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一手托住了俊秀軟趴趴的身子,皺著眉頭觀望著那杯薄荷茶,他嘗試的想搞清楚俊秀的現狀,但卻是被俊秀的舉止惹得思緒沒法穩固,他無法順利的思考,思路就這麼被無情的中斷。

俊秀是對於朴有天是越來越熱情,現在的體態已不如以往,是另一種的嬌縱與無可控管,本來對朴有天就有相當佔有慾的俊秀,在薄荷茶的加持底下,那樣的野性是全然的暴露,是讓朴有天防不勝防。

「主人……」俊秀從朴有天的手臂掙脫,雙手一個壓上朴有天的肩膀,身子就欺在朴有天身上,佈滿些許淫迷的貓瞳盯著朴有天的桃花眼瞧,聲音像是沒了力一樣的輕聲說:「主人我好喜歡你……。」

「我、我知道。」

朴有天知道俊秀說的話並不假,但他總覺得那杯薄荷茶即將給他惹上很大的麻煩。這種深情告白在不同的情形下說出口,那樣的感覺就是不同。現在的朴有天覺得俊秀像是走火入魔一樣的妖豔,明明是同一句的告白,可這回朴有天聽在耳裡,似乎已沒有如以往般的僅僅是單純可愛,而是多了幾分的熱情在裡頭。

現在俊秀的狀態似乎比發情時要來的火熱,朴有天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他雙手抱著俊秀的腰際,坐了起身來,雙腿撐著俊秀的體重,低聲說:「俊秀……讓我檢查一下。」

俊秀的身子很軟,他不停在朴有天身上索取一些些的慰藉,身體的變化讓俊秀的理解力變得有些慢,幾乎聽不懂朴有天在對自己說什麼。俊秀並不知道朴有天想做什麼,他只是本能性的蹭著朴有天的肩膀,然後小額頭就靠上了朴有天的大腦門,沒幾下子就又自動的吻上了朴有天的唇瓣。

俊秀無意識的攻勢讓朴有天很難做個『檢查』,可朴有天為了確保俊秀的狀態,他是邊吻俊秀邊偷偷的摸了俊秀的四角褲所遮掩的三角地帶,他發現,俊秀並沒有勃起,但卻很奇怪的呈現了比勃起後還要性感的狀態。

初步的確認,朴有天似乎有些頭緒了,薄荷帶給俊秀的衝擊,雖然會讓俊秀呈現一種像是發情的模式,但實際上俊秀卻沒有任何的情慾,這就像是人類吸食毒品會有的反應,身體容易呈現一種極樂的狀態,但有一個壞處,如果俊秀在外喝了薄荷茶,這種樣子容易讓壞人給趁虛而入啊。

雖然朴有天還不是很理解薄荷對於貓有哪些作用,不過這個問題是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他決定明日就去向沈昌民問問。只是,最大的災難並不是俊秀喝了薄荷茶後所帶給俊秀的威力,而是朴有天的無心之過徹底的讓自己陷於史上最大的悲劇。

「主人想做愛?」

俊秀天真的貓瞳看著朴有天,方才朴有天的良心『檢查』讓俊秀雙腿間的性器感受到了朴有天的觸感,他潛意識直接的反應,朴有天似乎是對他發情了,所以基於這樣的理由,俊秀也很大膽的吻上了朴有天,決定在這樣的狀態下發情來。

「唔……不、不是的……」

俊秀封他的唇封的太快,朴有天沒有機會為自己的過錯辯解,在他想極力挽救於萬一時,一切都已為時已晚,坐在他腿上的俊秀,朴有天的小腹不小心感受到了俊秀的硬挺。

貓發情真的能夠無時無刻,說發就發,朴有天已經沒有機會了,曾在歷史中被榨乾的他,這樣的歷史悲劇即將重演。朴有天在俊秀的情慾底下感到無所遁形時,他的好眼力剛好的瞄中他放在衣櫃上的情趣用品。

也許……也許他還有一次拯救自己的機會!

