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在經過那場恐怖的主寵之鬥後,他似乎是改變了許多,連朴有天都覺得沈昌珉有了巨大的變化,他似乎是將這輩子所學到的寵物學都貫徹在珉豪身上,來更進一步的與珉豪培養主寵間的感情。

反觀朴有天來說,在寵物方面的知識他知道的並沒有多,不過在相處上他也沒有讓俊秀吃虧多少,與俊秀的相處也算是和樂融融。經過沈昌珉的事件後,朴有天也沒有刻意的去要求俊秀不能像阿肥一樣的亂教導珉豪,畢竟長生貓有他們的規矩,為了不去破壞長生貓的傳統,他認為俊秀還是有必要去教導珉豪。

至於是教了些什麼,他也無太去注意了。

日子是一天一天的過去了,珉豪是隨著時間越長越大,現在的身高都超越了朴有天與俊秀,朴有天嚴重懷疑是不是珉豪在沈昌珉家中吃得太好所以長得高。但這一切都不是朴有天所關心的重點,看到珉豪現在的樣子,他有點想知道沈昌珉與珉豪在床上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他今天回家時,是買了些俊秀想吃的晚餐,在路上又看見了某間飲品店的薄荷茶打折,已經好幾年他不曾再喝過薄荷茶了,現在天氣正熱著,正好買杯薄荷茶回去當飯後消暑的茶飲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他向前買了兩杯少冰微糖的薄荷茶,付了錢後就拎回家了。

俊秀見朴有天回到家中,他高興的替朴有天將手中的東西放上餐桌,開心的跟朴有天說:「今天我有打電話給珉豪喔!」

朴有天脫了西裝外套,挑了眉說:「是喔,其實你也可以坐公車去找他玩。」

「我不想,外面的天氣好熱。」俊秀面容有些扭曲的說。

朴有天摸著他的紅髮,笑說:「你們聊了什麼?」

「沒什麼耶,但是我們聊了兩個小時喔,時間過超快!」俊秀很高興的說。

朴有天聽見這話,他差點暈倒。雖說他不介意俊秀打電話給珉豪,但是一旦通話通太久,他的要繳的電話費相對會升高啊。他的摸著俊秀的耳朵,苦笑說:「下次叫珉豪打來給你,這樣比較好。」

「為什麼啊?」

「要講多久都沒問題喔!」朴有天笑說。

反正是花沈昌珉的錢,他當然不在意俊秀怎麼講。雖然他的經濟能力有上升了,但是在幅度上的變化並沒有很大。俊秀曾說過他會招財,但朴有天還是很謹慎,錢省著花比較保險一點,免得他與俊秀最後都餓死。

朴有天將薄荷茶冰進了冰箱,他走出廚房說:「吃完飯可以喝冰箱的飲料喔。」

「好!」

俊秀這回晚餐沒有讓朴有天替他服務,他自己已經學會如何打理自己晚餐,甚至吃完飯以後也曉得該為自己洗碗。俊秀在生活上已漸漸懂得為自己操心了,這是減輕朴有天不少的負擔,可到現在朴有天還是會擔心放任俊秀一個人在家玩耍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或者中午出去買午餐時會不會被別人給拐走。畢竟這個社會實在是太過於複雜,他害怕俊秀會被壞人給抓去賣了。

雖然這些日子以來,俊秀在沒有他的時間裡過得不錯,可他不免還是會操心。也許這輩子他就是注定要為俊秀提心吊膽,他家這隻寵物有時是過得太樂天了,深怕一個不小心俊秀就從他身邊消失。不過也可能只是他一個人擔心的太多,如果現在不這麼放任俊秀一個人去外頭闖闖,那麼俊秀永遠不可能社會化完全。

朴有天覺得自己有點像操心的老頭了,明明就沒什麼大事,他偏偏是庸人自擾的想一堆來讓自己操心。

「去洗澡吧,洗完換我。」朴有天對俊秀說。

俊秀中於自己學會了洗澡前進房拿自己的睡衣出來替換,朴有天看著俊秀的背影,臉上微微的笑著,自己也轉過身進廚房拿出薄荷茶來喝。

薄荷茶的功用很棒,可以讓憤怒的人平息,也可以為歇斯底里又愛操心的人平撫情緒。朴有天是吸了一口以後,含在嘴中幾秒,然而才慢慢的讓薄荷茶溜進自己的喉間。那種幾刻之間帶給自己體內冰涼的感覺朴有天覺得很爽快,相隔已久的薄荷茶,現在又再次的品嚐,那種口感仍然爽嘴。

