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來宮廷裡才住了半個月而已,現在的他卻是迫不及待的在夜間裡收拾著包袱,將自己要帶回家鄉的全都打包好以後,他才滿足的躺了上床,看著這與他相處半個月的床罩。

「我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金俊秀微笑的說著。

他在床上滾來滾去,怎麼就是睡不著。似乎是因為明日能回鄉讓他太過於興奮了,所以才無法讓自己安靜的闔眼睡覺。不過再如何會翻,終究讓他翻過一個時辰以後他也累得睡過去了。

每日的他是都睡到自然醒,可這回他卻是醒的早,天都還沒完全量他就起身逕自的打理了。待小霞前來為他送早膳食,一見金俊秀的模樣,是有些驚訝的問:「娘娘您這身打扮……」不能說難看,但看上去就是一副要離家出走的樣子。

「小霞,感謝你這半個月來的照顧喔,今日我要讓朴有天休婚。」金俊秀高興得繼續說:「你們的皇上可能就是因為我是男人所以不喜歡我,他沒辦法接受咱的文化,所以我決定與他休婚。」

「娘娘……。」

「不要傷心喔,下一個娘娘可能是小青喔!」金俊秀高興的爆朴有天的料。

小霞皺了幾下眉,不太能理解的問:「小青?皇上喜歡小青?」

「對阿,我嫁進來的第一天他跟我說的。」

明明只是朴有天的無心之言卻被說得真像是朴有天告訴他似的,但小霞卻是不能明白朴有天與小青的關係,又說:「不是的,小青早許配給三王爺了,小青喜歡的人是三王爺呢。」

金俊秀眨了幾下鳳眼才恍然大悟的說:「哦!朴有天是單戀喔?」

「咦,應該是吧……。」小霞不敢篤定的答。

他們就這麼在宮殿裡談著朴有天的秘密,東湊西湊的八卦最後是也替金俊秀湊出了結論。朴有天果真是單戀,愛不到還拼命在那遐想,怪不得娶自己的當晚,喝醉後是拼命的向他吐怨言,原來就是愛不到。

「其實皇上一直都很孤獨,因為沒人敢靠近他。」小霞看著金俊秀又說:「而且後宮沒有太后也無太皇太后撐腰,所有的政事都得由年紀輕輕的皇上自己解決,還得防宦官亂政,朝臣謀反,他真的是一個可憐人。」

金俊秀聽完這話,是嘆了一口氣,語氣有些憐憫的說:「孤獨也是沒辦法,他一副就是隨時會咬人的樣子。」

「娘娘,您真要走嗎?也許您是唯一能夠陪伴皇上的人呢。」小霞懇求的說。

「這個任務就交給下一個他心儀的皇后吧。」金俊秀事不關己的答。

天下得可憐的人是數不勝數,他不可能每個人都必須去可憐。況且待在朴有天的身邊限制是太過多了,他寧可讓朴有天可憐也不想可憐自己。

然而最重要的一點是,朴有天並不喜歡他。

他們可是人人眼中的『夫妻』,但他們之間卻可悲的連一點愛意也沒有。雖說自古以來哪個朝代不是政治聯姻,哪個朝代的皇上皇后不是都看對方不爽的,但在金俊秀的理想上,做夫妻的基礎就是要有『感情』與『忠誠』。可是很顯然的他跟朴有天並沒有感情,後者的忠誠也可以省略不談了。

這回金俊秀的返家計畫是擬定好也決意的要實行了,既然這場婚姻是有名無實,那倒不如不要吧。

一向豪邁瀟灑的金俊秀,這次他的瀟灑也不例外的展現了。孤單是朴有天的事情,情傷也是朴有天的事情,沒有一樣是跟他有關係的,所以他可無牽無掛的就背著自己的包袱離去。

「時辰差不多了,我要去找朴有天了。」

金俊秀開心的站了起身,一身的便裝是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宮殿,在沒有任何人的陪伴之下,他一個人來到了朴有天的宮殿,卻不小心的被外頭的守衛給擋了下來。雖然金俊秀嘗試的解釋自己的身分,不過卻沒有人信,所以金俊秀最後也不得已的就斬將過關一路來到了朴有天的門外。

他敲了兩下的門,見沒人回應後便踹了朴有天的房門,走了進來。

「朴有天!」金俊秀大喊道。

「你來這做什麼?」突然的一陣聲響從他背後傳出,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是早到了。

「我是來告訴你一件事情的,而且你一定會很開心。」他微笑說。

朴有天看著今天不一樣裝扮的金俊秀,少了那股胭脂味的金俊秀似乎是顯的俏皮一點也挺可愛的,不過當他還在仔細觀察金俊秀的模樣時,金俊秀沒給他預警的便在他的面前退去的外衣,然而撩開了內衣,對著他笑著說:「我入嫁時海關沒注意,以為我是女兒身,不過我是男兒身,所以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的,咱就休婚吧!」

朴有天睜大了眼,心裡莫名驚呼,這是哪招?

「你嫁給朕時朕就知道你是男人了,這不就是種文化交流?」朴有天不急不徐的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也睜大了鳳眼,又想了另外的藉口,「但是我知道你不會喜歡男人。」

「你怎麼知道朕不會喜歡?」朴有天反問道。

金俊秀愣了幾會,他身上的衣服也沒好好的再穿回去,若有似無的蓓蕾就暴露在空氣裡,也不小心的入朴有天的眼簾了,可金俊秀卻是沒有注意自己現在的模樣是有多不妥適。

「不是啊,可是……」

金俊秀藉口都還沒想到,朴有天就朝著他走了過來,伸手就拉了金俊秀的衣裳,低聲說:「可是什麼?」

金俊秀是不介意朴有天替他著好衣裳,可現在自己與朴有天的距離似乎是近了一點,朴有天天生就帥氣的臉蛋便讓金俊秀看得更是徹徹底底。這還是他第一次發現,原來朴有天的長相算是挺上相的。

「可是你說你不會愛我。」金俊秀垂下了頭,看著朴有天正替他著裝的大掌輕聲說。

「前幾日朕不也說了只愛你一個?」

金俊秀抬了起頭來,搖著頭說:「你心裡還有小青。」

「朕已經在努力了。」朴有天說。

「我又不知道你是不是真有在努力……。」金俊秀不禁任性的說。

朴有天與金俊秀站得很近,金俊秀是清楚看見了朴有天的桃花眼,他總覺得現在的朴有天很誠懇,也真有在努力的拋開小青的影子,但這些都僅是他的猜測,事實又是如何又有誰知?或許只是朴有天天生的雙眸就讓人看起來覺得很無辜也說不定。

但朴有天為了證明自己的努力,他沒有任何告知的就直接朝著金俊秀的唇瓣給堵上。

一個比啄木鳥啄樹時還弱的吻,卻不知為何讓金俊秀的決定給動搖了。

「朕不會休婚,先父的遺願就是希望咱與他人多多來往、文化交流,不能只是封閉。」朴有天誠懇的看著金俊秀,又說:「朕說到做到。」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最後是推開了朴有天的寬肩,走過了朴有天的身旁,來到房門前本想一走了之的他,卻是又轉過身望了朴有天一眼說:「隨便你啦,不休就不休。」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離去的背影,他的面容不禁的笑了起來。

其實他的皇后還挺善解人意,大概是刀子嘴豆腐心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