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早勉強的爬起床來按掉了響個不停的鬧鈴,目前的時間是九點鐘,他揉著自己紅腫的眼睛,在床上坐了些時間後,才開始有了些動作。

他走進了浴室裡頭為自己梳洗一翻,他看著鏡子裏頭的自己,不管自來水如何清洗,他那紅腫的雙眼卻是沒法消腫,不過近期才跟金在中請了假的他,他最後也管不了那麼多,換了工作的制服就前往金在中的店面。

金在中所經營的餐飲店很大眾化,有簡餐可以選擇,也可以純喝咖啡純喝茶,或者是選擇甜點來當下午茶都沒有問題。事實上他一直都沒有一份正當的工作,從大學就靠著打工過日子的他,與金在中一同創了這家小店以後,他也就駐站於此將這店面當作自己的工作,來為金在中一同經營店家。當然這樣的薪水若要嚴格說起來,其實對他而言是已經足夠了,但他在晚間卻又有另外兼了廣播電台的工作,純當作興趣而做。

他的上班時間很自由,廣播電台的工作也不是每日都有,所以說起來他是一個很自由的人,然而在離開朴有天以後,他自己的生活也開始由自己自由的主宰,能夠伸縮的空間相對也增廣許多。

今天外頭下著毛毛雨,他撐著傘走在街道上,腳步很緩慢的他,他來至店外後便將雨傘放置外頭裝傘水桶哩,不疾不徐的就推了店家的玻璃門,走進店裏頭。

金在中聽見自己掛在門上的風鈴作響,便從後頭的廚房探出頭來,看著他說:「你怎麼來了?」

「怎麼不能來?」他微笑問。

「這陣子你不用治療一下情傷嗎?」

他的臉色緩緩的黯淡下來,嘆了口氣說:「有情傷錢就不用賺了?還是得養自己吧。」

「是這樣說也沒錯啦,不過我怕你太累。」金在中神色擔憂地說。

「我想應該是不會。」他按著自己腫脹的鳳眼說。

金在中滿手麵粉的看著他的那雙鳳眼,也輕聲地嘆了口氣說:「你不用勉強自己。」

「沒事做的話更是會胡思亂想吧?」他抬眼笑說。

他的雙眼會哭得這麼慘烈,也就是因為晚上空閒的時間太多,所以腦子不受控制的就會去回想他心中最在乎的事情。他也走進了廚房準備幫忙金在中的活時,金在中卻問:「朴有天有打電話給你嗎?」

「我不知道,我把他設為黑名單。」所以基本上就算朴有天打來他的電話也不可能響。

他跟著金在中一同揉著麵粉,一直以來他只會揉麵粉,調味的工作就都由金在中負責,他雖然有頂好味覺,但卻對於如何調味的技巧是怎麼向金在中學就是學不來。所以店內大部分的菜單都是由他與金在中構想的,金在中調味,再憑著他強大的味覺來判斷這樣的產品能否販售。

以前在大學時,他與金在中靠了這間店賺了不少外匯,只是,這大多的錢他都投資在朴有天身上,盡可能地替朴有天完成他的夢想。那段日子雖然過得很辛苦,不過他們幾個好朋友卻是處的很快樂。直到現在,這家店還存在,而且賣的花樣也越來越多,只是他的心卻是越來越不飽滿,然而經過了前幾天的事情,他更是覺得自己當初就像白癡一樣的付出。

第一次東窗事發,他就想揍朴有天了,然而第二次的故態復萌,他才明白朴有天是個不可原諒的對象。

揉著麵團的他,最後眼眶裡又是受不了的滴下了淚水了,他輕巧地將眼淚抹去,吸了一口鼻涕,又繼續揉著麵團。

「俊秀,我想這幾日你還是先休息吧。」金在中心疼的看著他說。

他停止手中的力道,轉過頭掉著眼淚說:「哥,我真的很想揍他。」

金在中看著他離開流理台邊,他垂著頭所掉落的淚水沒有人替他接收,「我到底算什麼?這一切就跟他媽的屁一樣!」

金在中第一次看他發這麼大的脾氣,從以前到現在不講粗話也不容易生氣的就是他了,可這回他卻為了一個男人哭的傷心,為了一個男人罵了粗話。他們彼此雙手都沾滿了麵粉,金在中沒辦法擁抱他,而他卻是站在原地不停地掉淚。

「俊秀……別想了,你今天來這裡不就是要讓自己別再胡思亂想的嗎?」

他抹著自己的眼淚,滿臉都是淚水的他,是深呼吸了一口氣,眼神才漸漸地緩和看著流理台上麵團。

「哥,等等可以烤個甩餅給我吃嗎?」他聲音有些鼻音的說。

「當然可以。」金在中笑說。

「謝謝。」

心情漸漸平靜的他,他決定移轉生活的注意力,將重心放在工作上。反正原本就是工作狂的他,這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說真的,對他而言,工作比談戀愛來的還要容易許多。

這段情傷該如何走過,他有自己的打算。

曾經有過的一段美好愛情,他告訴自己,別再嚮往那些華而不實的感動。

是假是真,在這一刻裡,他只相信自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