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遇上了忙碌的崔珉豪以後,他幾乎是成了崔珉豪的跟班。

每每早起帶女婢替他梳妝打扮完畢,他快速的將早膳用盡,便趕緊跑至內醫院裡頭找崔珉豪討工作。崔珉豪雖然不曉得為何金俊秀會如此勤勞,可他還是會派些工作給金俊秀,金俊秀就每天在宮廷裡跑來跑去也覺得滿足。

不過這樣的景象是傳出了些謠言來,說什麼金俊秀厚愛崔珉豪這小醫官,所以才會天天黏著崔珉豪不放。當然崔珉豪對這樣的謠言是心生恐懼,若是謠言傳入了朴有天的耳中,他還真不知自己是死是活。可現在的宮廷裡雖有謠言的產生,不過朴有天似乎是不知曉,所以崔珉豪仍是派遣工作給金俊秀去做,至於他人怎麼說,那也不干他的事情。

金俊秀的手腳很俐落,可能是因為習得了不少武功所以做起事來也特別的有效率。

在宮廷裡時常有落跑的雞鴨,要不就抓不到的魚殺不了的牛,這些通通都由金俊秀一手包辦。邊疆有邊疆乾脆俐落的做法,雖說宮廷的器具是不少,可宮廷內的下人身手卻不怎麼樣,沒辦法將那些高貴的器具發揮到最大的效能。

金俊秀與下人的相處是沒有任何隔閡,而下人們也因此在他身上學到了不少的獵捕伎倆,只是有些仍是他人所學不來。

「啊!娘娘,山雞給跑了!」女婢趕緊喊道。

這隻雞可是今晚朴有天所要享用的食材,若是給跑了,現在這種時分也難以再買到山雞了。

「看我的看我的!」金俊秀說。

金俊秀的鳳眼是盯著跑很快的山雞瞧,他順手摘下了自己頭頂上的昂貴髮飾,一個用力便朝著山雞的方向丟去,相當精準的就擊中了山雞的腳踝,山雞是倒地不起,似乎沒法再跑了。金俊秀徒步的走了過去,一把就抓了山雞的腳,輕聲的說:「希望你能投胎去有錢人家喔,對不起啦。」

金俊秀的紅髮是因髮飾的摘除而墜落,女婢們是趕緊向前撿起了髮飾,正準備要替金俊秀別上時,金俊秀是甩頭說:「不用別了,那東西搞得我頭疼。」

眾人們是看得目瞪口呆,果然國母的武功是蓋世,身手也非一般人能夠習得的。不過最令人驚艷的,大概就是金俊秀瀟灑面孔搭著那頭長紅髮,感覺似乎不像個柔弱的女人,而像個豪邁的大俠。

可就在此時,宮廷的御廚內是傳來了一陣的怒吼,各個聞聲見人是都跪了下來,就唯獨金俊秀沒有跪。

「你們這樣是成何體統!皇后你怎麼會在此地胡鬧!?」朴有天怒吼道。

看來朴有天對於金俊秀的喜好是有耳聞了,這聲的怒吼是有些震懾了金俊秀,但金俊秀卻是瞪著他看,也沒有任何的回應。

「是誰允許皇后在此地幹活的!?」朴有天問道。

下人們各個是沒說話,而朴有天卻又道:「不認的話就全殺了!」

「你敢!」金俊秀氣憤的說。

「是小的……。」

金俊秀不知道為何崔珉豪會出現在御廚裡,可無論如何,這都不是崔珉豪的錯,是他拜託崔珉豪讓他幹活的。

「你是何德何能讓皇后在此幹活的?憑什麼!」朴有天兇道。

「你兇什麼!」金俊秀就擋在崔珉豪的面前,不高興的看著朴有天說:「是我要他讓我幹活的,不然我都要生鏽了!」

「皇后,你要知道自己的身分。」

「是你太拘泥於身分。」

「別與朕強詞奪理!回殿裡去,不然朕殺了他!」朴有天要脅道。

「你敢動他一根寒毛,我也不會放過你!」

下人是聽著金俊秀的壯言,大家是一致的認為他們的國母實在太有氣勢了,幾乎是不受朴有天的威脅。

「你以後都不能夠再來這裡!」朴有天拉著金俊秀的手臂說。

金俊秀是甩開了他的手,皺著眉說:「要你管!」

「回去!」

金俊秀瞪著他瞧,鳳眼是憤怒的一副就是要揍朴有天的樣子,可他是忍了下來,便說:「要我別來可以,但你只能愛我一個!」

朴有天瞪大了眼,金俊秀會開出這樣的條件,肯定是篤定他做不到才這麼說的。而事實上,對於現在的他,他是真的一點都不喜歡金俊秀,該如何與金俊秀做條件交換?

「我也不准許你再納妾了!」金俊秀任性的說。

當初的新婚夜他給了朴有天那麼多的優惠,就只是想要個自由,誰知道朴有天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執意要管他。

「這是無理!」朴有天怒道。

「做不到就少管我,滾!」

金俊秀推了他的肩膀一把,長過肩的紅髮更顯的氣勢逼人,若是朴有天沒法與他條件交換,那麼朴有天就真只能順金俊秀任何的願了。

但朴有天是不想服從,他的大掌就抓了金俊秀的手腕,沉著音說:「朕可以,朕可以只愛你一個,不納任何妾。」

這回換金俊秀瞪大了鳳眼,他不敢置信的看著朴有天。

「等你真的能夠做到,那時候我什麼都聽你的。」金俊秀講道義的說。

畢竟現在的朴有天還甩不了情傷,也有可能一輩子都是念著小青,只要他心中有別人,他就別想金俊秀會聽他的話。

金俊秀是甩掉了朴有天的大掌,氣憤的就走出了御廚。

這回金俊秀可慘了,支票總是可以隨便亂開,但最怕的就是開到了對方能夠兌現的數額了,這麼一來他也必須做到他對朴有天的承諾。

而金俊秀深不知朴有天有種怪癖,就是說到做到。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