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您怎麼還在這?」崔珉豪有些訝異的看著金俊秀,不明所以的問。

其實金俊秀本該要走的,他決定返鄉的計畫是到處跟他的親朋好友們宣傳了,可誰知最後的結果卻是出乎意料。崔珉豪本以為脾氣倔強的皇后大概是連皇上都留不住,可不知為何金俊秀最後仍是出現在宮廷裡頭?

「這說來話長。」金俊秀欲蓋彌彰的說。

但事實上這過程一點也不長,他只不過是被朴有天的一個輕輕輕輕到不行的吻給留下來而已。就連他自己也不曉得為何他會改變心意,也許是朴有天的行動讓他有所肯定,也可能是他真的可憐朴有天這麼一個年輕的皇上得完成許多先父的遺願。這樣的遺願看來看去也只有金俊秀肯配合,朴有天才有辦法完成。

不過說起來,經過那次與朴有天單獨的碰頭以後,他發現朴有天似乎不是每次都想要咬人的。他的脾性算是不錯,只是在大眾面前放不下威嚴,他得裝得很兇,也必須兇悍來讓大家怕他,這樣才管的了宮廷這麼一堆人。可是這樣的喬裝這回卻很不幸的讓金俊秀看出了破綻,所以金俊秀是變得更不害怕朴有天了。

「反正娘娘能夠留下也不錯,大家都挺捨不得的。」崔珉豪笑說。

金俊秀的魂魄是恍神了,他的滿腦盡是朴有天的事情,所以崔珉豪這麼一句的讚美他很可惜的未聽見。

他是過了幾響才又轉回頭看著崔珉豪問:「朴有天是不是真的很可憐啊?」

崔珉豪被他這麼一問,似乎是花了點時間認真想了一下。基本上他是一個每天都忙到快翻掉的醫官,從入宮以後他也就未注意過朴有天的事情,只專心於工作的他很難回答金俊秀這樣一個問題。只是,他倒是有耳聞朴有天的一些事情。

「小的認為……應該是挺可憐的吧。」崔珉豪抓著藥草又說:「不過皇上經常有別國的友人來造訪他,所以應該不會太孤單才是。」

「別國的友人?」

「小的記得是印度來的,沈什麼的王子。」崔珉豪垂著頭忙著,金俊秀是坐在藥台上又問:「你見過那王子嗎?」

崔珉豪搖了頭,輕聲說:「沒見過。」

「如果他有人陪就好,我怕他太孤單。」金俊秀鬆了一口氣說。

「怎麼娘娘突然關心起皇上了?您與皇上的感情變好了?」崔珉豪沒有抬頭,只是純粹好奇的問。

金俊秀被問起自己與朴有天的事情,他的臉上有些的紅潤,想起今早朴有天對他所做的行為是讓他不禁覺得有些緊張。老實說長這麼大被人吻他還是第一次,他根本沒談過什麼戀愛就嫁人了,所以更不可能曉得感情為何物。只是,對於朴有天的行為他並不覺得討厭,反倒是種允許。

「哎呀,沒什麼啦。」金俊秀耍三八的說。

崔珉豪是抬眼瞄了笑的幸福的金俊秀瞧,雖然不能猜到朴有天究竟是對金俊秀發出什麼攻勢,不過至少他能夠篤定金俊秀是對朴有天漸漸有好感了。

「是說感情這種東西,日久也能生情的。」崔珉豪突然說:「也許娘娘您與皇上的感情會漸漸的萌芽。」

金俊秀聽了這話,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該笑還是該哭,要真是朴有天喜歡上他,而且只愛他一個又不娶任何妾,那麼就注定他這輩子都得聽朴有天的了。現在想想,當初真不該開那什麼鬼條件來束縛自己,但江湖上的道義不是能夠隨隨便便的就毀約,就算金俊秀的個性如此的海派,也不能夠輕易的破壞江湖規矩。

「可是這樣對我不好。」金俊秀坐在藥台上晃著腳又說:「這麼一來我什麼都得聽他的。」

崔珉豪聽見了這話是笑了出聲,抬頭說:「您多想了,若是皇上喜歡您,他必定是寵著您的,到時候您還不是他的小皇帝。」

這樣的一門哲學金俊秀是聽不懂,朴有天會愛他就是希望能管住他,怎麼可能等愛上了以後又寵著他呢?在金俊秀的邏輯裡頭他想不明白,不過卻是又覺得崔珉豪說得是有幾分道理。想起在邊疆的爹娘,就是因為感情不錯爹才會什麼事情都任著娘,也寵著娘。

可是朴有天真會如崔珉豪所說的一樣嗎?

「哀,算了,當我衰,沒事跟他交換了奇怪的條件。」

「不會的,在小的看來,小的覺得這樣的條件對您挺有利的。」崔珉豪微微笑笑的說。

金俊秀看著忙碌的崔珉豪,他沒有再插話的一個人就坐在檯子上。

「娘娘!」小霞這回又匆匆忙忙的跑來內醫院找他,趕忙的說:「皇上又要吃那珍貴的魚了,可這季節城內沒有產呢。」

金俊秀聽見這話,他是高興得跳下台子,一副又有事情可以做的模樣,便拉著小霞說:「走走,咱去池子裡抓魚!」

這回金俊秀依然不顧眾人的阻止又跳下了那人造池抓了一條魚起來,不過待他將肥魚給丟上岸時,才正準備要走至岸邊的他,赤腳是不小心踩到了石頭上的青苔,一個不小心的就跌進了不深的池子裡。

「娘娘!」眾人是嚇得趕緊的喊。

這樣的喧鬧也傳進了朴有天的耳中,朴有天趕緊從宮殿裡奔了出來,一路來至了人造池,看著早已被拉上岸的金俊秀。

「皇后,這是怎麼回事?」朴有天蹲了下身來,看著全身濕透坐在地上的金俊秀,不是太兇的問。

金俊秀轉頭看了他一眼,無奈的說:「你別再吃那什麼珍貴魚,這種季節不產了。」

朴有天驚訝的回頭望了身後的池子裡瞧,沉著音問:「所以你就跳進池子裡抓魚了?」

金俊秀是站了起身,擰了擰自己的紅髮說:「對啊。」

「你大可不用跳池子抓魚啊。」朴有天有些責備的說。

金俊秀一見朴有天對他是苛責起來,他也沒好氣的用著休長的指尖戳著朴有天的寬肩說:「還不都是你挑嘴!」

朴有天被這麼一罵是閉上了嘴,沒再說話。

金俊秀是覺得有些冷的便轉身要離去,可誰知他一背對著朴有天時,他的人就反射性的打了兩次噴嚏,「唉噁,冷死我了。」

現在的天氣已入秋了,金俊秀是雙手環胸正準備走回宮殿時,他的肩上卻是突然多了一件外衣護著他。

「怎麼沒人帶著皇后的外衣?」朴有天盯著下人疾言厲色的問。

「因為我不想穿啦……。」金俊秀率先自首的說。

「你……」朴有天轉頭看著金俊秀,還真接不下話,僅是嘆了口氣說:「朕陪你回去吧。」

朴有天是輕輕的摟了他的肩,可他卻是縮了一下,轉頭說:「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朕陪。」

「吼,你不要那麼任性!」

「到底是誰任性了?」

「你啦!」

「就說陪你回去。」

「走開啦!」

「下次多穿幾件衣服。」朴有天摟緊了金俊秀說。

「要你管!」

一人一句,一步一腳印,最後朴有天還是摟著金俊秀回到宮殿裡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