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大約在清晨五點多時就醒了過來,平日都太早起的他,生理時鐘不例外也就將他叫醒了。

他看著天還未全亮的窗外,人是緩緩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習慣性的將棉被給摺好放在床上後,他便躡手躡腳的走出房間,一個人來至廁所裡梳洗。他的動作不敢太大聲,就怕會吵醒仍是在休息的金俊秀。

他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看,他總覺得這一切的際遇很奇妙,可說起來很怪的是,為何他已好久都沒在夢到二十幾年來都會夢見的紅髮男人?從擁摟到親吻,接著又不小心的讓他有了夢遺的紅髮男人已不見蹤影了,可他現實生活裡卻出現了另一個讓他覺得動心的紅髮男人。

對於金俊秀的遐想他只膽敢放在心中,不敢揚言於外,畢竟這是一件不太能見人的私事。

他悄悄的走出廁所,又躡手躡腳的走回自己的房間,便打開了室內的燈光,從公事包裡頭拿出了金俊秀昨日遞給他的公司資料,他坐上了椅子靠著書桌邊仔細的研讀,雖說有太多的東西他搞不太清楚,不過他仍是的嘗試將所有的文件都看過一遍,待他看完以後時間也剛好快屆至七點半了。他將資料做個整理,便走出房間來到了金俊秀的房門外。

他站在門外想了一會,說實在的,他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叫醒金俊秀。難不成直接破門而入?待他在金俊秀的房外杵了五分鐘後,他最後還是決定先敲門。

『叩叩。』

門內的人兒並沒有回應,這回他又嘗試的敲更大力一點。

『叩叩!』

門內的人兒似乎是睡的沉,仍是沒有回應他。

也沒辦法了,他只能貿然的輕輕將門把按下,然而往內推入。金俊秀的房間很氣派,不過他的注意力卻全然的集中在躺在床上的金俊秀。他慢慢的朝著金俊秀走過去,來至了床緣邊看著睡得香甜的金俊秀。

「金先生。」他伸手搖了幾下,叫喊。

不過金俊秀似乎是沒聽見他的輕喊,鳳眼仍是閉的緊,但身體卻是下意識的翻了過去。

他是睜大了眼看著眼前的景象,赤裸的背脊以及翹的好看的臀部就顯露在棉被外頭,修長的雙腿間是夾著柔軟的棉被,這樣的體態讓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繼續叫醒金俊秀。他直愣愣的看著完美的金俊秀身軀,臉上是不禁的發燙,可腦子卻像是被人重擊一樣的疼。同上回的紅髮男人影像又出現在他眼前,金俊秀的頭髮漸漸變長了,那樣的身軀他似乎觸碰過,可能是在夢中,也可能是真的擁有過。

「俊秀……。」他忍著腦袋的不適,向前硬是拉了金俊秀的棉被,將金俊秀所有的身軀都給覆蓋上,「俊秀起床。」

金俊秀被這麼一拉,倒是睜開了眼來睡眼惺忪的看著他,「有天……。」

「七點半了。」他揉了揉已不疼的腦袋又說:「我知道這裡附近有早餐店,要我先幫你買早餐嗎?」

金俊秀是從床上坐了起來,棉被就順著他的身子滑落,只遮住了他的重要部位。不過待金俊秀看見他呆滯的桃花眼後,他是又拉了起自己的棉被,輕巧的遮住胸膛的蓓蕾輕笑說:「不好意思,我有裸睡的習慣。早餐不用買,去公司的餐廳吃比較便宜。」

「不會,我知道了。」他臉上紅潤的答。

事實上他比較不好意思,畢竟金俊秀幾乎是全身都快要被他給看光了,況且還不可取的對金俊秀有了非份之想。他答完話人也就趕緊轉身離開金俊秀的房間,好讓自己清醒一點。金俊秀的房間有著迷人的奶香,昏暗的燈光更是讓人容易忘了自我。待他走出房見到陽光以後,才勉強的回過神來繼續回房整理自己的公事包。

可他殊不知,他的背影總有一對鳳眼熱切的在凝視,總有一個人殷切的在盼望。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