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在昨夜叮囑了俊秀,由於俊秀的體力被消耗殆盡後,身體有了強大的後勁。讓他覺得自己全身有些痠痛,所以在俊秀入睡以前,朴有天告訴了他,今日的午餐他不用自己外出去買,做主人的會擔當起責任買回來給他吃。俊秀是將這話聽進去了,點了幾下頭後,人也就睡了過去。

朴有天看著時間,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半了,他將工作快速的做了個總結,站起身走至沈昌珉的辦公桌,「今天不能跟你吃飯,我要買午餐給俊秀吃。」

「奇怪,你不是說要讓他自己學著買東西嗎?」沈昌珉看了他一眼,疑惑的問。

朴有天先是嘆了口氣,過了幾秒才彎下身的說:「昨天俊秀偷用了你的情趣用品來玩,玩到今天下不了床。」

「是喔!?」

「雖然我也有拿那情趣用品欺負他……。」朴有天有些愧疚的說。

「所以效果是不錯囉?」

「用到最後俊秀根本沒力氣跟我做了。」朴有天苦笑說。

看來實驗的效果是有點超過,但在結論上那套情趣用品的評價仍是很高。

「這樣喔……。」沈昌珉點著頭,一副了解的樣子說。

「你以後自己去試試就知道了。」朴有天挺直了身子,在離去前不免還是說出了他擔心的事情,「我怕俊秀以後只愛那玩具,不愛我了。」

縱然這套情趣用品的效果很佳,但身為男人的朴有天,他也還是有一點點的自尊存在。如果俊秀事後真的只喜歡那玩具,這還真讓他這個做主人的臉不知該往哪擺。

他的背影有些落寞的走出辦公室,沿路買了俊秀喜歡的東西,然而將午餐給拎回家。他輕輕的打開家門,將午餐放上餐桌後,悄悄的走至臥房前。今天的他去上班以前並沒有關掉冷氣,他怕天氣太熱可能會影響俊秀的睡眠,所以破例的在今天讓俊秀在房內吹冷氣睡覺。

他打開房門,一陣涼風是碰上了他的皮膚,入眼的便是仍睡得相當安穩的俊秀。俊秀身體捲著他的棉被,在沒有床單的床上睡著,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俊秀的安靜。平常都一直纏著他的俊秀,不是要陪他玩,要不就要找他聊天,但這回的俊秀卻很安靜的在他面前休息。

一直以來的他,在他心中其實有那麼一點覺得自己是愧對於俊秀,他沒辦法給俊秀一個很好的生活,也沒辦法讓俊秀像一般的正常人在外奔波,只能將俊秀關在家中,沒有人陪伴的看著電視,向電視學習如何經營他們之間的關係。

學習,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他的腳步沒有聲響的走向床邊,彎身摸著俊秀的頭髮還有臉蛋。俊秀的神經很敏銳,他的耳朵是本能的動了幾下,貓瞳有些勉強的漸漸睜開來。

「主人……?」俊秀揉著眼睛從床上做了起身,他看了窗戶外頭的景色,狐疑了一下:「主人今天不用上班嗎?」

「你忘記了?我昨天說會幫你買午餐回來。」朴有天垂頭看著俊秀笑說。

俊秀的腦子想了一會,才點點頭說道他想起了這件事情,不過他本以為這只是他的夢而已,並沒想過原來昨天在他快睡去時,朴有天的聲音是真實的,而非夢境帶給他的幻聽。

俊秀輕輕的甩了甩頭,又伸了一個懶腰才慢慢的挪動自己的身體下床。朴有天在一旁扶著他,當他要將俊秀牽起時,俊秀是一個腳軟得又坐回床上,「歐……背好痠,腿好痠,腰好痠。」

他聽著俊秀的抱怨,覺得這樣的俊秀很可愛,俊秀是不哭不鬧,只是臉上皺眉,緊緊的牽著他的大掌,又自己慢慢的站了起身來,甩了尾巴平衡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握著他的手一同走出臥房。他將俊秀帶至廁所來,就像先前俊秀學刷牙一樣,他都替俊秀擠好了牙膏,拿了毛巾在一旁等候俊秀的需求。

