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過著一天,眼看日子也過了一個星期之久。這一個星期裡頭,金俊秀不曾見過朴有天,也不曾打電話給朴有天。店內的狀況似乎是因為想慶祝他取得自由身所以生意是蒸蒸日上,他與金在中就這麼忙過一個星期。

金在中以前與金俊秀是屬於學長學弟的關係,家中有八個姊姊的金在中,見到金俊秀的第一眼時,他就決定要將金俊秀當作自己的親生弟弟來疼愛。然而現在金俊秀的生活是出現了感情問題,金在中知道金俊秀的個性並不喜歡拘泥於過去,所以在金俊秀情緒穩定以後,金在中也就沒向金俊秀提過朴有天的任何問題。

日子僅僅過了一個星期,金俊秀的情緒調整很快,對於工作上他付出相對的多,好讓自己回到家中的夜晚能夠快速地入睡,忘卻一切他想忘記的事物。

當然,金俊秀的身邊並不是只有一位如兄弟會關心他的金在中而已,他的人緣很廣泛,雖說通常都只是點頭之交,但在大學期間,他卻有屬於自己固定的朋友圈,也包括了現今在當歌手的沈昌珉。

沈昌珉的交情與他也匪淺,他們也是學長學弟的關係,只是沈昌珉從未將金俊秀當作自己的哥哥看待。雖然沈昌珉容易沒大沒小,但是金俊秀一點也不在乎,反倒喜歡這般的相處模式。而沈昌珉對於金俊秀身邊的事情也是頗為關切,在沈昌珉知曉金俊秀的情人朴有天也進入演藝圈以後,沈昌珉就像金俊秀的眼線一樣會替他盯著朴有天。不過當沈昌珉發現朴有天的不對勁以後,時間點上是有些遲到了。

「在中哥,你要不要跟俊秀說一下,我覺得朴有天好像出軌了。」沈昌珉坐在吧檯上,四處的觀望,聲音放輕地說,似乎不想讓正在廚房打理的金俊秀聽見。

金在中聽了這話是笑了出來,看著沈昌珉說:「難得你會是消息的末端呢,早在一個星期前,俊秀就跟有天分手了。」

「所以是……?」

「俊秀當場逮捕。」

沈昌珉臉上顯得有些吃驚,他似乎沒料到他家可愛的學長感情破裂的這麼突然。

「怎麼沒見俊秀有任何異樣?」沈昌珉問。

「他算是眼淚都哭光了吧,他說他現在只想好好工作。」金在中苦笑說。

沈昌珉心底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當金俊秀走出廚房以後,他與金在中便閉上了嘴不再談論這麼一個話題。沈昌珉看著忙碌的金俊秀,他其實是有些自責的,若是自己能夠多替金俊秀注意一下朴有天的動態,也許他們之間還有挽回的餘地。

可是現在想起來,金俊秀能夠這麼斷然地離開,想必是不可能接受另一伴出軌的行為吧?

「你好久沒來了,昌珉。」金俊秀朝著沈昌珉的方向走了過來,高興地拍著沈昌珉的肩膀說。

「最近的事情比較多,所以沒什麼空來。」沈昌珉勉強地笑說。

金俊秀看著沈昌珉與金在中的神情,他大概能夠猜想的到方才他們談了什麼話題,不過這一切他已決定了然於心,所以他並不在乎朋友間的輿論。

「俊秀,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嗎?」沈昌珉意有所指地問,他不可能聽不出裡面的玄機,所以他笑答:「有,我想把我們的餐飲店開個分店。」

