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一早是神清氣爽地走進辦公室,彷彿昨夜他是做了適當的運動才有今日的好精神。朴有天進門就被沈昌珉的光芒給刺到了眼,他責備自己忘了準備墨鏡來抵擋這樣的光芒。他們彼此不需要解釋太多,朴有天大概就能猜想沈昌珉昨夜是做了些什麼『適當的運動』。

「你怎麼還能來上班?」朴有天放下了公事包,劈頭就問。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高傲的說:「我又不是你。」

朴有天脫了西裝外套,走至沈昌珉的辦公桌前細聲說:「不是這個問題吧?珉豪的體力應該也很不錯才是啊。」

沈昌珉站了起身就拿了馬克杯還有一包三合一的即溶咖啡,輕聲說:「去茶水間吧。」

「喔。」

沈昌珉與朴有天兩人就在這樣小的空間裡頭聊起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來。

事實上珉豪的體力是不差的,沈昌珉昨夜也有為了珉豪的體力而苦惱,在體力上都相當的他們,沈昌珉總不能硬著頭皮與珉豪火拼,所以他想了許多前戲的戲碼,逼了珉豪在他手中射了好幾次之後,也沒給予休息的就又霸佔珉豪的身心。

體力好當然有好處,但是壞處就是,如果像珉豪遇上這種腦筋動很快的主人時,體力好反倒是被拉長折磨的藉口。一百零五次的吻,珉豪是被吻得頭昏腦脹,又再加上他能夠一次射得比別人多,相對的沈昌珉就能夠玩的比任何人都久。

這樣細緻的把玩,不旦沈昌珉前前後後只射了一次,不用刻意的憋慾更沒有多次的發洩來讓自己腎虧,且手也沒有因此為了珉豪而抽筋,還享受到了珉豪身體最深處的性感。

昨夜可是戰火連篇旌旗蔽日,心智尚未成熟的珉豪就這麼被征服了,他的領土是讓沈昌珉霸佔了好幾畝地,最後他是舉雙手投降。好在珉豪只有身體是完全的長齊,腦筋卻還未完整成熟,所以才讓沈昌珉有機可趁,趁機的教育。

朴有天聽完以後,他是皺著眉頭,終於明白自己的與沈昌珉的實力是相差甚遠,但人總會為自己找點理由來保住面子,所以朴有天很無奈也很無辜的就說:「我跟你不同,俊秀都強暴我。」

沈昌珉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可眼中卻是鄙視的說:「不要牽拖別人。」

長生貓本質上就是一隻貓,對於外在事物的觀感在感受度上會比一般人要來的強烈,這也是為何今日躺在床上的不是沈昌珉而是珉豪。沈昌珉是充分運用了長生貓的特性來讓珉豪在床上被他玩得不能自己,有著比一般人的敏感,就必須多加運用這樣的特性,讓珉豪被自己的敏感給玩到沒法反擊。

「不過那是因為珉豪現在的年齡如果以一隻貓年齡的算法,他也才幾個月大,當然是沒辦法反擊我,小貓總是最好奇的。」沈昌珉說。

朴有天拍掉了沈昌珉放在他肩上的手,嘆氣說:「俊秀也才一歲而已。」

貓若活過一年,同等活過了人類的七年,所以若真的要嚴格論理,朴有天是被一個心智只有七歲大的小孩給強姦了。這樣的自卑感沒有人能夠體會,朴有天只怪自己沒有體力卻也沒有腦力,只會寵著他最愛的寵物。

也許是個性上使然,朴有天本來就不喜歡限制俊秀什麼,除了一些生活方面的問題,不然他通常都是以放牛吃草的制度教導居多。在他的家中沒有明顯的主寵地位,所以他不會壓制俊秀什麼,能寵到什麼程度就到什麼程度,只是在某些事情上,他得犧牲做主人的優勢。

好比說,被俊秀吃的死,被俊秀玩到沒法下床等等,主人的尊嚴蕩然無存的事蹟。

「那我是不是該學學你?」朴有天看著沈昌珉問。

「不用吧,就用你最舒坦的方式面對俊秀就好。況且我相信俊秀這麼主動,你一定也享受不少吧?」沈昌珉邪笑說。

「也是啦……。」

「那就好啦!久久讓自己放一次假又沒什麼壞處。」

沈昌珉是說對了,當自己累到下不了床時,最高興的就是俊秀了。俊秀並不是高興自己把他弄得下不了床,而是高興自己能夠陪伴他在家裡過一天。

「好像也是齁。」

「本來就是了,有一得必有一失囉。」

朴有天與沈昌珉面對面的笑了起來,長生貓帶給了他們怎麼樣的一個人生,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

有些幸福能夠寫在臉上,有些幸福能夠化為文字傳達,而他們的幸福,他們只願意放在心中,自私的自己欣賞。畢竟說出來會有多少人相信他們的幸福,他們知道自己被當成神經病的機會比較大。

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孤芳自賞也沒什麼不好。


────未完────

我忘記寫朴有天去出差耶?還要繼續寫嗎?怎麼長生貓隨便寫寫會寫這麼多!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