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晚上沈昌珉立刻打了電話要求朴有天來現場做個解釋,也要求朴有天,他不能基於主人想護寵物的理由而不把俊秀帶來。電話裡頭朴有天大是清楚沈昌珉這麼緊急找他是所為何事,所以他也答應沈昌珉,會將俊秀一同帶去,可是,沈昌珉不能對俊秀大吼大叫或者動粗。

朴有天與俊秀坐在沈昌珉的豪華客廳裡,他們主寵有些閒的吃著桌上的美食,等著問題的真正男男主角出現。這回他們等得有些久,他與俊秀彼此觀看了對方後,他便率先問:「是不是你教珉豪要愛昌珉的?」

俊秀嘴中塞了一堆東西,點點頭含糊的說:「對啊,因為我們一定要愛自己的主人喔!」

俊秀說得很平常,瞥了過頭來要挑著他想吃的東西吃,但朴有天卻對俊秀的說詞感到有些訝異,俊秀會這麼說,難不成這是一直以來祖傳的規矩?

「你們這種貓,一定要愛自己的主人?」

俊秀這回嘴中塞的東西太多,他只能用著點頭的方式回應朴有天。朴有天雖然很想第一時間知道為什麼,可他還是耐心的替俊秀拿過他手中一堆的餅乾說:「你先把嘴巴的吃完再吃新的。」

俊秀聽話的慢慢咬著嘴巴裡的零食,邊看吃邊朴有天的臉蛋笑說:「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我們這種貓一定要喜歡主人的。」

「為什麼?」

「因為……」俊秀不禁的皺了一下眉,這些事情沒有人告訴過他為什麼,但他從出生以來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麼了,「我也不知道耶,反正就是要這樣啊。」

俊秀傾身向前,張嘴就咬走了朴有天手中的魚乾,又高興的說:「喜歡主人很重要,這樣能讓主人身體健康,又可以保護主人喔。」

朴有天看著俊秀,聽完俊秀的說詞,他也深深的相信長生貓這麼一個都市傳說了。雖然他不曉得為何自己能夠這麼幸運與俊秀相遇,但他也終於明白,自己能夠在生活上越來越順利,這一切全是俊秀的功勞。

如果說長生貓愛上自己的主人是應有的規矩,那麼,沈昌珉就沒有理由讓珉豪不愛他了。就算俊秀不像阿肥一樣的亂教導珉豪,珉豪也是會理所當然的喜歡上沈昌珉。朴有天承認他對俊秀是有些過於放縱了,所以才讓珉豪受到不少成人世界的影響,但這也非全都是俊秀所造成的。這些事情他都看在眼裡,其實他不覺得有什麼,而是覺得沈昌珉有些大驚小怪了,反正這些事情遲早都要面對,早早就讓沈昌珉來解決,這不也是省一事嗎?

他抬眼看著客廳的大門,終於在他與俊秀等待過後的三十分鐘,沈昌珉是拎著衣衫不整的珉豪來到客廳。

「你給我坐下!」

沈昌珉一個勁的就將珉豪甩上沙發,朴有天與俊秀是睜大眼看著他們這對主寵的暴力對待,實在是夠傻眼的。但珉豪似乎也不甘示弱,跌在沙發上的他又站了起身來瞪著沈昌珉,一口就咬住沈昌珉的肩膀,死死都不肯放。

在一場你來我往的爭執下,珉豪是狠狠的咬著沈昌珉不放,而沈昌珉因為不想對珉豪大打出手,他最後是抱著珉豪一同坐在沙發上。明明是很氣憤的兩人,可他們的坐姿卻又顯得曖昧不堪,珉豪是跨坐在沈昌珉的腿上,雙手緊緊的抓著沈昌珉的肩膀,然後大力的咬住沈昌珉的寬肩。

「都是你們!害我們變成這樣!」沈昌珉劈頭第一句話就這麼說。

「不准罵俊秀!」珉豪好不容易不咬他了,可說完這句話卻是換了另一邊的肩膀給咬上。

俊秀本來還高高興興的吃著零食,但看見眼前這樣的景像,他有些擔憂的說:「珉豪不可以這樣喔,這樣的話主人會不健康。」

朴有天與沈昌珉看著俊秀,總覺得這話一定得用清楚,不然做主人的好像會有點麻煩。

「可是他不愛我!」珉豪從沈昌珉的身上離了開來,來到俊秀的沙發跟俊秀坐一起又說:「所以我也不想喜歡他了……。」

「為什麼我會不健康?」沈昌珉突然問道。

「因為我討厭你啦!」珉豪嗆他的回。

「所以說……你們要是喜歡主人,主人的身體會很健康?」朴有天問。

俊秀轉過頭看了朴有天是笑了起來說:「我們還會招財喔!」

朴有天與沈昌珉是對看了一眼,他們四個人是沉默了一陣子,沈昌珉才漸漸的有反應,「那如果我棄養呢?」

客廳的其餘三人是正經的看著沈昌珉,沈昌珉臉上的表情不假,語氣也不像是在開玩笑,他似乎真的打算捨棄會帶給他好命的長生貓。這種話衝擊最大的就是珉豪了,珉豪是悄悄的轉過頭沒再看沈昌珉,可眼淚卻是無意識的像大雨般的直直落下。

