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刻意的下戰帖以後,珉豪第一個求救的對象就是特有經驗的老者,俊秀。這回珉豪是按照俊秀的意思打電話給他,他與俊秀聊了許多的事情,也從俊秀的言語當中吸取俊秀的經驗以及教訓。

俊秀告訴他一個特大的重點,就是不可以讓沈昌珉拿玩具,不然可能就會向他之前一樣,被玩具搞得沒辦法對主人發情。當然俊秀還慷慨地告訴珉豪,人的體內有幾個敏感點被碰到的時候會很舒服,所以鼓勵珉豪可以嘗試的對沈昌珉來個探索性的給予舒適,給沈昌珉一個難忘的發情夜晚。

珉豪對於同性之間做那檔事情誰上誰下並沒有特別的概念,可經過俊秀大師的隨便指導,珉豪知道自己得掌控主控權,來好好服侍他家的主人,給沈昌珉的身體擁有最大的快感。這種胡亂灌輸的教育是奠基了珉豪在床上的地位,也讓珉豪對於沈昌珉有深厚的駕乘慾望。

當然,珉豪的主人本身可就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沈昌珉知道自己是對珉豪宣戰了,所以珉豪可能隨時隨地都會朝他發出攻勢來,觀看這幾日的健康狀態,沈昌珉是篤定珉豪愛他開始愛的無任何的防備,所以他的健康數值皆是乖乖地達標,沒有任何問題。可這好現象的反面,也同時代表著珉豪對他發情也肯定是無所顧忌了。

為了讓自己有所準備,沈昌珉也在公司的午餐時間時過問了朴有天的經驗。

「我深怕俊秀會給珉豪亂教導,如果珉豪不乖乖的給我壓,你有什麼解決的方法?」沈昌珉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皺著眉頭將盛在湯匙的飯菜給塞進了嘴中,咬了幾口便說:「應該是不至於不讓你壓吧,俊秀既然是讓我壓的,他應該會教導珉豪讓你壓吧。」

「話不能這麼說,有時候就是會凸槌。」

看來沈昌珉就是堅持要有個以解決方案,總得預防個萬一。

「我想到了,有一個。」朴有天吞下了飯,又說:「薄荷茶,應該是說只要是薄荷的,他們都不會有抵抗力。」

「對,貓薄荷!」沈昌珉豁然開朗的說,可朴有天卻又給了他一個經驗,「不一定要貓薄荷,他們本身也是人,所以吃人的薄荷就行了。」

沈昌珉臉上終於有了微笑,他心中終於有個方向好來盤算怎麼對付發情後的珉豪,但當他還洋洋得意時,朴有天便又說了貓吃『薄荷』以後的壞處,「雖然他們吃到薄荷像吸到毒一樣會全身軟趴趴,可以趁機掌控主導權,但是他們在床上的體力並不會因此而耗弱。」

「意思是……?」

「你還是得要有相當的體力才有辦法制裁珉豪。」朴有天語重心長地說。

「沒關係,這點我很有信心。」

「我希望你的信心不會備受打擊……。」

聽了這句話,沈昌珉汗顏。也許他不能夠小看珉豪,每每看朴有天都被俊秀搞得下不了床,他覺得這是世紀紀錄,至今還沒有當攻的有下不了床的事蹟,他不希望自己的名字會記錄在朴有天名字的後面,這對於當攻的可是相當沒有面子的事情。

沈昌珉在下班以後,雖然滿腦子都想著該如何在床上對付珉豪感覺有些不道德,但若不未雨綢繆一下,恐怕死的人就是他,當然還是保命要緊。他回到家中以後,隨即馬上交代管家這幾日都泡薄荷茶來喝,也將多餘的薄荷茶放進冰箱裏頭備著,近期的他不能夠遠離薄荷茶,要隨時隨地都要有辦法取得薄荷茶才行。

