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明天我跟妳一起出去吃飯。不會的,俊秀跟我沒什麼關係的,我們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嗯嗯……對對,那寶貝,我們明天見囉。」

他坐在一樓要至二樓的樓梯上,看著在一樓客廳裡講電話的男人。

現在的時間很微妙,是凌晨一點鐘。

「俊、俊秀!?」

他抬眼看著正要走上二樓的男人,緩緩地站了起身來,聲音沉沉的說:「睡醒再談吧。」

「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只是……」

「我說睡醒再談吧。」他走了下樓,與男人擦肩而過,可男卻拉住了他的手腕問:「你要去哪?」

「我今天想睡沙發。」

他甩開了男人的大掌,手腕覺得有點小小的刺痛,可是讓他最受不了的,是他的心臟跳動的每一下都讓他覺得胸口很痛。

他沒有再回過頭看那男人一眼,只是拉了客廳的吊扇,一盞微弱的燈光照不亮他們彼此的面孔,他知道男人還站在樓梯上,不過他還是閉上了自己那雙已快被眼淚佔據的鳳眼,深呼了一口氣,決定讓自己睡進另一個世界尋求慰藉。

這一整晚,雙眼雖然是闔上的他,但他卻無處可去,直到白天的到來,而樓上的男人也走下樓來,他一直都沒有睡過。

「俊秀,我跟她只是合作夥伴,會吃飯很正常的。」

「朴有天,這已經是第二次了。每次你跟她談話的內容都非比尋常。」他躺在沙發上蓋住自己的眼眸說:「如果你誠實一點我會比較舒坦。」

「我……」

「我知道你喜歡她,那麼漂亮的人,怎麼不讓你心動?」他從沙發上慢慢地坐了起來,隨意地摸了摸自己的紅髮,無神的說:「我知道你喜歡她。」

他做事一向不喜歡拖泥帶水,既然已有兩次被當場逮捕,他不希望朴有天又另找藉口搪塞自己出軌的行為。

「如果喜歡,就去追吧。」他站了起身,轉身就往樓梯走去,邊走上樓邊說:「我會跟你分手的。」

他不知道此時此刻朴有天是欣喜還是傷悲,他只知道自己做出的決定是扼殺了自己與朴有天長期以來的感情。不過他嘗試地讓自己看得很開,該是自己的,就會是自己的,不該是自己的,再如何搶也不會屬於自己。

他躺上了沾有朴有天氣味的床褥,他的呼吸不敢太大力,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會在最後一刻改變心意,改變自己已不再愛朴有天的決心。

「俊秀……我也可以允許你交女朋友。」

他睜開了眼看著站在臥房門口的朴有天,輕笑說:「幹嘛?要過失相抵啊?」

他沒有興趣搞那麼多男朋友或者是女朋友,他喜歡只愛著一個人的感覺,只忠於自己感受的生活。他曉得朴有天是想允許他去出軌來替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但他不可能,第一次的愛情就傷的他徹底,他沒有勇氣準備再讓愛情傷第二次。

「明天我會搬回去我的公寓。」

「俊……」

「你可以隆重的開始經營你的新戀情,我不會打擾你,你放心。」他又閉上了眼,似乎是想休息,但事實上是他不想再見到朴有天的面容,「就這樣,講完了,我要睡了。」

沒有一絲哽咽的聲音,他的心情很平淡,他的表現也很平淡。

本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到最後的結果卻是雲淡風輕。

這樣也好,他希望這場愛情所帶給他的感覺能夠來的快,去的也快。

收不回的眼淚,他徹底捨棄。回不來的愛情,他也徹底放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