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沈昌珉發現朴有天沒有來上班以後,他很自動的就幫朴有天向老闆請了假,然後才傳了一封簡訊給了朴有天。他想,現在這世界上還有像他這般講義氣的人也不多了。他大概知道朴有天為什麼沒來上班,但他還是在老闆面前撒了點小謊。

朴有天醒來以後果真已是早上十點多了,他不知道自己錯過了幾次的鬧鈴,迷迷糊糊的從床頭拿起手機,看著手機上所顯示的時間。

「啊!」他趕緊的坐起身來,不可置信自己竟然睡過頭了!

俊秀是趴在他的胸膛上睡得兇,不過卻也被朴有天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弄醒了。

「唔……。」俊秀搖搖晃晃的也坐在床上,動著貓耳又甩著尾巴,無辜的揉著眼睛。

「俊秀我遲到了!」朴有天慌張的說,可當他又仔細的看著沈昌珉傳來的簡訊時,他心底才鬆了一口氣又說:「不過昌珉好像幫我請假了。」

俊秀壓根沒把他的話聽進去,他伸過手就把朴有天壓上床,紅腦袋蹭著朴有天的胸膛,撒嬌的說:「主人不要去上班。」

朴有天就這麼又躺回了床,俊秀是緊緊的抱著他,可過沒多久,俊秀卻是趴在他的身上又馬上入睡了。他輕輕摸著俊秀的身軀,上頭有著他們凌晨時瘋狂所留下的紅紅紫紫。昨夜雖說他是很明白的拒絕俊秀了,但一切都來的太快,再加上俊秀一個撒嬌,他這做主人的就沒有辦法抗拒了。

看見俊秀能睡得安穩,他是有些驚訝,但也覺得慶幸,至少俊秀睡著的這些期間內,他與俊秀會是最安全的時刻,不會再想著要如何攻陷對方。他猜,也許俊秀本來就是一隻貓,所以體力才會這麼過於常人,只是他這輩子不可能告訴其他人,他一個堂堂正正的大男人是如何被他家中的一隻『貓』給榨乾在床上。

他不否認昨夜真的很爽快,只是他的戰績顯示,這回他敗給了俊秀。

他輕輕的將棉被給拉上,蓋住了他與俊秀彼此的身軀。沒多久之後,他也隨著俊秀進入了夢鄉。

當他再次醒過來之後,已經是下午快接近晚上的事情了,而且還是被沈昌珉所打來的電話給吵醒的。他懵懵懂懂的拿起手機按了通話鈕,皺著眉說:「喂?」

「嘿,需不需要我買東西去你家啊?我猜你應該是累死在床上,被俊秀霸佔了幾次啊?」沈昌珉的聲音一聽就曉得他正在取笑朴有天,但朴有天只是嘆了口氣,糾正他說:「是我霸佔他,在他體內射了幾次我不知道,只是俊秀的體力真的……」

「過於常人吧?」沈昌珉笑說:「說真的,我還以為你是被壓的那個。」

「怎麼可能。」朴有天輕聲說。

「好啦,晚餐我帶過去你家,我家很多東西。」沈昌珉看了手錶一眼,又說:「我也會把珉豪帶過去。」

「嗯,好。」

他掛斷了電話,頭暈腦脹的就從床上坐起,看著自己身旁屈著身體睡得安穩的俊秀。俊秀還是習慣依著他睡,他輕輕摸著俊秀的臉蛋,然而在俊秀耳邊輕聲喊著他,「俊秀,起床了。」

他搖著俊秀的肩膀,連續搖了幾下俊秀才有反應的睜開了他的貓瞳,「唔……主人要去上班了?」

「沒有,今天不去了。等等昌珉跟珉豪要來,我先幫你洗澡吧?」朴有天溫柔的摸著他的貓耳,細聲說。

俊秀就抱著棉被,貓瞳看著朴有天緩緩眨眼的眼眸,笑著說:「好,主人幫我刷背。」

後來,朴有天不知道他是花了多少力氣將俊秀扛至廁所,也不知道他們彼此將身體清理乾淨是耗了多少分鐘,雖然沒有特慢,但也比平常較來的久。俊秀在廁所很乖的任著朴有天清理,其實他也是因為太累所以沒有力氣再與朴有天玩耍,累了以後除了賣乖,他還是只能賣乖。

