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將他的背包給拿下,大掌便無情的將他推上了他們的雙人床上。朴有天的雙手是壓著他的肩膀,他在朴有天身下掙扎著,雙臂朝著朴有天揮舞,「你走開!」

他被朴有天緊緊著壓著,被壓制的他難以找到施力點,而朴有天卻是趁著他無法反擊時又欺身吻住了他,動作俐落的褪了他的牛仔褲以及褻褲,便是將所有的主導權給予掌控,讓他不得不聽朴有天的每一個指令。

「你明明……」他啜泣著又說:「明明就不愛我……」可又為何朴有天會如此迫切的想霸佔他?

他的眼淚不停的掉落,身子處處是被朴有天操控以及玩弄,他的掙扎在這樣情緒瘋狂的朴有天底下只是徒勞。待朴有天撕裂了他的衣衫時,他才聽見了朴有天想霸佔他的理由,「你是我的,就算我愛別人你一樣是我的!你哪也去不了,你就只能是我的!」

這般任性又無理的理由,他很想再次甩朴有天一巴掌。受害者明明不是朴有天,但朴有天卻能夠厚著臉皮向他說出這麼一個強詞奪理的要求。朴有天的台詞應該由他來說才對,他才是有資格說『就算你愛別人你還是我的』的人。他可以這麼說,也可以執意的繼續巴著朴有天不放,可為何當他選擇讓朴有天自由以後,朴有天卻是回過頭告訴他,我膩了自由,所以想回過頭來占有你。

他的身子已無任何的遮蔽物,朴有天在他的身軀每一處的肆虐全然的留下了罪證,可朴有天卻一點也不罪惡,也不想停手。然而最可悲的是,他的身子竟然接受了這般無理又胡鬧的朴有天。

「唔……嗯……」

種種的情感以及觸感,他的心並不想接受,可身子卻是認為這一切都是朴有天所虧欠他的。從朴有天懂的出軌以後,他就再也無與朴有天發生過這麼親暱的接觸。朴有天在情感上虧欠了他,在情欲上也虧欠了他。

也許他到頭來還是沒法甩開對於朴有天的感情,所以在朴有天如此自我無理的胡鬧之下,他還是很自虐的接受著這樣的朴有天。

「這些……都是你欠我的……」他哽咽的又繼續說:「我才是受害者……我才是!」

縱然他的身心協調不一至,但他卻認為自己的身體可能較心來的誠實。他的心並不想接納朴有天的情感,可他的身軀卻願意接受朴有天的情慾。在沒有任何愛情基礎底下他們發生了關係,一場任誰也無法理解的殘酷關係。

他不曉得朴有天是否有將他的話給聽進腦子裡,可就算有,他也覺得朴有天不會再次停手了。而他,也停不了了。

快感在身軀裡是有增無減,但他對朴有天的情意卻是停滯擺動。朴有天每次的撞擊並不是向他求恕,而只是純粹想霸佔他,囚禁他所有的自由。他的鳳眼看著身上相當魯莽的朴有天,他最後是疲憊也倦了,所以閉上眼來,任著朴有天對他予取予求。

他最終還是無法狠心放任著朴有天一人生活,這也是他頭一次發現,原來他的愛情,他一直都愛的很卑微。朴有天究竟給了他什麼?讓他能夠如此死心蹋地的為著朴有天付出,分手前是如此,分手後卻是亦然。

「夠了……。」他紅著眼眶推著暴動的朴有天,他累了,也想離開這充滿朴有天氣息的別墅,他想回到屬於他的空間。

但朴有天對他卻是霸道,再次抓緊了他的雙手怒道:「你不接受我,我就做到你接受為止!」

看來這回朴有天是知道自己的誠懇是無法再次開通他們兩人的愛情,所以想來硬的。但朴有天很傻,他連軟的招數都不吃了,難道就會吃硬的招數嗎?他閉上眼輕笑了一聲。

「你欠我的,你一輩子也還不完。」他輕聲又說:「有種你就把我玩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活在有朴有天的世界裡,他覺得這一切對他而言都太辛苦也太痛苦了。反正什麼也沒有的他,他可以無任何的眷戀就離開這世間,何必再逞強與現實相互博鬥?

朴有天似乎是聽出了他的絕望,所以停下了繼續欺負他的念頭。朴有天拉了棉被將他們彼此都蓋上,而朴有天便在棉被底下輕輕的擁住了他,企圖亡羊補牢,可朴有天卻難以在找回心目中的他。

他們在這之後已無任何的動作,也無任何的話語。

後來的他們才發現,他們之間已無任何靈犀,所以寂寞與安靜,最適合他們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