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不在的期間裡頭,俊秀的生活很簡單,在經過沈昌珉的同意以後,他果真早上都搭公車去找珉豪,晚間回到家中才打電話給朴有天。俊秀每天每夜都固定與朴有天聯繫感情,然而在俊秀的過問之下,他才發現珉豪跟他的習慣是相當的不同。

日子也過了兩個星期了,珉豪不曾打電話給沈昌珉,而沈昌珉也不曾打電話回來給珉豪,不知道這樣的不聯繫在他們主寵之間是不是種默契,但珉豪卻能夠忍受沈昌珉不在自己身邊的日子。

俊秀說起來年紀是比珉豪大了一些,可在處理事情方面,他似乎沒有珉豪來的穩重以及成熟。慣於黏著朴有天跑的俊秀,這兩個星期以來他總覺得自己熬過來很已經算是很強悍了,但他卻發現,珉豪比他要來的神奇很多。

「你怎麼都不打電話給昌珉勒?」俊秀關心的問。

珉豪與俊秀是坐在客廳的地板上,兩人就甩著尾巴看著對方,珉豪舔著自己沾有糖粉的手指,悶悶地說:「主人不喜歡別人吵他,尤其在他工作的時候。」

「可是昌珉晚上應該就沒有工作了吧?」俊秀說。

按理來說,俊秀對於朴有天作息上的認知,就是早上工作晚上陪他,所以理當晚上的時間就是有空,但為什麼珉豪卻連晚上的時間一通電話也不打?

「如果主人在家裡,我可以知道他有沒有在加班呀,可是他在外面我看不到,所以我怕吵到他。」珉豪微笑地說。

同樣是貓的他們,個性上卻是相差許多。俊秀可以電話打到朴有天連吃晚飯也必須是接通的,而珉豪卻是為了不打擾到沈昌珉的工作而乾脆不打。很明顯的,在朴有天家中,俊秀是老大,在沈昌珉的家中,沈昌珉是老大。看來誰家的家教很嚴格,一比較之下就明朗了。

珉豪雖說心靈還很幼小,不過在沈昌珉傲人的調教底下,他似乎很能體諒沈昌珉的作息。

「你都不會想昌珉喔?」俊秀皺著眉頭問。

「我會想主人啊……。」珉豪趴在客桌上看著俊秀靦腆的笑說:「所以我都偷偷睡在他的房間喔。」

看來珉豪思念沈昌珉的方式跟俊秀很不一樣,俊秀是奪命連環CALL,CALL到他覺得滿意了才會上床睡覺,珉豪則是跑去沈昌珉一直以來的房間裡偷偷睡覺,房內有著沈昌珉的氣味,這讓珉豪能夠感到安心也能夠安分許多,所以他不需要打電話也能夠很安穩的一晚睡過一晚。

看來打電話並不是一種不成熟的象徵,而是一種表達思念的方式,無論是俊秀的作法還是珉豪的方式,這都是他們思念自家主人的表現。

他們倆人將老管家所放在客桌上的甜點都消滅完以後,各自是霸占了一張沙發,懶洋洋的就臥躺在沙發上,晃著貓尾,悠閒的聊著天。

「珉豪,昌珉應該對你不錯喔?」俊秀像是個老者躺在沙發上看著珉豪問。

「主人很好喔,只是……」珉豪翻了過身,額頭就靠在沙發邊紅著臉說:「主人發情好可怕。」

「咦?是嗎?」

「比我還可怕……。」珉豪偷偷爆料的說。

俊秀雖然不能夠體會珉豪在夜深人靜裡頭究竟是受到了怎樣的疼愛,不過俊秀既不羨慕也不忌妒的也爆朴有天的料,「我家主人跟你家主人不一樣喔,我家主人發情一點都不可怕!」

「真的喔?」珉豪睜大眼看著他問。

「對呀對呀,我家主人會暈倒耶!」俊秀很驕傲地說。

「我的主人都讓我暈倒……。」珉豪害羞地搖著尾巴說。

雖然體驗的過程裡沈昌珉的威猛珉豪是完全的嚇到了,不過在這般的呼風喚雨裡頭他也不是沒感受到沈昌珉對他的溫柔。然而,相對於俊秀來說也是相同的,就算朴有天多麼會暈厥,但在尚未暈厥以前,朴有天也算是個適格的主人,讓俊秀沒有少享受到什麼。

這兩隻貓咪胡亂地談論著一般人不太會在檯面上聊的話題,聊到最後他們倆都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燥熱。想起自家主人溫柔的模樣,那分思念的情意卻是更濃密起來。

