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跟金俊秀學會了抱軟趴趴的朴莞妍後,只要沒被金希澈叫去公司拍照時,他都會隨著金俊秀一同去幼稚園,金俊秀照顧那些幼稚園的屁孩們,而他就忙著照顧朴莞妍。

他的工作性質一直都很隨性,不是特忙就是特閒。他現在就是半個家裡蹲的模樣,雖然沒什麼工作,但每個月的薪水公司還是會支付。沒工作的期間他就向金俊秀學習怎麼照顧嬰兒,可是因為他自己的身手並不純熟,所以他寧可跟著金俊秀一同去上班,如果萬一剛好朴莞妍有他沒辦法處理的狀況,他第一時間能夠找他家的內人來解決。

當然,來幼稚園還有個好處,如果金俊秀忙不過來,至少還有其他的同事能夠幫他一把。

「哦哦!小妍哭了!」朴有天緊張得抱著朴莞妍趕緊來至金俊秀身旁,慌張的說:「俊秀,小妍哭了!」

金俊秀是忙著替這些幼幼班的學生盛飯,他僅僅是看了朴莞妍一眼,便笑說:「小妍要換尿布啦。」

「是喔。」朴有天睜大眼,輕輕的聞了一下朴莞妍的小屁股,「好像真的想換尿布了。」

一旁的金麗旭率先的忙完那堆幼幼班的屁孩,他來至朴有天得身邊,笑說:「你會換嗎?需要教你嗎?」

「呃……你用一次給我看好了。」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多學一些東西也沒什麼關係。金麗旭的手腳很俐落,這樣的技巧就像是說明著他曾經育養過許多的孩子,而且是不分年齡層的。朴有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他霎時的相信真的是術業有專攻,金麗旭所從事的行業雖然平凡,但換尿布的技術可真是非凡。

「太誇張了,這樣就好了?」朴有天在一旁指著他家小不點的小屁屁,不可思議的問。

「不然你是要換多慢啦!」金俊秀弄玩那些屁孩也轉過身打了他的背脊一下說。

朴有天還沉浸在這翻得驚訝當中,他將尿布已換好的朴莞妍又抱了起來,看著朴莞妍笑說:「換好了喔!小妍有沒有比較舒服?」

金麗旭坐上了教室的地板,他看著朴莞妍又看著這班級裡頭比朴莞妍大沒多少的孩子微笑說:「以前我也想過要養個孩子呢,不過最後還是算了。」

「為什麼啊?」金俊秀不解的問。

「我覺得我不適合教育孩子,可是我可以幫別人照顧。」金麗旭看著金俊秀又說:「況且我的另一半也不常在家,我怕孩子不認得他。」

照顧小孩對金麗旭來說,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若要他教育小孩,他覺得是困難重重,一來是同性戀的問題,二來是他的另一半也不常在,很難給孩子一個家庭的概念。他將這些問題告訴了金俊秀與朴有天,同時也羨慕金俊秀與朴有天的勇氣,畢竟這個社會,生小孩不難,養孩子才是不容易的。

如何培育孩子一直以來都是個很大的學問。養得好就是孝子孝女,一個恍神養得不好就會演變成了不肖子女。這樣的一個風險,後來的年輕人也漸漸的不想去承擔,或者是真正的去賭一把,畢竟最後是好是壞,沒有人會曉得。

當然這些問題金俊秀是曾經認真考慮過的,大家都害怕孩子以後養大會是個壞胚子,但沒有辦法,無論是正常男女,或者是收養家庭,只要夫妻之間有了孩子,這就是一種責任的象徵,他與朴有天都有責任將朴莞妍帶大,並且教育好朴莞妍。

這條道路既然已選上了,他與朴有天最後是選擇養育孩子,那麼就是責無旁貸。無論現實會多麼希望他們屈服,朴有天與金俊秀只要有一口氣在,他們就會保護好自己的小不點,並且給予小不點一個美滿且幸福的家庭。

金麗旭不願意承擔這麼不利益的風險,沒有人會怪罪他,因為他也做好了自己的本分,沒有收養,或者沒有跟別的女人生孩子。世界上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生了卻不養,生了卻仍是無關要緊得過自己的日子,那種父母才叫做不知廉恥。

「也沒關係,幫別人照顧沒什麼不好阿,況且教育孩子真的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金俊秀笑說。

「是啊,雖然我跟俊秀決定收養了小妍,但說實在的,我還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個好爸爸呢。」朴有天也笑說。

但無論如何,既然都有心要當爸爸了,那麼就盡可能的做個好爸爸吧。

「反正,麗旭也不適合有小朋友啦,你感覺就是會被自己的孩子欺負的那種。」金俊秀拍著金麗旭的肩膀說。

「是嗎?我覺得有時候我挺兇的啊。」金麗旭沒有怒氣的反駁。

「騙人,你每次都被這些屁孩欺負!」金俊秀指著教室的每個小孩說。

「那是不跟他們計較啦。」金麗旭笑說。

朴有天在一旁抱著喝完奶後又快睡著的朴莞妍,他自己是悶悶的說:「那我該不會也是會被小妍欺負的那種吧?」他自認為自己的脾氣算是不錯,比較金俊秀而言是如此。

金俊秀看了他一眼,是拍了朴有天的肩膀說:「沒差,我來扮黑臉!」

「不行啦,這樣小妍會怕你。」

「孩子總要有一個害怕的人啊,不然管不住。」金俊秀說。

就像金俊秀自己一樣,他在家中最怕的除了金媽,還有金爸。很不湊巧他剛好兩個都很怕,所以這一路以來也沒有叛逆的去加入什麼幫派或者做一些青少年覺得很酷的壞事情。

既然朴有天性子這麼好,那麼只能讓朴莞妍怕自己才有辦法管的了她。

「俊秀啊……可是你兇起來會很可怕嗎?」金麗旭堪憂的問。

金俊秀想了一會,聳肩說:「這要問他。」他手指指向朴有天。

朴有天發現金俊秀以及金麗旭的眼神看向他,他只是傻笑的說:「你知道的嘛……我們家是妻管嚴。」

縱然對於他而言一點也不恐怖,但為了尊重金俊秀的脾氣,他還是認為有覺得恐怖的必要。

但至於朴莞妍以後會不會怕金俊秀……這一點誰也沒辦法保證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