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的身體好得很快,在朴有天的監督底下,他是照三餐的將所有的湯藥都吞下肚,過沒幾天以後,他的風寒是全然好了,也又開始了他的不聽話行動。

他在宮廷裡頭先是去黏了崔珉豪討了一些工作後,後是又纏著小霞說是要學一點下廚的功夫。他的地位與身分是讓人難以拒絕,眾人在被他強迫之下,果真是教了他一些做甜點的小功夫。他學習武功很快,但要做吃的他的悟性就很低,可也因此是逗的大家笑哈哈,接二連三會下廚的下人都願意教導他如何做出好吃的甜點。

「怎麼娘娘突然想學呢?」女婢問。

金俊秀揉著麵粉,開心的笑說:「因為我喜歡吃呀,順便做給辛苦的皇上吃。」

事實上這是邊疆的傳統,做妻子的總是會做甜點來慰勞辛苦在外工作的丈夫,只是金俊秀在說詞上並沒有張揚自己是為了朴有天而學的。朴有天是日理萬機,他會有如此的體悟並非下人的告知,而是在他感冒期間朴有天是帶著公事來照顧他的。

當然另一方面,大概就是朴有天一個不怎麼樣的告白,讓金俊秀徹底的願意做個好妻子。他不曉得自己到底喜不喜歡朴有天,可至少現在的他,他願意為朴有天做點小小犧牲,來做這些與他個性上有違的事情。

「這個這樣可以嗎?」金俊秀拿起了他的成品給女婢看,又問:「可以送進去蒸了嗎?」

女婢們看著金俊秀的傑作,各個是相互看了一點,勉強的說:「應該是沒問題吧!」

於是,他的手工豆沙包就被放進了籠子裡開始蒸了,他在一旁期待的等著自己的成品出來,時不時的又請教了女婢們一些別的甜點的做法,雖然有太多的步驟他都聽不懂,不過他卻是每樣都想嘗試看看。

可在他的豆沙包還未蒸好時,朴有天便來了御廚裡要抓人了。

「皇后,你怎麼又來御廚了?」朴有天站在門口問,全下人是跪了下來,只有金俊秀一人站著與他相互看著對方。

「我的風寒好了,所以出來這裡晃晃。」

「朕不是這個意思。」朴有天似乎是要說他們之間有約定,就是若他愛金俊秀,金俊秀就得聽他的話,「咱有約束的。」

金俊秀緩緩的眨著鳳眼,嘴唇不由自主的就翹了起來。他知道朴有天指的約束是什麼,而在前幾日裡朴有天也向他表明他愛自己了,所以他必須履行他們之間的承諾。只是,金俊秀一直不能明白,朴有天究竟是真愛還是假愛,畢竟一直以來他們除了輕啄小吻以外,什麼事情也沒幹過。

「再等一下就好了……。」金俊秀心不甘情不願的看著蒸籠說。

而朴有天也無催趕,他是走向金俊秀的身邊,緩了語氣道:「若是你這麼喜歡出來玩,只要不搞的宮廷裡雞飛狗跳,朕允許。」

金俊秀聽了這話心底是高興了起來,只不過他有些的不明白,為何自己就得真的聽從朴有天的話?嘴上說愛他,但實際上呢?

「我不聽你的話。」金俊秀輕聲又說:「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

他的鳳眼又看了一旁的蒸籠,翹唇又咕噥的說:「我剛剛做了豆沙包要給你吃的,如果你全部吃了,我就相信你喜歡我。」

朴有天的桃花眼也看著那蒸籠,雖說金俊秀的心意不錯,但他自身卻有著不好的預感。天生就好動的金俊秀,做出來的豆沙包……能吃嗎?

「好。」但為人丈夫的總不能讓自己的妻子失望,所以他答應了金俊秀的要求。

金俊秀的臉上是笑了起來,他轉過身看著那蒸籠期待的說:「這個應該快好了!」

朴有天是嘆了一口氣,摟了金俊秀的腰身,輕聲說:「眾人平身吧。」

各個下人是都站了起來,可頭卻是垂著,不敢抬起頭來。只有金俊秀一個人高興的時不時翻著蒸籠,然後問:「這個好了嗎?」

其中一個女婢是抬了起頭來,看了一會便說:「可以了,娘娘。」

金俊秀是開心的將蒸籠給翻開來,順手拿了一個碟子便將蒸籠裡的豆沙包拿了出來,轉過身朝著朴有天笑說:「給你的,你真的太辛苦了,所以要吃這個解疲勞。」

朴有天看了一眼,雖說外觀是做得有模有樣,不過內餡是如何這就說不準了。可朴有天還是提起了勇氣將碟子上的豆沙包拿了起來,沒有猶豫的就在金俊秀的面前咬了一口。

「嗯……。」

「如何?好吃嗎好吃嗎?」金俊秀期待的問。

朴有天將金俊秀的心意全然的嚥了下肚,然而說:「太常吃,朕可能會得消渴症。」

金俊秀是聽出了端倪,便趕緊的盛了些茶給朴有天說:「所以太甜了喔?」

「是非常的甜。」朴有天狂喝茶的說。

「好啦,對不起。」金俊秀又拿了一壺茶出來替朴有天盛著說。

看來,他這人只適合學習武功不適合做家內事。他拎著茶壺,而朴有天拿著器皿,他這回是聽話的要滾回自己的宮殿裡,畢竟朴有天都吃了,他也沒有理由再不聽話了。這一路上他不停的替朴有天盛著茶,兩人就又這麼緩緩的朝著皇后的宮殿走去。

「下次我不做了。」金俊秀喪失信心的說。

「朕可以讓你在御廚裡亂跑,不過條件是得做出好吃的甜點給朕吃。」朴有天低聲說。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側顏,有些不敢置信的問:「真的嗎?」

「你的廚藝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可以靠練習改變。」朴有天微笑說。

「那你覺得好吃嗎?」金俊秀眨著鳳眼也笑了起來問。

只見朴有天是垂下了頭來,笑了出聲說:「還算不錯。」

「不錯你幹嘛還那樣笑!一定是太甜你不喜歡!」

「是真的很甜。」

「我就說吧!」

「但倒是甜進了朕的心坎裡了。」

雖然甜到恐患有糖尿病的可能,可至少他了解金俊秀的心意以及用意。

金俊秀是紅了臉蛋,轉過身拎著茶壺呢喃說:「好啦,我會加油的。」

朴有天是拿著器皿,不急不徐的跟在他家的小皇帝身後,一同走進皇后的宮殿裡頭。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