「你怎麼可以棄養他啊!」這回換俊秀咆嘯起來了,俊秀很認真,也很生氣的又說:「你當主人的,就要好好照顧他啊!」

俊秀的尾巴是直直的豎起,可這已不是高興,他的紅毛全然的膨起來了,像是對沈昌珉有敵意的樣子。朴有天見狀,他趕緊將俊秀架住,拍著他的背說:「俊秀你先別生氣。」

珉豪在俊秀身後默默的擦掉自己的眼淚,也不吭聲了。對於沈昌珉的決定,他了然於心,反正不管到哪他終究還是一個流浪命,他已不想再哭了,感覺哭了好像也沒屁用。

「算了吧。」珉豪站了起身,他拉了俊秀的手說:「算了啦。」

俊秀轉過頭來,他的貓瞳與珉豪相視,俊秀是反握珉豪的手,嚴肅的說:「不行!不行算了!」

生來帶給主人好命的他們,這是他們的使命,所以絕對不能輕言的放棄。

「昌珉,以後珉豪聽你的話,你就要吻他!」俊秀雖然講得相當有威嚴,但也同時的把他與朴有天之間的情趣洩漏風聲了,只是朴有天不能說什麼,俊秀正氣頭上,只能讓俊秀好好的解決珉豪與沈昌珉之間的問題。

沈昌珉看著站在俊秀的身後的珉豪,其實他很不喜歡珉豪的眼淚,他也不是真的要棄養珉豪,只是他認為他們之間好像真的很難找到一個平衡,所以才隨口說出要棄養珉豪的字眼。沒想到珉豪的眼淚滾落的速度是如此之快,棄養對於主寵來說,真的是一件扼殺彼此間的信任度以及忠誠度的行為。

俊秀這個仲裁者開出的條件,沈昌珉雖然不是很能接受,可俊秀是氣勢逼人,若現在不妥協,他覺得自己很可能會死於非命。

「我知道了。」沈昌珉退步答應俊秀開出的條件,他看著站在俊秀身後的珉豪,又輕聲說:「我沒有要把你丟掉的意思,珉豪。」

珉豪的貓瞳無辜的看著他,卻是緊閉雙唇沒有說話。

後來俊秀是與珉豪回到他的房間,他們倆隻貓相互在房內討論攻防策略,好讓珉毫不會再被沈昌珉欺負。而朴有天與沈昌珉仍是坐在客廳裡,他們是過了好一會,沈昌珉才開口問:「俊秀會那麼聽你的話,該不會就是因為你會吻他吧?」

「被你發現了。」朴有天微笑又說:「這是利誘教導。」

「有用嗎?」

「有用啊,不過你要先知道珉豪喜歡什麼,才有辦法利誘他讓他聽你的話。」

「我突然發現我不了解寵物了。」沈昌珉有些感嘆的說。

「是你不肯敞開心房了解珉豪。」朴有天微笑說。

沈昌珉沒有吃桌上的那些東西,他的眼神有些疲憊,等到朴有天帶俊秀回家離開他的大宅邸時,他仍是坐在客廳內,想著他與珉豪的問題。

他覺得今天的自己是夠累了,本想直接回房休息的他,卻在走上二樓時,眼神克制不住的看向珉豪的房間。最後他的腳步還是朝著珉豪的臥房走去,他輕聲的敲了兩下門,便直接的開門入房。

「珉豪?」

沈昌珉輕聲的叫著他,珉豪躺在床上聽見他的聲音,貓耳動了動,轉過身看著沈昌珉,他是坐了起身,用手指抹去自己的眼中的淚水,哽咽說:「主人,對不起……可不可以不要把我丟掉……?」

一句話的威力,讓沈昌珉真的覺得自己徹底做錯了。俊秀雖然交代珉豪絕對不可以對沈昌珉示弱,可珉豪卻為了挽回他們主寵間的關係而放下一隻貓能自大的身段來向沈昌珉道歉,這讓非常了解寵物的沈昌珉心都糾在一塊了,原來他真的是一個不適格的主人。

他慢慢的走向前,蹲了下身輕輕的抱住珉豪,珉豪雖然道歉了,但還是狠狠的咬了他的肩膀,邊咬邊哭。

「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決定喜歡你了。」沈昌珉輕聲說。

也許就如朴有天所說,他不是不了解寵物,而是不願意放寬心胸來了解長生貓。可能這輩子就只會有一次讓他遇見長生貓,放棄,就沒了。

珉豪是放開了沈昌珉的肩膀,他用力的抱住沈昌珉,哭說:「我最喜歡主人了……!」


────未完────

問題快速給它解決!
只能說得必須各自退步才有辦法圓滿啊。
是說……2珉的H還有必要寫嗎?應該不用吧?ㄎ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