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永遠不會喜歡你、愛你,要非時政操弄,朕不可能娶你。」

新婚之夜裡頭,朴有天躺在諾大的床褥上咕噥著,新娘子是垂著鳳眼瞧著喝得爛醉的朴有天,他似乎不介意朴有天的一言一語,甚至是有些許的不在乎。

他,金俊秀,是一位來自邊疆蠻人一族的『貢品』,為了與漢人文化交流互稱弟兄,和親便是最簡便也是最實在的方式。在蠻人裡頭,他的地位甚高,身為單于後裔的他,自然是被自家的老爸派來完成這麼一個和親的任務。雖說當時他是百般的不願,不過由於自己除了會武功以外其他的事物他是一無是處,他最後也點頭答應願意來接受這麼一個文化交流。

能否再回邊疆地帶是個問題,人在他鄉是身不由己,不過他只能說服自己,將他鄉當作己鄉。只是,目前的情勢看來,就算他願意接納他鄉,但他鄉的人卻不願意接納他,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現在嘴中一直嚷著不會愛他的朴有天。

他知道這場婚姻是逢場作戲並非正經,但為了盟約上的名目,他與朴有天也是別無選擇。好險他孤身寡人一枚,不必與朴有天一同在同個廂房裡嚐著失戀的苦痛。

「朕該娶的是小青,不是你……。」

他輕嘆了一口氣,拆下了頭頂上的紅絲綢與綴飾,沒有說話。

「成為後宮之首,你滿足了吧?給你皇后的頭銜,你也滿意了吧?」

這明顯是遷怒,但他卻是任著朴有天酒後奚落,悶不吭聲。他站了起身來,將身上所有厚重的墜飾都擺上梳妝台,也換下了身上所穿著的喜氣紅衣,脫來褪去以後身上只剩一件白薄紗,他又走回了床邊,悄悄的爬上床來,雙腿靜靜的跨過朴有天的身子,也緩緩的躺上床,眼簾疲憊的看著大紅的蚊帳。

今夜他曉得,他們什麼都不可能做。

「你大可將小青封為妃,我不介意。」他用著天生沙啞的嗓子輕聲說。

朴有天不知耳裡是否聽清楚了他的表態,縱然為後宮之首,但他知道皇上這種高人一等的地位可以無限制的娶妻封妃,朴有天不可能只愛他一個,只屬於他一人。對於漢人文化早已有耳聞的他,在諸多有文化衝擊方面的問題他不會刻意去要求朴有天改變,也不會太去在意朴有天的作為。

反正,他也不喜歡朴有天,今天是第一次見面結果就成了所謂的夫妻,任誰都覺得太誇張也無法適應。

「朕不可能愛你……。」

「好啦好啦,所以我才叫你封那個小青為妃啊。」他沒什麼耐心的說。

就算不會愛他也不用一講再講,聽久了他都覺得自己嫁得很不值得。嫁來就已經夠委屈了,還要一直聽自己的丈夫說著不愛自己一事,怎麼聽怎麼想揍人。

「朕……」他一巴掌就打在朴有天的豐厚唇上,小手就摀住了朴有天的嘴,另一手撐起身子說:「睡你的覺!給我閉嘴!」

看來這回他的怒罵是奏效了,朴有天可能是聽進去了他的話,也有可能是因為酒精因素而自然的沉睡,但不管如何,他喜歡耳根清靜,要非今夜是新婚夜,他早已將朴有天趕出他的宮殿,讓朴有天回到自己的宮殿好好睡覺去,省得在這煩他。

雖說第一天的相處是非常得不愉快,不過最後他還是替朴有天蓋上了棉被。

今晚的他們,同睡一張床,床很溫暖,但彼此情意卻是冷颼。

這一切都不是你情我願。

心中只能嘆可惜,原來不是你。



----未完----


沒辦法,本來不想寫,但是因為靈感來了,我姐又慫恿我寫,
他說靈感來了就趕快寫,不然靈感沒了一切就可惜了。

本以為不寫小說德文能夠好一點,但我姐說,德文好跟寫小說是兩碼子的事情,哈哈
現在想想,好像真的是兩回事XDDD

一樣囉,無責任棄坑。

反正先寫起來放XD!!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