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與朴有天有連繫的事情,金俊秀沒有告訴任何人。

他將這所有的大大小小事情都埋在自己的心底,他知道,若是將這件事情告訴金在中或者他人,他會得到的回覆大概就是『你心太軟』、『你不應該』等等是責罵又是安慰的話語。這樣的選擇,結果無論是好是壞,他都決定一個人會承擔,所以也沒有必要與他人討論朴有天所遇上的問題和他是否再次接受朴有天的疑慮。

朴有天這個人,他是打算一輩子都不再讓他進入自己的心房。他早已買了好幾個枷鎖將自己的心房給鎖住,鎖的連一點空氣也沒有,所以朴有天不可能再住進他的心中。只是,這一切只能說是他自己假想的一個美好狀態。

今日的他上班時很恍神,連新來應徵的幫手也是由金在中一個人面試,而他只是待在廚房裡忙著打掃的工作。可就算手頭很忙,他的腦子卻是不停的想著朴有天的事情。

其實,到現在他還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替朴有天養那一個孩子,畢竟那是朴有天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可不知為何的,朴有天闖出的孽種他卻不想棄之不顧,明明他與朴有天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名分了,但他卻是情不自禁的想與朴有天一起承擔這麼一個不利益的後果。

可能在他心底的深處對朴有天還有一點期待,也許自己這樣的付出能夠再換得朴有天的真愛,但他自己真能夠再次的接受嗎?

他洗著手中的抹布,將廚房內的東西擺設完畢以後,他出廚房向金在中招呼一下,示意自己要回家後,他便是背著自己的背包離開了。

如果說他對待朴有天也能夠現在將所有事物都放給金在中一個人去操煩的話,也許現在的他可能再也不會與朴有天有所聯絡。一路上的他只反問自己一個人問題,為什麼他還會選擇幫朴有天?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來,在沒有太陽的壟罩之下,他覺得冷,心也變得很冷。

如果他肯對自己好一點,其實大可承認自己還愛著朴有天,只需要一個承認就好了。不過他卻是倔強。

他慢慢的朝著自己的公寓走回,不過路途都還未走到一半時,他口袋的手機便震動了起來。

他看著手機上的名字,是朴有天。

他猶豫了一會,才按了接通的按鈕,輕聲說:「喂?」

「俊秀,你吃飯了嗎?」朴有天關心的問。

「吃了。」

「你……能不能來我家一下?」

他悶了好一會,紅腦袋才轉回過頭看著自己身後的那條街道。只要反方向的繼續走去就能夠到朴有天的家了,不過若是選擇繼續往前走,那麼他就可以走回自己的家中。

「拜託你……好嗎?」

他的身子慢慢的轉了過身,看著往朴有天家中的街道,他最後是向前走去,然而沒有回覆朴有天的請求便將手機給切斷。他的心裡很掙扎,但身體卻是做著他心底最真實的抉擇。自從上回與朴有天見面相隔至今也兩個星期了,也許他一直在等朴有天的連繫,所以身體才會如此直覺的朝著朴有天的家走去。

待他來至朴有天的豪宅門外時,朴有天已經站在門旁等候多時了。

「你真的來了。」朴有天說。

「你有什麼事?」

朴有天一把將他拉了進屋,然而又緊緊的將他拉上了曾經屬於他們兩人的臥房。朴有天將他帶到櫥窗前,讓他隔著玻璃看著櫥窗內的東西。

「這個我沒有丟。」朴有天眼神也看著櫥窗內的東西,又說:「床也沒讓任何人睡過,這是屬於你跟我的東西。」

他的鳳眼漸漸的矇上了一層雲霧,眼前的東西他已看得不清楚,但他曉得,這東西是曾經屬於他們兩人的『結婚證書』。如今已化成了黑紙屑,可他還是曉得眼前的東西是什麼。

「你不要以為你這麼做我會感激你。」他聲音略哽咽的說。

「俊秀,孩子會生下來,我們一起養吧?」

「我自己養。」

朴有天將他拉了過身說:「俊秀,這個家屬於我們的,我不能沒有你。」

他紅著眼眶看著朴有天的臉蛋,雙臂便甩開了朴有天的箝制,一掌就打上朴有天的臉龐,怒道:「那你屬於我了嗎!?」

他不堅持的當著朴有天的面哭了起來,像是忍了許久的眼淚,如大雨磅礡的從臉頰旁滑落,他的身軀不停的顫抖著,就是不明白為何朴有天還要將他們的過去與曾經留做紀念。

「俊秀……!」

朴有天一把又抓住了他的手臂,硬生生的將他給推上了櫥窗邊的白牆,身後的背包是讓他沒有受到太大的背部衝擊,他的鳳眼瞪著朴有天,被抓緊的雙手是又掙扎了起來說:「你放開我!」

「難道我們就真的無法回到從前嗎!?」

他掉著眼淚哭喊:「從前已經死了!去你媽的從前!你給我……唔……」

被堵住的紅唇是不甘願的躲著,可朴有天卻是追著他不放,吻的他窒息,吻的他無力,吻的他再也無法反擊。

如果他能與那張『結婚證書』一同化為一堆炭粉,那麼他們的曾經朴有天一輩子也喚不回。

但他究竟擁有過了什麼?他反問自己。

 

 ----未完----

有沒有發現…俊秀把有天從黑名單裡刪除了XDDDD!!

想到的沒有獎~但是我會很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