「俊秀等等……!」

身上衣服皆被俊秀扒光的他,俊秀正吻著他的頸肩吻的狂熱,他的一個喊叫總算是起了作用,他也不管現下自己的有多像一個正要被雞姦的被害者,便立馬的掙扎,一個反身就把俊秀壓在床上。

「主人怎麼了?」俊秀無辜的看著他問。

「我拿一下玩具。」他喘著氣說。

俊秀聽見這話,他緩緩地睜大了貓瞳來,搖著頭說:「主人不要拿玩具!」

顯然俊秀很排斥,但現在這樣的狀態下,俊秀說起話來又特別的煽情,可朴有天不能妥協,他趕緊站起身就要伸手拿那玩具,俊秀也在床上坐了起來,雙手就抱住了朴有天的大腿,皺著眉可愛的說:「主人不要拿!」


朴有天身子一個踉蹌,他的手臂伸長的底在衣櫃前,差點跌下床的他低頭看著俊秀,俊秀的眼神很哀怨,又對著他苦苦地說:「我只想要主人的……。」

朴有天徹徹底底的被俊秀給征服,但他還是顧忌到了自己的體力,俊秀的體力是種非凡,而他卻沒辦法迎合俊秀的需求,所以他只能求助於那套昂貴的情趣用品而已,「不,俊秀,讓我拿玩具。」

「我不要玩具!」俊秀生氣的說。

身體被薄荷給作祟,俊秀的動作也因此而變的大膽。無法無天的他就直接的扯了朴有天的四角褲,硬是將朴有天推倒在床,有著貓任性脾氣的俊秀馬上的駕乘在朴有天身上,他的小手不規矩的搓揉著朴有天的致命,眼眶泛紅的說:「我只要主人的……。」

朴有天是倒抽了一口氣,能拯救他的唯一道具如今已是離他遠去,在俊秀的掌控之下,他難逃俊秀的魔掌,而俊秀也為了困住朴有天,他這回的舉動更是令人驚豔。

俊秀拿了抽屜裏頭含有蘆薈成分的高級潤滑油,他擠了一堆的抹在朴有天的寶貝上,也替自己的穴口胡亂的潤滑,沒有經過細心的擴張的穴手就這麼突然的容納下朴有天半抬頭的寶貝,俊秀是痛到眼淚奔出了淚框來,他沾滿潤滑液的手是緊緊的捏著朴有天的肩膀,熱淚就這麼掉在朴有天的胸膛上。

縱然薄荷很威,但股間的疼痛卻是更勝一籌。

「唔……好、好痛。」

朴有天緊張的看著自己與俊秀的接合處,他摟著俊秀腰際,替他們彼此挪了恰當的位置,便將俊秀壓上自己的頸窩,安慰的說:「忍一下下。」

俊秀聽話的點著頭,腦袋瓜子就蹭著朴有天的臉龐,朴有天為了移轉俊秀的注意力,便是吻了俊秀的紅唇,好讓俊秀不去注意股間的疼痛。

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讓幽穴適應朴有天的大小,他們才有辦法繼續下去。這回俊秀真是做得有些過頭了,為了不讓他拿玩具,連俊秀最可人的屁屁也拿出來犧牲,就為了制止他拿玩具。看來俊秀對那玩具的陰影很深邃,幾乎不想再嘗試第二次了。

朴有天輕輕的抵了一下俊秀的幽穴,俊秀是慢慢地撐起了自己的身子,竟然對他笑了出口說:「我不痛了!」

朴有天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欲哭無淚,他的心境很矛盾,俊秀不再痛苦對他而言是一件很慶幸的事情,但同時的,在床上的命運他是不能夠再僥倖了。

「俊秀……我們玩一次就好?」

「不要喔!」俊秀對著他笑說。

可憐的主人,早知道不該買薄荷茶,早知道不該做『檢查』,早知道……玩具不該放高塔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