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搭著公車趕忙得跑回他的大宅邸,守衛見自家的主子回宅邸也趕緊的開門,沈昌珉的腳步很快,他一路就直直走過花園,來至他的大別墅。

管家看見沈昌珉回到宅上,老管家是趕緊開門,邊說:「那怪物正在少爺您的房間裡啊!」

沈昌珉看了老管家一眼,趕忙的就往自己的臥房裡跑去。他的臥房外站了許許多多的僕人,各個人手中都拿著各自的武器,似乎是準備要圍堵在他房內搞戰爭的珉豪。沈昌珉是站在門外,低聲的對著那些僕人說:「你們手上別拿那些東西,他會害怕。」

「可是……!」

「我來就好。」沈昌珉喘著氣說。

沈昌珉知道珉豪小時候被欺負過,所以他不會喜歡看見那些僕人手上的東西。珉豪對於那些東西都很敏感,容易喚起當初在流浪時被人欺負的記憶,他不希望珉豪又再度恐懼他。

他站在門外聽著房內的聲音,裡頭有許多東西被摔的聲響,也有紙張被撕裂的聲音,他估計珉豪正氣頭上,只是他並不曉得為何珉豪會突然的大發雷霆。經過那次他們在餐桌上正面交鋒過後,他自己與珉豪就沒有任何的交集了,但珉豪也沒有理由拖到現在才爆發,本以為他們就這麼冷戰,各自過各自的,可現在的趨勢似乎並沒有他想的那麼容易。

他的手握著房門的手把,然而輕輕的按下門把,「等我把他抱出來,你們再進去幫我整理房間。」他這話一說完,就開起了房門快速的走進臥房。

果不其然,當他一走入臥房內時,一本雜誌就朝著他飛了過來。

「唔!」他俐落的閃了過去,撇回過頭看著那施暴者。

珉豪有著一宗丈青藍的毛髮,頭上有著貓耳,尾椎上有著貓尾,他氣憤的跪在床上,貓尾是重重的甩上床墊,瞪著眼前的沈昌珉。

「你……在氣什麼?」

沈昌珉勉強的擠出問句問著珉豪,但珉豪並沒有回答他,他又隨意的從那雜亂的床上拿起一本雜誌,狠狠的又朝著沈昌珉丟了過去。沈昌珉這回沒有閃,他一把就接下了被珉豪撕到快爛的雜誌,仔細的看了一眼。

珉豪撕的全都是一些他無聊買回家看的黃色雜誌,沈昌珉覺得這些雜誌很可憐,男人看黃色雜誌是很正常的事情,為什麼珉豪要這麼生氣?照理說做貓的應該不會懂裡面的內容是什麼才對,可是為何珉豪卻像是在吃醋般的瞪著他?

沈昌珉將手上那本爛掉的雜誌丟在地上,他也比珉豪兇狠的瞪著他說:「不准再撕雜誌!」

珉豪抬頭看著他,貓瞳很明顯有了一些變化,但珉豪的神情一點也不怕沈昌珉,他就當著沈昌珉的面又撕掉了一本黃色雜誌。沈昌珉一把就將珉豪手上的雜誌給搶過,雖然最後那本雜誌也無倖免,但沈昌珉這樣的舉動是徹底的激怒了珉豪。

「我只是沒有大胸部!你為什麼不能跟我談戀愛!?」

珉豪跪起身來光著身軀的對他大吼,這時的沈昌珉才清楚看見珉豪的面容。那深邃的五官跟自己一樣有特色,看起來都不像是本國土生土長的五官,氣憤的珉豪雖然臉部很猙獰,但沈昌珉還是看得出來,這樣的臉蛋是五顆星的標緻。

「你就喜歡大胸部!」珉豪又拿了床上琳瑯滿目的黃色雜誌,又朝著沈昌珉的胸口砸去。

沈昌珉覺得珉豪的社會化是有點快了,為什麼他會知道什麼是胸部?他皺起了眉頭來,當腦中想出了答案以後,他很想掏出手機打電話去罵朴有天一頓。為什麼俊秀要在珉豪小時候就給他灌輸這麼成人的東西!