他不急不徐的陪在俊秀身邊為他打理,待一切都整理好後,他們才來到餐桌享用午餐。不過由於公司有時間管制,所以他並沒有為自己買一份午餐,他看著俊秀能夠安穩的自己吃著中飯後,也才稍微休息的坐在俊秀的身旁陪著俊秀吃中餐。

「主人吃飯了嗎?」俊秀嘴裡咬著烤雞,貓瞳就看著朴有天問。

「還沒,等等回公司我會隨便買一個東西來吃。」朴有天微笑的說。

俊秀是撇過了頭,他吃飯的速度有些加快,但最後朴有天為他所買的便當他並沒有吃完。他留了一些肉,一些菜,還有一些飯跟湯,然而將這些飯菜全都推給了坐在他身旁的朴有天。

「主人給你吃……。」俊秀舔著自己油膩的嘴唇,真誠的看著朴有天說。

「沒關係啦,你吃就好啊。」朴有天才正想推回去讓俊秀吃時,俊秀卻說:「我吃不下了。」

俊秀說謊的技巧其實沒有很好,但朴有天曉得俊秀的執著,所以也不想刻意的揭穿俊秀的心思。他相信俊秀並沒有吃飽,可是他也很難再次拒絕為他著想的俊秀。所以他最後選擇在俊秀的面前殲滅這些飯菜。

他將餐桌上的垃圾收一收後,就又帶著俊秀回到臥房,「你繼續休息,今天我一樣會買晚餐回來給你吃。」他笑說。

俊秀坐在床上,抬頭看著他的眼眸,也對著他笑著答道:「好,主人我等你。」

「不可以再自己亂偷玩東西喔。」他特別的叮囑。

俊秀是趕緊搖著頭,誠實的說:「我比較喜歡主人的……」的什麼?

在俊秀還沒想到那專有名詞是什麼時,他也不想想了,很乾脆的就用自己的手指著朴有天的私密部位笑說:「的這個!」

朴有天在這剎那裡,他總覺得自己像是發了高燒快暈厥了。俊秀雖然很努力的學習,但在某些事情上,俊秀似乎不懂得害羞,每每都搞得他哭笑不得。

「不可以這麼大膽的說出來啦!」朴有天紅著臉,摸著他的紅髮說。

「我是說真的,主人的比較……」

「停!不要說!」俊秀抬頭看著朴有天生來就漂亮的眼眸,而朴有天也有些羞赧的看著俊秀的貓瞳,最後朴有天是微笑對著俊秀說:「我都知道,我什麼都知道。」

其實就算他不知道,他也得裝懂,深怕眼前戰況會越演越烈,他只能讓自己暫時性的裝懂,來避免俊秀的煽情言語。

「對對!就是那樣!」俊秀高興的笑說。

看來俊秀也很高興自己不需要再多做解釋來讓這個做主人的明白他有多愛他,無論是只針對朴有天身上的單一部位,或者是針對朴有天整體的性格與魅力,俊秀的世界裡很簡單,他就是喜歡朴有天。

「那我去上班了。」朴有天說。

「好,我等主人回來。」俊秀也可愛的說。

他們之間的感情,有增無減,與日俱增。

不過這樣的感情,有人卻視為它是一種禁忌。

當朴有天搭乘公車來至他公司對面的站牌時,下站的他剛好碰上要上站的沈昌珉。他見沈昌珉的有些急促,他趕忙的過問,「怎麼了嗎?」

沈昌珉喘了幾口氣,像是方才緊急趕來搭這班公車一樣,皺著眉說:「珉豪他……變成人了!」

朴有天睜大了眼,沈昌珉與他擦肩而過。朴有天轉過身看著關上門的公車,他不明白為何沈昌珉會如此著急,但這樣的消息對於他而言,他覺得有些欣喜。

沈昌珉心中最禁忌的感情,即將被挑戰。





────未完────

真沒想過這麼屁的小說,竟然能寫超過三十回……。
怪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