又握上了俊秀的已消退的稚嫩,為了再拖一些時間,他是賣力摸到俊秀又有所反應後,他才想起來有何替代方案。

他一手摩擦著俊秀的寶貝,眼神便瞄向了自己的床邊的矮櫃。他記得自己在那個抽屜裡放有凡士林,凡士林肯定夠潤滑,能夠代替一般的潤滑劑。於是當俊秀抱著他埋首於自己的頸肩上時,他立即的伸過手從矮櫃的抽屜裡拿出了那盒的凡士林。

「主人為什麼不摸了……?」也才讓俊秀停止幾秒的舒適,俊秀就對他抗議了,但他沒有生氣,他只是看著躺在床上的俊秀,笑答:「因為我們要進行下一步了。」

俊秀眼茫茫得躺在床上,朴有天則是跪在床上,將自己手中的凡士林給打了開來。好險還有這麼一個東西在,不然他今天還真不曉得如何逃出俊秀那要人命的口交。俊秀是看著朴有天用手抹著凡士林,他迷迷糊糊得從床上坐了起來,不明白的問:「這是什麼?好油耶。」

俊秀伸手就想碰碰凡士林,但朴有天卻是拒絕他碰,只是溫柔的對俊秀說:「俊秀,把屁股翹起來吧。」

「為什麼呢?」俊秀歪頭問。

「教你讓你舒服的方法呀。」朴有天微笑說。雖然他覺得自己這種欺騙是不行的,但俊秀的回答更是令他想噴血,「那主人會舒服嗎?」

俊秀之所以會這麼做,並不是因為他很情色,只是想給朴有天一個舒服且放鬆的時刻而已。貓的發情可以無時無刻,但也能夠一年半載都不發情。為了朴有天,俊秀做了許多的功課,當然,他並不會否認,因為自己很喜歡主人,所以想會跟主人發生這樣的一個關係。

「會吧……。」朴有天不好意思的說著。

俊秀點點頭,他看著自己的寶貝,他緩緩得眨著眼又說:「主人你可不可以摸摸……?」

意思很明白,他希望朴有天的大掌能讓他再感覺一次那種舒服感。但朴有天卻是搖頭說:「先把屁股翹起來吧,等等我再摸。」

俊秀這時候倒是很聽他的話,他轉過身背對著朴有天,然而不急不徐的跪趴在床,一個漂亮的M自腿就呈現的朴有天的面前,眼前俊秀的私密是一覽無遺,俊秀趴在他的枕頭上,又輕聲問:「這樣嗎?」

「也可以的。」朴有天將凡士林輕輕的塗抹上了俊秀的粉色穴口,又溫柔的說:「如果不想要,要跟我說喔。」

「我要!」俊秀趕緊的說。

朴有天將塗滿凡士林的手指入了一根於俊秀的體內,俊秀是緊緊得抓著枕頭,他不能相信現下的這種感覺。他的紅腦袋都埋進了枕頭裡喘氣,股間的穴道有朴有天手指來來回回的感覺,本來是一根,朴有天似乎又多了一根在他的體內慢慢的開拓。朴有天用了很多凡士林,他不希望俊秀會感到疼痛,所以寧可多抹一些也不要少抹。

「唔……。」俊秀像是在啜泣一樣的將聲音送給了枕頭內的棉花。

「俊秀……。」朴有天是發現俊秀的忍耐,他趕緊抽出了自己的手指,輕輕的將俊秀翻過身,讓他躺在床上。

當他低身看著俊秀的面容時,俊秀果真是被他的舉動給嚇哭了,他心疼的吻了俊秀,低聲說:「不然別做了。」

「不要……。」俊秀堅持的說。

朴有天是皺著眉,俊秀卻又說:「主人你快點……。」

在這般半任性的要求下,朴有天在俊秀的腰際下墊了一塊枕頭,又開始了他的開拓行動。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的他,其實心中也很害怕讓俊秀太過疼痛。縱然在床笫間他是沒什麼經驗,但許多性知識他也是有耳聞的。男男做這種事情是比較辛苦一點。