寵物不乖,主人之過!沈昌珉直覺的就是認為朴有天太放縱俊秀,所以才會讓單純的珉豪被汙染成這樣。

「我沒有喜歡大胸部。」沈昌珉低著頭,看著珉豪認真的說。

珉豪抬頭看了他一眼,他的藍尾巴是又重甩在床上,完全不相信沈昌珉的說詞,「騙人!」

他伸手就又對了另一本黃色雜誌施暴,沈昌珉為了阻止他,也逼不得已的箝制住珉豪的手,將珉豪手中的雜誌拿過丟在地上,沈昌珉眼眸是看著珉豪,聲音有些飆高喊:「不准再鬧脾氣!」

珉豪為了掙脫沈昌珉的束縛,他用力的想將自己的手腕從沈昌珉的手心理轉開,但無論他怎麼嘗試就是逃脫不了沈昌珉的怪力。沈昌珉的力氣很大,他緊緊的抓著珉豪兩隻手的手腕,又說:「跟我回你的房間!」

「我不要!我要撕爛它們!」

珉豪的聲音是比沈昌珉低沉,但說起話來卻是沒有要沈昌珉來的有江湖味,就是種生澀與不懂事又令人會不禁心疼的語氣。

「聽我的話!」

「不可能!」

「我是你的主人!」

「但是主人不愛我……!」

珉豪氣得哭出了出來,他的眼淚是震懾了沈昌珉。沈昌珉睜大了眼眸看著拼命啜泣的珉豪,無論是外型或是聲音都相當男人的珉豪,哭起來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珉豪的力氣是漸漸的走失,沈昌珉也感覺到了珉豪的無力,於是輕輕的放開了珉豪的手腕,放任他一人跪在床上哭。

沈昌珉有些錯愕的看著沒穿衣服的珉豪那哭氣的模樣,他心中有些無奈,可又不曉得自己該給珉豪一個怎樣的安慰。

「珉豪……。」沈昌珉蹲了下來,伸手想摸摸珉豪,但珉豪卻閃躲了他的手掌。

沈昌珉最後也管不了那麼多,他雙手就拉過珉豪的大腿,他將自己的身體置於珉豪的雙腿中間,雙臂一個施力,就把珉豪抱了起來。突然的力量讓珉豪嚇了一跳,珉豪本能的就將雙手抓在沈昌珉的肩膀,雙腿圈緊了沈昌珉的腰際。

「回你房間。」沈昌珉用著主人的架勢說。

珉豪只能被沈昌珉抱著離開臥房,但他卻是心有不甘,狠狠的就咬住了沈昌珉的肩膀。沈昌珉沒有理他,就讓珉豪咬,咬到他高興為止。他就抱著特大隻的『家貓』把珉豪抱回他的臥房。僕人們在外是一陣的觀看,直至沈昌珉走入珉豪的臥房裡將房門關起,大家才守本的走進沈昌珉的房間收拾殘局。

沈昌珉將珉豪丟上他的床,又是居高臨下的看著珉豪。

「你不聽話,我不可能會愛你。」沈昌珉瞇起眼來,認真的說。

珉豪也瞪著沈昌珉,可氣勢卻比不贏眼前沈昌珉的烈焰。

「聽見沒有?」

珉豪沒有回應,他瞥過了眼神,拉了自己經常磨蹭的棉被蓋住了自己的裸身,側過身背對著沈昌珉。他的貓瞳看著窗外,似乎不願意跟沈昌珉妥協他們之間的主寵關係,他的貓瞳裡還有著未流出的眼淚在他的眼眶裡轉著,混淆他的視線。

沈昌珉看著珉豪的背影,心底覺得有些難以喘氣。

當珉豪的淚水從眼眶裡掉落以後,他們倆人的協調仍是不成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