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的廣播節目,他不曉得朴有天是否也有收聽。

今天他在結束了廣播電台的工作後,背著自己的背包徒步的走回公寓。街道的人不算多,但也無到夜深人靜的地步。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九點多,早早在五點多就吃晚飯的他是覺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餓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零錢剩下沒多少,皮包裡有大鈔,不過皮包卻放在他的後背包裡,他有些懶的將背包給放下,畢竟動作太多,他嫌麻煩。所以他又繼續的往前,朝著公寓的方向前進。

他左拐右拐的大約走了二十來分的路程,樓梯間爬了三樓層,然而在從口袋裡掏出了鑰匙來準備開門的時候,他的身後卻傳來了一陣的聲音,那男人的聲音很喘,像是一路追著他跑一樣。只是,這麼一個聲音他很熟悉,縱使日子已過了幾個月,或者就算他的身軀已被燒成骨灰,他死都會記得這個聲音屬於誰。

「俊秀,你餓了吧?」朴有天喘著氣說。

他沒有開啟自己的家門,鑰匙就握在手中,鎮定的說:「我現在應該不是你關心的對象了吧?」

朴有天不敢走向前,他的手裡拎著金俊秀喜歡吃的消夜,一句話卻也說不出來。

「回去吧。」金俊秀轉過身子開著門又說:「誰知道你是不是想毒死我。」

「我怎麼可能!」朴有天拼命的搖著頭說。

「你都能夠背叛我了,毒死我還不容易嗎?」

他不曉得為何自己見到朴有天會如此毒牙,可能莫名的被沈昌珉渲染,也有可能是自己對朴有天不滿。

「俊秀,我們能夠做朋友的不是嗎?」朴有天走向前來,眼神相當誠懇的說。

他開了門,可身體卻沒有走進自己的家中。他緩緩的轉了過頭來,其實他想懦弱,現在的他也很想抱著朴有天痛哭一場,然後再狠狠的踹朴有天幾腳洩恨。不過這些情緒他都忍了下來,只是輕聲的說:「我不想跟你做朋友。」

也許他人能夠再與自己過往的情人當朋友,但很抱歉,這套理論他並不想買單。

他轉身就要走進自己的家中,可朴有天卻是追了上去,抵著門不讓他關上,趕緊的說:「她懷孕了,可是她並不想要小孩,也不想要我了。」

這句話是讓金俊秀停下了所有的動作,他的鳳眼看著朴有天落難的神情,其實他最怕的就是在孤單了幾個月以後,或者幾年以後聽見朴有天想回到他的身邊這種話。縱然朴有天沒有講明,但他卻曉得朴有天是想來他這裡尋求憐憫。

「你……」他突然的接不下話,只是低頭皺了眉道:「進來吧。」

這不是一種允許朴有天回到他身邊的承諾,只是現下的他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同情心仍是對朴有天使然。

「你離開以後,過沒多久我才發現她只是耍著我玩,不過在上個星期卻發現她有了我的孩子。」

朴有天是急的忘了將手中的消夜放下,進門就劈哩啪啦的跟金俊秀講道他的種種遭遇,金俊秀是安靜的聽完它,臉上雖是面無表情一副不甘己事的樣子,但他的心底卻很澎湃,對於朴有天可能再次回到他身邊的可能性,他心中是產生了悸動。

「你的孩子要拿掉嗎?」金俊秀輕聲問。

「我……」朴有天遲疑了一會,又說:「我不曉得。」

「你的職業很難帶孩子吧。」金俊秀坐上了沙發,就像當初大學時期他在為朴有天規畫未來的情景相當,用著沙啞的聲音說:「我會收養他,把孩子生下來吧。」

到現在他還是習慣處處為了朴有天著想,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夠太過貪婪,所以他抑制了自己另一半的慾望,皺著眉說:「不過這不代表我們能夠再在一起。」

朴有天的神色依舊難堪,畢竟他們之間的破綻沒辦法因為第三者的拋棄而修補。

彼此的心情是此起彼落,他們各自心中都有所期待,可在同時的也產生了極大的失望。

人很犯賤,一個可以剁掉孩子不再吃回頭草,一個可以放掉曾經不再與過去來往,但他們卻一樣的都失敗。

他們放不過自己,也放不了對方。

 

----未完----

HOME媽說我很適合當媽媽,不過我總覺得我好像不太合適,哈哈。

 話說,如果大米強暴秀秀,有人會想對大米丟雞蛋嗎?

所以大米要俊秀諒解,是因為想回到俊秀的身邊喔。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