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他起的早,他勤勞的將自己打扮成一個像樣的上班族,站在長身鏡前觀看了好一陣子,說實在的,他也看不出自己這般的打扮是好看還是不好看,不過他想,大概全天下的男人穿上西裝都是一個樣,所以他最後也沒多去在乎自己的外型到底合不合適。

眼看時間也就快到了,他趕著出門,走出家門以後才發現了一個相當嚴重的事情。他身邊並沒有任何適當的交通工具,只剩下一直以來陪伴他的破爛腳踏車而已。他看著那台腳踏車,雖說他並不嫌棄它,但身穿西裝的他,若是要騎著腳踏車上班感覺上似乎又有點違和,不過他最後是放下了一切不符合常理的規矩,跨腳就騎著腳踏車出發去金俊秀向他指定的公司上班。

第一天上班就遲到感覺會比穿西裝騎著腳踏車去上班還來的糗吧?

他就當作自己是要出去送報的小夥子一樣,沒有多管別人的視線很自然地就騎來了公司,他看見公司的停車場,自然而然地就騎著腳踏車來到了地下室,守衛沒有阻擋他,他猜想可能是自己穿著金俊秀公司特有的制服來讓守衛識別,所以自己才能夠順利地騎來地下室。但免不了的,不只是守衛,連其他公司的職員瞧見他那台破舊的腳踏車都會不禁得看一眼。

事實上要說他不會不舒服那是騙人的,不過他也不會因此而感到丟臉,畢竟一直以來陪著他的也就是這台耐用的腳踏車了。

他滿身大汗的走至電梯口,身上沒有帶任何衛生紙或者手帕的他,也不敢隨意地拿西裝的袖口來擦汗,天生就是汗罐子的他,只能盡量地與他人保持距離,免得將自己的汗水抹到他人的身上。他乘著電梯按了金俊秀向他所指定的樓層,與他搭乘同一般電梯的人都用了異樣的眼光看著他,他不知道為何那些人要這麼看他,不過他是看了自己的樓層,確定沒有按錯以後也就忽略了其他人的視線。

他所按的樓層很高,所以到最後電梯裏頭只有他一個人默默地往上升,直至電梯打開門為止。他走出了電梯,眼前還有一扇玻璃門,他走向前用手推了門把,發現門推不開,這時他看見了門旁有著類似門鈴的東西,他向前一看才想起金俊秀有特別告訴過他,自己的辦公室要進入前必須輸入密碼。他照著昨夜金俊秀告訴他的密碼輸入以後,門果然自己解了鎖,他又重新推了門把走了進去。

金俊秀的辦公室很安靜也很涼爽,寬廣的落地窗能夠從這一層樓清楚的透徹外邊的世界,他站在門前站了許久,觀看四周確認沒有人以後,他才脫了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好讓自己的身體涼快一點,不再逼迫自己出汗。

他手臂上掛著自己的西裝外套,悄悄地朝著落地窗走去,他經過了金俊秀氣派的黑色系辦公桌,桃花眼就看著窗外的風景。活了二十幾年的他,他還是第一次這麼平靜在看著外頭的小世界。他看著十字路口上的路人,臉上不禁地笑了起來,曾經的他也走過那條十字路口,原來自己的身影是如此的渺小,就如同一隻小螞蟻一樣的忙碌過生活。