他不懂為什麼只是做愛而已竟然可以搞得像要戰爭一樣,也許是朴有天的遭遇讓他過於緊張了,但是他卻又不能放著這前車之鑑不做參考。

「主人!」珉豪一個勁衝來了飯廳,晃著尾巴,貓瞳就看著沈昌珉,腳步緩緩地走近還至沈昌珉的耳邊說:「我今天要發情喔。」

沈昌珉挑了一下眉,珉豪的預警對他很有幫助,他有足夠的時間去做好他的準備。

「好,來我房間。」

「嗯。」珉豪點頭笑答。

珉豪能夠這麼貼心,一來也是俊秀告訴他,主人的體魄跟長生貓很不同,無論是在體力上或者是身體的敏感度是全然的不同,所以要發情以前得過問主人的意思,若是明天主人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能發情,免得主人下不了床。這是根據朴有天的狀況讓俊秀所做出的分析,好在沈昌珉並不知情,不然他肯定會為自己的體力來辯駁,自己不可能跟朴有天一樣弱不禁風的。

是不是真的弱,今晚這一戰也即將分曉。

珉豪來至沈昌珉的時間是剛剛好,他將自己的做了些整理後,便穿著簡便的衣裳來到沈昌珉的臥房,沈昌珉的床頭是擺了一杯薄荷茶,他的眼神看著珉豪的身影,珉豪的雙眼似乎是有些魅惑的回看著他,沒幾會便跳上了他的大床,開心地坐在沈昌珉的小腹上,然後打開了自己的掌心,手掌裡握有一張便條紙。

「主人我跟你說……」珉豪看著紙上自己寫的亂碼開始念了起來,「我從五月中旬到七月初都很聽話,主人一共要吻我一百零五次。」

沈昌珉點點頭,似乎是承認自己所欠的債務,而珉豪則是一一的念給沈昌珉聽,自己一百零五項的聽話事蹟。這些事蹟到底是穿鑿附會還是真有其實沈昌珉也搞不清楚,但現在的他也不可能一一的追究。

待珉豪唸完以後,珉豪乖乖地將紙條放上一旁的矮櫃,雙手伸回馬上就壓上了沈昌珉的肩膀,笑說:「主人,我要讓你舒服。」

「怎麼個舒服法?」沈昌珉挑眉問。

「我要幫你抹潤滑劑,找出你的敏感點喔!」珉豪高興地說著。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沈昌珉是笑了起來,他悠悠哉哉的就拿過矮櫃上的薄荷茶,輕聲地說:「珉豪,先喝水吧。」

「為什麼?」珉豪睜大眼問。

「就喝一下。」

珉豪懷疑地看著那杯水,撇過頭說:「我不要。」

沈昌珉心想,他家這隻貓還挺聰明的嘛,不過做主人的當然不能夠妥協這樣的條件,珉豪擺明就是要吃乾抹淨他,角色以及地位已經被顛倒了。

沈昌珉一不做二不休的,一手拿著薄荷茶,另一手就圈住了珉豪的腰際,從床上坐起身來,他喝了一口手中的薄荷茶,然而將杯子放回矮櫃上,再轉回身後,一口就狠狠地吻住了珉豪的唇瓣,強迫將嘴中的薄荷茶給灌進了珉豪的唇裡。

珉豪本來還有些抗拒,可當他的舌頭嘗到了薄荷味以後,他是瘋狂的在沈昌珉的唇中掠奪那樣刺激的味道,甚至最後還意猶未盡地向沈昌珉索取更多的薄荷茶。

「就說叫你喝你還不喝,我知道你會喜歡這茶的。」沈昌珉抱著珉豪的身子說。

珉豪像口渴一樣地將那杯薄荷茶給喝完,痛快的喝完以後,他也茫然的側倒在床上,開始蹭著沈昌珉的床被。

「呼……。」

「我不知道俊秀教了你什麼,不過找敏感點是我的責任,我必須找出你的敏感點,做主人的就是要讓你舒服喔。」

沈昌珉摸著像是中毒般的珉豪,他輕輕地撫著珉豪的身軀,又說:「當然,我也會很舒服。」

珉豪的貓瞳緩緩地眨眼,他看著居高臨下的沈昌珉,勉強地爬了起身來,喘著氣又比畫著手勢說:「要吻一百零五次喔……。」

其實珉豪最在乎的不是主導權,而是沈昌珉欠他的債務。

「我知道。」沈昌珉笑說。

今夜將會很漫長,是挑戰沈昌珉的極限,更是挑戰沈昌珉的能耐。

鹿死誰手,就看明日朴有天會不會替沈昌珉請假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