但朴有天還是有使命感的替俊秀拓張,只是當他的手指不小心碰上某個點時,俊秀是沒矜持的叫了出來,「那裡……主人那裡……。」

俊秀是睜大了貓瞳看著日光燈,這不同方才的磨蹭寶貝的快感,他不可置信自己身體還會有第二種不一樣的快感出現。

「這裡?」朴有天得纖細手指不停的按著俊秀所指的那處。

「對……。」俊秀開始喘著氣,他弓起了他那超級S的身材來,緊緊的抓著床褥說:「那、那裡……」很舒服。

朴有天是照著俊秀的意思,針對那個點不停的按壓,俊秀受不了的緊閉了眼叫了出聲來。

「嗯哈……。」

「很舒服嗎?」朴有天問。

「對……。」俊秀誠實的說。

他不知為何,明明朴有天就沒有碰到他的寶貝,但是他的寶貝卻為了他穴內的那顆敏感點而持續的挺立,甚至有想射精的衝動。當朴有天抽出自己的手指時,俊秀是鬆了一口氣,但卻是意猶未盡。

「主人……?」俊秀可憐的看著他說。

被情慾所操縱的俊秀,朴有天看著那樣的神態自己也快把持不住了。沒想到俊秀與他能做到這種地步。

他將俊秀的雙腿扳得更開來,然而扶著自己從頭到尾都未宣洩過的寶貝進入了俊秀的體內。他慢慢的沒入,好讓俊秀能夠適應他的大小。雖然不是特大的那種,但事實上也不算太小。

然而就在這等待的時間裡頭,躺在床的俊秀是魅惑的看著跪在他雙腿間的主人,只是他家的主人很會運用時間,在他們雙方都在等待適應的時,朴有天是看著俊秀,哄著他說:「俊秀,這種事情不可以跟別人做喔。」

雖說俊秀有九成是不會聽他的話,但他還是得教導俊秀在方面要有忠誠於一個對象的道德。

「我知道……。」俊秀舔著自己的紅唇說。

俊秀會發情,也是因為對象是朴有天,所以他才會想欺負朴有天,想跟他發生這麼一層親密的關係。

朴有天看著俊秀的臉蛋,他的下身沒有動,可卻主動的吻上了他家的『寵物』。只是俊秀並不是只讓他乖乖的吻著,他的雙腿不自禁的就圈上了朴有天的腰際,自己率先動了起來。

朴有天知道俊秀已迫不及待,所以他也就抱著俊秀,深深的在俊秀的體內衝刺。每一次的撞擊都狠狠衝擊著俊秀的敏感點,縱然圍繞在他們耳邊的是多麼淫迷的潤滑聲與撞擊聲,這些都已無所謂了。

他們彼此是第一次這麼完整的霸佔了對方的身軀,俊秀是緊緊的抱著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情潮裡頭。而他,一定會將這個感覺分享給阿肥跟珉豪的。

「主人……快、快點……。」

俊秀半撒嬌的要求著朴有天,但朴有天其實已經很累了,眼看他們花在這種事情上也過了兩個小時多,明天還有班要上,他真的不曉得自己能不能爬得起來去上班。但為了滿足他家這隻愛貓的要求,朴有天還是賣力的盡了自己最後一分的力氣。

果然,俊秀的身體天生就較敏感,他的寶貝在沒有任何人愛撫的情況下,就在朴有天的勤奮撞擊下便射了出來。

只是,現在的他還不覺得滿足。

朴有天喘著氣,他的熱液也就射進了俊秀的體內,他有些愧疚的從俊秀得身體慢慢的退了出來,摸著俊秀的臉蛋說:「對不起……明天我幫你洗澡。」

俊秀扭著紅腦袋,動了動貓耳,並沒有馬上說話。只是摸在他上的大掌,他是抓了朴有天的手腕,然而把朴有天的手指放進了嘴中,舔著道:「主人……繼續玩好不好?」

「不、不行,要睡覺了。」朴有天搖頭拒絕道。

他是疲憊的躺上床,雖然方才的運動真的是很令人爽快,但他的體力有限,沒辦法將所有的體力全然耗在同一件事情上。可俊秀卻沒有體諒他,在他躺上床後,他才發現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俊秀是自己坐上了朴有天的腹上,扶著他的寶貝又慢慢的將它給吞沒。

「不行喔,主人不可以睡喔。」俊秀雙手壓著他的肩膀,下身慢慢的抽動起來笑說:「主人要陪我玩。」

後來,他才曉得要教育『貓』,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啊。


────未完────

其實,應該沒有很色啦。
果然,我寫不出很大H的東西,恩康康。
只是後續可能會有更勁爆的,這就要求於沈昌珉的鬼點子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