「好了,你能自己走去房間吹頭髮嗎?」朴有天拿著浴巾披在他的肩上問。

俊秀皺著眉頭,裝可憐的說:「沒辦法。」

明明玩得最瘋狂、把自己搞得下不了床的就是他自己,可他卻要沒比他輕鬆的朴有天來為他服務。雖說是如此,但朴有天還是像奴隸般的替他打理,他沒有任何怨言,簡直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可朴有天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貓奴,他只會拐彎抹角的說,他是一個疼愛自家寵物的主人而已。

朴有天將自己與俊秀打理完後,沈昌珉也就剛好按了他家的門鈴了。朴有天是率先的應門,他接過了沈昌珉手中的高檔晚餐,便說:「你等我一下,我洗個床單就好了。」

「太誇張了吧?你們是射了多少次?」沈昌珉驚恐問道。

「也許以後珉豪變成人,他對你發情,你就能體會有多恐怖。」朴有天聳肩說。

沈昌珉手中是抱著珉豪,但他卻沒有顧慮珉豪的存在便說:「你放心,我會帶他去社會化,讓他對母貓發情。」

珉豪是抬起頭的看著沈昌珉,不解的看著他,『俊秀要我跟你談戀愛呢。』但沈昌珉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他只是將珉豪抱進朴有天的房間,將珉豪抱給了俊秀,「你再跟他溝通一下吧,叫他以後要好好吃飯。」

沈昌珉話一說完,也就走出房間來幫朴有天的忙。

俊秀手中抱著珉豪,臉上沒幾會就笑了起來說:「珉豪我告訴你昨天的事情!你以後長大一定要對昌珉這麼做!」

珉豪看見自己的同類也忘了方才沈昌珉要帶他去社會化的事情,他高興的就說:『好好,我要聽我要聽。』

當朴有天將衣服、床單,還有被套都丟進洗衣機後,他才鬆了口氣與沈昌珉在餐桌上閒聊起來,「我覺得貓好像不容易聽主人的話。」

沈昌珉瞄了他一眼,笑道:「你當貓跟狗一樣啊?貓的世界沒有主從觀念,他永遠只覺得自己是王,主人只是奴隸而已。」

「有那麼誇張嗎?」

「他們容易恃寵而驕,但事實上就算你不寵他,他本來就很驕傲了,那是貓的天性。」沈昌珉邊吃著晚餐邊笑說。

「所以我對俊秀而言,只是奴隸喔?」朴有天眉毛都垂下來了,他還真不想被俊秀當奴隸看啊。

「他是會把你當僕人使喚啦,不過也會霸佔你,你就是專屬他的僕人跟愛人。」

「這樣阿……。」朴有天感嘆的說道。

「欸,你昨天也體會到貓發情的威力了吧?貓發情可以隨時隨地,也可以一年半載都不發情,他們沒有固定的時間。不過如果等會俊秀又有興致再對你發情,你傳封簡訊告訴我,我幫你請假。」

沈昌珉整個就是在調侃他,這讓他有些難堪,但也必須想個方案來制止俊秀連續發情。他不能讓自己這麼年輕就『精盡人亡』,他還需要照顧俊秀,所以絕對不能被榨乾。

「那……那怎麼辦?」朴有天皺著眉問。

沈昌珉簡直就像個寵物大師一樣,他提出了一個令朴有天震懾的方案,「朴先生,你難道不知道有情趣用品這種東西嗎?」

「蛤!?」

「情趣用品。」沈昌珉又說了一次。

「感、感覺不太好……。」買情趣用品讓俊秀玩,怎麼想怎麼不對啊。

「那你就等著被榨乾。」沈昌珉說出了最無情的結果。

「呃……。」

「我知道你不敢買,沒關係,我幫你買一整套的讓你用,肯定讓俊秀能滿足,而你也不會被榨乾。」

「這樣喔……。」

他覺得有點對不起俊秀,但是感覺這好像又是唯一能解決他與俊秀之間情慾不平衡的問題。

「相信我就對了啦!」沈昌珉笑的眼都瞇起來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