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將便利商店的交接工作完成以後,他撥了點空閒去了書店購買鄭允浩所推薦的投資理財相關書籍。

他買了一本入門與一本中階的股市書籍,不過他選擇的是較過時的一點的,價錢上也就沒有市面上正夯的書籍來的貴。他沒有要求太多,也不需要什麼高超的投資技巧,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的上軌道,來跟鄭允浩搞一點不用工作的外匯。

雖說他的睡眠時間有限,可為了學習,他最後是捨棄了下午三點至六點的睡眠時間,將那三小時的時間用來看書,六點過後他就做個整理,七點準時到達酒吧上班。

從上次與金俊秀碰過頭後,他發現自己很少做夢,很少夢見與金俊秀長的有些相似的紅髮男人。他想,也許這樣比較好,畢竟他的睡眠時間也已不再充裕,最好是不要在夢見什麼紅髮男人來讓他每天都少睡三十分鐘。

晚間的酒吧,他替客人調酒,腦子時不時的回想著那些他所看過的進度與內容。他發現投資理財說難不難,但要說難也是很難,每次他與鄭允浩都討論到他們的腦子一個頭兩個大,在沒有任何老師教倒的情況下學習,他們發現彼此的進度有些緩慢。可是這也是他們倆人的極限了,平常工作就多的要命,不可能有多餘的時間再去學校實習。

只能說進度是聊勝於無,有學到就好,至於快或慢,他們也不回強求什麼。

每回從酒吧回到家,時間都過了十一點,今天的他覺得有些累,所以他快速的洗個澡,連頭髮也懶的吹,未乾的髮絲也就任枕頭吸收了。

今夜的他仍是未夢見那長期以來都會夢到的夢,他心中覺得慶幸,可另一方面,這也讓他覺得有些沮喪。他總覺得自己似乎有某些部分的記憶尚未被挖掘,雖然他沒有特想知道,不過若能讓他知曉,他也不會排斥來為這個謎底解套。

他準時四點半的切掉鬧鐘,懶懶散散的爬了起來,刷牙洗臉完以後,什麼東西也沒吃,就空腹去送報了。自從他的報紙不小心打壞金俊秀家中的玻璃製品後,他都會特別的注意金俊秀家中窗口是開還是關。

有時是開著的,有時卻是關著的。

但無論如何,他已不敢再將報紙朝著金俊秀家中投射,寧可多一個停車的步驟,也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今天的他依然是將腳踏車停放好,從後做的袋子裡拿出一份報紙,慢慢的走進金俊秀的小花園,將報紙放在金俊秀的家門口,轉身就要離去。

可今天卻是有些的不一樣,他以為自己的耳朵有幻聽,不過他仍是站在原地站了好幾秒後,才發現他聽見的聲音不是種幻覺,而是真的有人在金俊秀的房內彈著鋼琴。他心中是覺得有些怪,畢竟現在的時間也才早上五點多,會挑在這時間彈琴的人實在也不多。

只是,這也讓他想起了,金俊秀似乎有早起的習慣,就連當初自己因為打破金俊秀家中的玻璃製品而前來按鈴時,金俊秀也是衣衫整齊的為他應門,所以按理推斷,金俊秀會在這時候彈鋼琴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他站在外頭聽了幾會,後來還是選擇離開了。一來是工作在身,他沒有辦法混水摸魚,而來也是因為時間有限,現在沒將送報的工作完成,便利商店的交接恐怕就又得由鄭允浩一個人做,對於鄭允浩他會覺得有些愧疚。

不過他打從心底的認為,金俊秀彈的琴很好聽。雖然他不知道金俊秀是否有同居人,可還是他直覺得認為,那應該是金俊秀的指法,金俊秀的旋律。

送報的工作完成以後,他趕忙的沖澡,穿乾頭髮以後又趕緊跑至便利超商來與鄭允浩一同繁忙交接的工作,等到他們雙方都較有空閒時,就是他們開始討論股市問題的時候。他們將時間運籌帷幄,不知道的地方他方知道就相互解決,只是每每有客人進門,他們都相當有默契的閉嘴,並不想讓他人知道他們所談論的內容。