突然間,他身後的日光燈被點了開來,一聲酥軟的聲音便朝著他的背影說:「這麼早來?怎麼不開燈?」

他轉過了身子看著金俊秀,今天的金俊秀也很不一樣,原來眼前的人穿起西裝來也有幾分的帥氣,本以為金俊秀算是可愛類型的男人,今日的眼界是讓他對金俊秀有了不同的評價。

「這裡採光很好,一時間沒意識到要開燈。」他微笑說。

金俊秀緩緩地朝著他走去,他看著他臉上的大小汗珠,便拿出了口袋的手帕來,笑問:「怎麼你流那麼多汗?」

他看著金俊秀手中的黑色手帕,大掌推著金俊秀不大的手,示意不需要地說:「因為騎腳踏車來,天氣又熱,所以流了很多汗。」

「不擦嗎?」

「會弄髒的。」

金俊秀似乎是不在乎,他自動地替朴有天擦掉了寬額上的汗水,還有臉蛋上的瑣碎汗珠,朴有天是一動也不敢動,只見金俊秀說:「我不怕髒。」

他看著金俊秀的面孔,視線沒多久也就趕緊迴避,他下意識的退了幾步,勉強自己盡量別嗅到金俊秀身上的氣息,他總覺得自己有點莫名,明明他與金俊秀都是男人,怎麼偏偏金俊秀的一舉一動都能夠牽動他身上每一處的感覺,他怕自己情不自禁,也怕自己不小心無法自拔的想更靠近金俊秀。

可是,金俊秀卻是追著他的腳步走,他退一步,金俊秀就向前一步,他看著金俊秀將那擦過他汗水的手帕收進了口袋裡,接著金俊秀又是舉起雙手替他整裝,重新地替他繫好頸上的領帶,「你很怕熱,而且也很會流汗吧?」

「你怎麼知道?」

金俊秀輕聲笑了一下,抬頭看著他說:「因為你的襯衫都濕了。」

他聽得有些不好意思,這樣的體質實際上也帶給了他不少的困擾,畢竟流汗就會有汗臭味,所以他在夏天總是得洗兩次澡他才會覺得舒服一點。不過看金俊秀似乎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他也漸漸的沒有提防金俊秀,盡量讓自己表現的自然一點。

「今天不會太操你的,我先簡單的跟你交代一下你之後的工作內容。」

「好。」

「其實很簡單,幫我安排行程,隨同我一起開會,幫我記下我跟客戶的協商內容,每場會議都需要有會議記錄。當然,要聽得懂會議內容通常需要懂一點投資理財的概念,這些我會慢慢教你的。」

「嗯。」

「還有一點,我希望你能夠搬來跟我住。」

他瞪大了眼,有些狐疑地問:「呃……為什麼?」

金俊秀臉上微微笑笑的,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卻說:「你的身分是特助,我希望我能夠隨時隨地聯絡到人,當然你的工作份量會重一點,之前就向你提過了,除了公司上的公務以外,我的生活也需要你幫我打理。」

他覺得這樣的說法很合理,畢竟拿了金俊秀的薪水就該替金俊秀來做事,只是他擔心的是比較現實面的事情,「那麼租金該怎麼算?」

「我包你吃包你住。」金俊秀微笑說。

「這……」

「但是吃跟住都需要你打理。」

天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都是需要他來打理的話,那麼這也算是他用勞力來當租金支付給金俊秀了。

「我明白了。」

「那麼,我帶你去熟悉環境吧。」

金俊秀轉身就要走出辦公室時,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轉回頭看著他說:「還有,跟我住的話我禁止你交女朋友。」

他看著金俊秀有些紅潤的臉蛋,事實上他很想告訴金俊秀,他最怕的不是交不到女友,而是他害怕自己會愛上眼前的大總裁。來避免愛上男人的後路讓金俊秀給斷了,那麼他如果不小心的對金俊秀出手時,這該怎麼辦?從見到金俊秀的第一面他就懷疑自己的性向了,若這性向在與金俊秀同居以後定型了,這場禍水又該由誰來負責?

「做不到嗎?」金俊秀又問。

他面有難色的看著金俊秀,是誠實地問:「那如果交男朋友呢?」

金俊秀對於這樣的問題,他的限制寬鬆了一點,「得看對象是誰。」

「那如果……」他看著金俊秀的臉蛋,想說的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沒什麼。」

「那麼就這麼說定了。」金俊秀說。

「了解。」他答。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