待俊秀洗完以後,朴有天也拿著自己的衣服進去浴室裡洗澡了。俊秀肩上披著毛巾走進了以放好冷氣的臥房裡來,他拿出吹風機替自己的紅毛吹乾,又乖乖的將吹風機放回原位,將肩上的浴巾掛好,人也就懶散得躺上床,貓瞳看著在天花板上轉的電風扇。

今天他因為跟珉豪聊天,所以沒有睡到什麼午覺,晚上一吃飽後他就會想睡,只是,如果現在一睡著,他就沒有辦法陪朴有天聊天,幫朴有天消除他的疲勞。

俊秀喜歡看電視,也深信電視上面某些談話性節目,許多人際關係的養成他都是從節目裡頭學習,他希望自己能夠與朴有天培養好的關係,讓每天都必須在外工作的朴有天能夠回到家裡好好的放鬆。

他的貓瞳又隨意的看著臥房裡四周的東西,他看見幾個月前讓他欲仙欲死的情趣用品,他快速的瞥過眼不再看,他對那玩具有了不是很好的印象。然而,他的貓眼又隨便的觀望,最後是看見了朴有天放在書桌上的薄荷茶。

俊秀好奇的起身也將那背薄荷茶拿起來喝了幾口,他先是皺了幾下眉,爾後卻又是展眉的多吸了幾口。他似乎是喜歡薄荷茶帶給他的口感,也喜歡在嘴中的涼爽以及吞入喉內仍然冰涼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很舒服,雙眼舒服到他都瞇上了眼來,沒幾下子就把朴有天放在書桌上的薄荷茶,那只剩三分之一的量給喝完了。

「呼……。」

俊秀紅著臉又躺回了床上,他覺得自己的血液流動很快,腦子的含氧量似乎是增多了。他的貓瞳看著眼前的房間,不知為何的,他覺得眼前的世界很美麗,身體從頭到腳都有種舒爽感,這樣的感覺讓他情不自禁的用著身體蹭起床褥來。

「唔……。」

俊秀的身體越來越紅潤,但他並不曉得為何自己會有這樣的變化。

當朴有天披著毛巾走進臥房時,他看見俊秀的神情以及姿態,他是驚嚇了一會,馬上向前扶起那軟趴趴俊秀搖著他的肩膀問:「俊秀你怎麼了?」

「主人……」俊秀看著朴有天,他覺得今天的朴有天更帥了,那紅紅的唇瓣看得他好想吻,而朴有天的眼簾又是緩緩得眨著,平常眨眼就不快的朴有天,這回眨眼的速度在俊秀的眼裡是又變得更慢了,俊秀摸著朴有天的臉蛋,慢慢的傾向前說:「我好舒服喔……。」

這話一說完,朴有天根本還沒搞懂狀況,他天生豐腴的唇瓣就被俊秀給堵住了。

俊秀的樣子很怪,但卻又不是在發情,他在朴有天身上的撫摸很輕很慢,然而最後是受不了的蹭起了朴有天的身軀。

「呼……好舒服。」

「俊秀你到底怎麼了?」朴有天緊張得搖著他,但俊秀的神情卻是越來越淫迷。

「那、那個……。」

俊秀的手指就指著桌上的薄荷茶,朴有天的眼神一個追隨,才發現自己的薄荷茶被俊秀給喝光了。

「好舒服喔主人……。」

俊秀的腦袋瓜子是蹭著他的寬肩,朴有天還搞不太清楚狀況的看著那杯薄荷茶……。

薄荷對於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未完────

貓薄荷跟人吃的薄荷事實上是不同屬的,所以吃起來感覺一點也不相同。
不過為了劇情需要,只能讓俊秀吃人的薄荷寫起來會比較順一點。

當然啦,貓薄荷也有人用來治病的,但在貓的世界,貓薄荷也是個很好調情的東西喔!呵呵,有興趣的可以去找資料來看,在此不多做說明囉。


貓薄荷在貓的世界,其實就跟毒品沒有兩樣,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