尤其讓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遇上股市的高手。

當他們討論的正熱烈時,有一個不陌生的人影便走進了他們的便利超商來。

「歡迎光臨!」他們一同喊道。

當朴有天轉過頭發現來者是金俊秀時,他的心底有些緊張,手中正排著貨品的他,又趕緊將眼神瞥回,裝忙的排著超商的貨品。鄭允浩是在櫃台看著金俊秀,總覺得遇上這樣的大名人,他很想向前跟金俊秀請教股市問題,也想跟他請教另一個人的問題,就是傳說中的股市美人,金在中。

不過金俊秀這回挑選飲料是挑得有點久,他來來回回的走著,最後卻是走來了朴有天的身邊,站在他身邊選著飲品。他是抬了頭看了金俊秀一眼,然而順手的拿了需要擺在上位飲品,他站了起身,一一的慢慢排列,沒與金俊秀對話。

「你覺得什麼好喝?」金俊秀的聲音很輕,這樣的音量大概只有他才聽得見而已。

他緩緩的轉過頭,眼神便與金俊秀對看,他的心跳很快,於是隨便的說:「喝這牌的奶茶吧。」

「這好喝嗎?」金俊秀笑問。

「還可以。」他點頭答道。

金俊秀也很爽朗的就拿起那罐飲品,看著上頭的價錢熱量之類的標示。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臉龐,他覺得眼前這人之於他而言真的相當熟悉,他能篤定自己絕對不是在雜誌看過,也不可能在電視或者報紙上看過,過於繁忙的他,不可能有時間來注意社會大事,更不可能去關注財經版。

但金俊秀的臉龐仍是讓他看得出神,看得忘了自己是誰。

「怎麼了?」金俊秀轉過頭,看著他突然問。

「沒、沒有。」他瞥過頭說。

「是嗎?」

看來他必須說一個理由來解釋為什麼他會盯著金俊秀的臉蛋看的恍神。他需要一個藉口來搪塞自己違背常理的舉動。

「你彈琴很好聽。」他突然說。

「你怎麼知道我會彈琴?」

「今天早上送報時不小心聽見的。」

「是喔。」金俊秀臉上笑了起來,看著他輕聲笑說。

「嗯。」

朴有天不知所措的又蹲了下身,繼續排著他的貨品,而金俊秀臨走前還向他道別,他是走過了他的身旁,來至櫃台付款,人便也走了。

鄭允浩本來想問問題的,但他卻沒有勇氣,畢竟他與金俊秀根本就不熟。不過在方才他是在一旁觀察了朴有天與金俊秀的互動,他似乎覺得朴有天能夠解決他迫切想解決的股市問題。

「欸,有天。」鄭允浩從櫃台走了過來,又說:「你好像跟股神很熟喔?」

「沒耶。」朴有天站了起身,將籃子一腳就踢至儲藏室的門口。

「不然你們怎麼會說那麼多話啊?」

「因為之前我送報時打破了他家的東西,所以有碰過頭。」

「不過你們看起來好像很熟耶,好啦,不管,你去問他我們剛剛討論的問題,看看他會有什麼看法。」

「為什麼是我啊!」朴有天皺起了眉頭來,他覺得這樣的方式似乎不是很OK,所以他想拒絕。

「吼,就當作是為了我們兩個的學習而犧牲嘛!」鄭允浩懇求的說。

「但是這樣好嗎……?」

「不然我去問很怪耶。」

朴有天想想,鄭允浩說的也沒有錯,跟鄭允浩比起來,他跟金俊秀說話的次數比較多,也有些經驗了。後來又經過了鄭允浩的說服,他最後是答應鄭允浩的請求,找時間來去問問金俊秀一些投資理財的問題。

他覺得自己的心態很矛盾,明明不想打擾金俊秀,但卻又……想好好的了解他。

琴聲,紅髮……到底還缺了什麼?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