「真假!?」沈昌珉睜大眼問,而在一旁的金在中也嚇了一跳的說:「你怎麼沒跟我討論?」

「我也是昨天才決定的,我發現我們店裡的餐飲很受大家的歡迎,算一算資金也足夠,只剩下找店面而已。」

「不過我們的人力有限的,我不可能兩邊跑吧?」金在中認真地說。

「我知道,所以我想這期間可以去餐飲學校尋求有意來此學習的工讀生或者有願意來我麼店當正職員工的年輕人。」他微笑地又說:「我們總需要把技術交給下一代。」

「你不怕他們學了我們的技術後要跑去外頭開店競業嗎?」金在中問。

「這個可以不用擔心。」沈昌珉插嘴道:「簽個保密條款就可以了。」

「沒錯。」他笑著應允。

沈昌珉與金在中是看著心情漸入佳境的金俊秀,他們並沒有想過金俊秀能夠在這麼短時間裡頭移轉生活重心,情緒控制上也很厲害,也不曾見過金俊秀遷怒過誰。他們雖想平撫金俊秀胸口上的傷慟,不過現在觀察金俊秀的樣子,他們似乎一點忙也幫不上,畢竟金俊秀是否已完全治癒完畢沒有人曉得,大家害怕若是提及過往恐怕又會再次揭開金俊秀的結痂,況且在外表上,金俊秀看起來似乎也不在乎朴有天的事情一樣,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與金俊秀一同實現眼前的目標,讓金俊秀全然地擺脫過去的種種不愉快。

「我也可以投資。」沈昌珉突然說。

「其實我正想慫恿你。」金俊秀笑說。

雖說金俊秀的笑容是一如既往,但沈昌珉總覺得看上去就是缺少了些什麼,雖然他大概能夠知道缺少的那一味是什麼,可現在的他卻不能夠對金俊秀說些什麼大道理。

金俊秀在一旁向金在中說著他近期的計畫,沈昌珉是東張西望的吃著蛋糕,不過這時卻很恰巧的,他的眼神是望向了玻璃門,第一眼就看見正要過斑馬線的朴有天。沈昌珉的心底一緊,他突然站了起身說:「我等等回來喔。」

他的身影是擋住了金俊秀的視線,人快速地就走出了店家,趁著紅綠燈轉綠時,朴有天要過斑馬線以前他趕緊逆著方向跑了過去,一把就抓住了朴有天的手腕將他往回拉。

「你是要去找俊秀嗎?」沈昌珉皺著眉問。

朴有天抬頭看著沈昌珉,轉頭又看向店家,便說:「我想跟他說清楚。」

「我覺得已經很清楚了。」沈昌珉瞪著他說:「擺明你愛他一個就是不滿足。」

「我……」

「在中哥說他的眼淚都快哭光了,現在他好不容易將重心移轉,你不要再去攙和。」

朴有天頓時的語塞,日日夜夜打著金俊秀的手機怎麼打就是金俊秀就是不會接,他只是想來看看金俊秀一個人過得好不好,也想向他誠懇地道一次歉,不過眼前的沈昌珉卻是阻礙了他的誠懇。

「讓我去見他。」

「你到底要幹嘛?」

「我想跟他道歉。」

「不用!你就好好出你的軌,幹嘛又要回來道歉?你是怕俊秀被你傷的不夠深嗎?」

朴有天說不出話來,他轉過頭看著店家的玻璃窗,但金俊秀的身影卻是模糊,他沒能夠看清金俊秀的神情。

「如果你覺得你比較適合那女人,俊秀都給你機會也讓你自由了,這代表你也可以走了,不要再跟俊秀有聯絡。」沈昌珉疾言厲色地說:「走吧你。」

沈昌珉推了一把朴有天的胸膛,他擋住了朴有天的視線與金俊秀的身影徹底隔絕,朴有天也許是明白自己的出現對誰都不好,所以他最後也漠然地離去,頭也沒再回過的離開了這街頭。

沈昌珉看著朴有天的身影,事實上他並不喜歡這麼對待朴有天,也許出軌並不是朴有天的錯,人都有權利追求更有好的伴侶,但是朴有天追求的時間點並不受大家的認同。

他可以先結束掉他與金俊秀彼此間的『婚姻』再正式的與另一個女人開始。感情沒有辦法雙重復存,心只有一顆,要如何同時放在兩個不同的地方?

沈昌珉轉回過身,眼神穿越了斑馬線,爾後才發現,金俊秀早已站在店門口看著他的方向。

他知道,金俊秀的眼神看的可能不是他,而是與他背道而行的另一個人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