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金在中說好的分店計畫,每日每夜金俊秀都在夜晚想著這件事情。他將目前店家每月以及每年的營業額度重新計算,然而再加上沈昌珉願意投資的部分,他認為開分店的心願已不遙遠了。

日子算算,他一個人也度過了一個多月,想起最後一次見到朴有天的背影時,他大概就有預感,那可能是朴有天最後一次連絡他。不過也就算了,他決定讓自己好好的重新開始,靠著黑名單將朴有天徹底的趕出自己的生活,就當作自己不曾遇見過朴有天這號人物。

他慢慢地收起客桌上的帳本,本想打開電視消遣的他,最後卻是打消了那樣的念頭。朴有天近期似乎有在宣傳連續劇的樣子,為了不讓自己在生活中見到朴有天,他已好久沒再開過電視來看。他站起身來伸個懶腰,事實上不看電視的生活對他而言並在作息上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以前看電視也只是看朴有天演的戲,所以基本上他沒有特別愛好的節目。現在沒有了朴有天,他家的電視也起不了作用了。

累了一天的他,回到房間來繼續整理著徵才宣傳單,他打算明日自己將這些宣傳單黏貼在各個大專院校的公布欄上,希望能夠招攬一些與他們餐飲店有關的學生來當工讀生,好能完成開分店的美夢。

待一切都準備完以後,他也就懶懶地躺上床,讓自己好好的休息一翻。

一早起床他先是去了店裡向金在中拿了早餐與午餐,今日的他會搭公車去許多大專院校黏貼宣傳單,也不知路程有多遠,所以乾脆將早午餐都帶在身上,餓了就能夠用來果腹。

他來到第一個學校的公布欄,開始了他的今天的工作。除了在公佈欄上黏貼以外,他也花了點時間去了該校的餐飲系系辦希望他們能讓學生了解有相關產業的就業資訊。雖然不曉得這麼做的成效佳不佳,也不曉得系辦是否真會將這些宣傳單拿給學生,不過有嘗試就有機會,他就這麼自己一個跑了全縣市的大專院校。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下午了,他的背包裏頭已是空無一物,所有的宣傳單都已經送了出去,東西也吃光了,他就在市區中心的公車站牌下等著公車,準備回到店內解決他的晚餐問題。

市區中心很熱鬧,正好在他所待的公車站牌後面就有一個很大的廣場,今天不知道是辦了什麼活動,他知道自己身後的廣場很熱鬧,尖叫聲也不斷,不過現在的他已經很疲憊了,他也沒有多餘的好奇心去觀看現在年輕人所瘋狂的事物,就像個老人一樣的找了張木椅休息。

下午的太陽沒有太毒辣,他看著眼前道路車水馬龍的景象,現下的他只想快點搭車回店內吃個東西,然後回家洗澡睡覺。

「朴有天!」

一陣的尖叫聲是喚醒了他快分散的靈魂,他的鳳眼略為得睜大了眼來,突然間明白了自己身後廣場正在辦著什麼活動。他的心臟跳動的很快,為何過了一個多月的他,聽見朴有天的名字心中還是會為他所跳動?

他沒有從木椅上站起身,也沒有轉頭觀望他身後廣場上的舞台。他一人靜靜地坐在木椅上,眼神直愣愣的看著眼前紛紛擾擾的行人以及汽機車。

果真過沒有多久,主持人就開始為這場活動介紹,爾後陸陸續續有許多藝人都拿著麥克風發聲,直到朴有天要發言時,他的公車也剛好地抵達了。他拿出了瑣碎的零錢,然而站起了身子,當他聽見朴有天的聲音時,他巴不得公車快點停靠,好當他一個暫時的避風港。

市中心的車子很多,公車從不遠處就慢慢滑行來至他們面前,不過時間卻已是過了十分鐘之後。他不知道朴有天說了些什麼,這段時間裡頭他彷彿就像聾子一樣刻意的排斥朴有天的聲音,當公車來至他面前以後,才正想踏進公車裡投錢的他,卻被身旁一陣粉絲的暴動給擠遠了公車口。

「朴有天從這裡來了!」有粉絲大叫的說。

『什麼?』他心中擔憂地說。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身旁會如此多人,但他卻只是盡心盡力地想上公車搭車回家,他賣力地往前向公車門擠去,最後好不容易伸手拉到了公車門的門把,一個用力便把自己的身體往上拉,成功地搭上了公車來。

他投下了硬幣,可同時身後卻也有人叫著他的名字,「俊秀!俊秀!」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突然間粉絲會朝著他的方向一擁而上,也知道為何朴有天會從這個方向過來了。可他只是默默地走進公車裡頭選擇他想坐的位置,充耳不聞的坐了下來,他選了一個遠離朴有天身影的窗口,頭反方向的看著另一個窗外,當作自己並不認識朴有天這號人物。

「俊秀!拜託你下來!」朴有天嘶聲力竭的喊。

他的眼神仍是看著反方向的窗口,他不懂為何朴有天還會有話想對他說,他想不出他們之間還有什麼能夠聊的。

「我希望能得到你的諒解!」朴有天大叫說。

他垂下了頭來,心中問著自己,『離開你,難道不是最大的諒解嗎?』

當他又再次地抬起了頭,已是公車發動以後。

他緩緩地轉過頭看著另一扇窗,看著朴有天的臉、朴有天的眼神……

他一滴淚都流不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