「我想見主人……。」俊秀看著天花板渴望的說。

珉豪也看著天花板上的玻璃墜燈,眨著眼說:「我也是……。」

出差最痛苦的就是分離的時段,他們不知道對方正在忙些什麼,過得好不好,吃的有無溫飽。做寵物的他們依然會關心主人的身體與安危,就算天生能夠給主人帶來好運以及健康,但主人離開了自己的身邊,他們也會像個人一樣的放不下心來,甚至睡得不安穩,飯也不按常吃了。

「我們去找主人吧!」俊秀臨時起意的說。

「咦?」

「我記得昌珉的家有車子,叫老管家帶我們去好了。」俊秀開心的說。

「可以嗎?」

「可以啦!」

後來老管家在他們兩人遊說之下,最後也答應了這樣的請求,不過他們決意要找主人的心意老管家並沒有事先跟在外繁忙的兩位主人告知,因為珉豪會害怕沈昌珉不讓他去,所以他才想先斬後奏,等找到沈昌珉以後,那時候沈昌珉也沒辦法再將他送回家了。當然對於俊秀而言他並沒有差別,反正朴有天本來就聽他的,就算他事先沒有告知就跑去飯店堵人,朴有天也奈何不了他。

然而,在老管家送俊秀回家整理行李完以後,他們兩人的旅程就開始了。事實上他們也只是乘著老管家的便車來到兩位主人所休息的大飯店而已,老管家替他們找出兩位主人的房號以後,也就匆匆地離去了,深怕會挨沈昌珉的罵。

就在沈昌珉與朴有天下樓來接人時,他們本以為是公司派來的人要找他們,結果沒想到入眼的卻是他們家中最疼愛的小寶貝。

「主人!」俊秀率先大喊道,他衝了過去一把就抱住了朴有天笑說:「我來找你了!」

「你怎麼來的?」朴有天也抱著他問。

「不可以跟你說!」俊秀俏皮的答,為了保護老管家的好意,所以不能夠說。

相對的,珉豪看見沈昌珉是很高興,但是他卻只是站在原地背著自己的背包看著朝著他走過來的主人。

「你怎麼來的?」

「我……」

「說實話。」

「我們拜託老管家帶我們來的。」珉豪老實的說。

沈昌珉看著珉豪,他伸過了手輕輕摸著珉豪的藍髮,本是沒什麼表情的他也笑起來,「真聽話。」

珉豪聽見沈昌珉讚美他,他趕忙的從自己的背包裡拿除一本小筆記本,趕緊將沈昌珉欠他的債務寫了下來,「主人,你欠我五十個吻。」

「是嗎?」

珉豪點了點頭,不過卻說:「但是我這兩個禮拜都偷偷睡你的房間,要扣掉十四個。」因為他並沒有好好聽老管家的話,擅自就跑進了沈昌珉的房間睡覺。

「為什麼要睡我的房間?」沈昌珉問。

珉豪怕沈昌珉會懲罰他,所以趕緊誠實的說:「因為我會想主人……所以跑去主人的房間睡。」

「不用扣了,今天把欠你的都補足怎麼樣?」

珉豪收起了小筆記本,臉上有些紅潤的點著頭,「好。」

另一方面,俊秀因為太高興能夠見到朴有天,他的貓耳是不自覺的就露了出來,還好現在大廳裡沒什麼人,朴有天也沒有執意要俊秀收回他的耳朵。他摸著俊秀的紅髮,溫柔的說:「這陣子辛苦你了。」

「不辛苦喔!」俊秀是黏著朴有天不放的說:「我有好好顧家!」

「那你要什麼獎勵?」

俊秀用著紅通通的臉蛋,偷偷的在朴有天耳邊說:「我知道主人明天要上班,所以我有帶玩具來喔。」

朴有天瞪大了眼來,只見俊秀又大膽地繼續說:「主人不用暈,我暈就好。」

這樣的愛很偉大,朴有天慶幸自己撿到了一隻這麼體諒他的小傢伙,雖然說起話來總是特煽情的,但無論如何,他還是感激上帝讓他遇上了這麼一隻長生貓。

僥倖的人生,僥倖的愛,最值得感動的,是他僥倖的遇上俊秀,又僥倖地與俊秀在一起了。

「需不需要另外開房間?」沈昌珉牽著珉豪走向朴有天與俊秀問。

「錢你出的話我沒意見。」朴有天笑說。

「哼,我出!」沈昌珉乾脆地說。

為了不被他人的靡靡之音干擾,為了保護珉豪與自己最親密的畫面,出手要大方,他,不會吝嗇。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