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來到了公司以後,他是率先的放下了自己的早點,然而先替金俊秀將公司的重要文件遞送給各個部門的部長。來這也有段日子了,他才發現金氏企業做的東西很廣泛,其實投資股份僅是其中一項而已。但對他而言,他不挑工作,反正有什麼他就做什麼。

「這是這次會議的重要資料,煩請參考。」

他簡單幾句話便帶過資料的重要性,忙著送文件的他,並沒有多餘的時間解釋文件的詳細內容,只能讓各個部長自行的參閱,並且在下次會議時提出意見以及看法。只不過,這回他本是有效率的腳步卻被人事部的部長給留了下來。

「朴有天,請你等一下。」

他手頭抱著文件,轉過了身子看著人事部的部長,但沒任何應答。

只見人事部的部長是站了起身來朝著他走去,輕聲在他的耳邊調侃道:「我真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金總裁聘用你的,你沒有經歷沒有學歷,為何總裁要聘用你?」

他知道眼前這人似乎是對於他的職位有所眼紅,若是他沒猜錯的話,這位部長大概是金俊秀的愛慕者。可針對部長的提問,他並沒有給予一個答案。事實上他也不清楚為何金俊秀會聘用他,當初金俊秀僅是一句『他不會看錯人』所以就錄取了他,老實說,他自己也被錄取的很唐突。

「是不是你用了什麼招數才要得這個職位?」部長沒好氣的說。

他的桃花眼是瞇了起來,也沒給好臉色看的回:「你怎麼不想想為何總裁不讓你成為他的特助?」

這樣的反擊對於人事部的部長殺傷力很大,畢竟他是單刀直入的說明白,肯定是金俊秀看不慣所以才不讓這位成為他的特助。這等於是間接的賞了部長一巴掌。

「你少在那狂妄,你的出現是讓不少人猜忌,也看不慣你!」

「看不慣是你們的事情,總裁看的慣就可以了。」他低聲說。

他的上司就是金俊秀,而他也是吃金俊秀的頭路,所以沒有必要看其他人的臉色。他會盡可能做好自己的工作,也盡最大的能耐替公司工作,沒有剩餘的體力跟這些人搞招數。

「你肯定是上過了金俊秀吧?怎麼,他在床上的風光都屬於你了,所以你才能夠這麼囂張是嗎?」

他這回臉色是更加不好看了,他不懂為何眼前這人能夠做到如此這般的令人討厭,污辱他就算了,為何連金俊秀也要一同污辱?他現在的心情不甚好,幾乎是想一拳就打在這位部長的臉上。

「你不准這麼汙衊總裁,我們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有沒有你自己最清楚。」

就算有,那也只是他自己的妄想而已。

他沒有多說話的便轉身離開了人事部。其實老早在第一次走進這間大公司時,他就有所感覺,這些人對他有著不滿。不過也透過了這樣的事件,他才清楚的明白,原來金俊秀在許多員工的眼裡都是種嚮往。無論是金俊秀的財富,金俊秀的地位,還是金俊秀的本人。如今最靠近金俊秀的外人就是他這個特助了,怪不得其他人會有所眼紅,甚至是想將他踢除金俊秀的身邊。

不過人事部部長問他的問題,他至今還是沒有解答。什麼都沒有的他,能夠走進這間大公司來上班,總會被他人認為他是靠了些關係,甚至是不正當的手段。但就算真的是有靠他與金俊秀的微薄關係才進入公司的,金俊秀也是樂於派遣他,使喚他。

在他送完了最後一份文件之後,他便搭乘電梯回到了金俊秀辦公室的樓層。

他走進辦公室以後人都還沒坐下就先拿起了早點啃了起來,其實他並不是很餓,可卻是有些的不滿與憤懣。

「你怎麼了?臉色有點不好。」金俊秀掛了電話,走至他身旁問。

他不知道原來自己的會將情緒寫在臉上,可為了不讓金俊秀多想,他也只是輕聲的回:「沒什麼。」

金俊秀沒有再繼續追問,但他似乎是知道他的心情不是很好。雖然他是抱著有些不愉快的心情上班,不過大致上他還是將所有的事情都處理的不錯,然而下班時又與金俊秀一同去超商買了些食材,那時的心情已完全的恢復,他發現自己也許真的如那部長所說,因為佔據了金俊秀,所以他才能夠答話答得如此囂張。他不否認,他很喜歡與金俊秀獨處,那種感覺讓他覺得很安心也很安穩。

他回至家後是替金俊秀打理了晚餐,之後洗完澡將所有的髒衣服都放進洗衣機裡,他一天的工作也才算完成了。

他手中抱著自己與金俊秀的衣服,來至自己的房內,一件件的攤開便又整整齊齊的摺好,這時的金俊秀是敲了幾下門走進了他的房間,看著他的舉動說:「不用摺了,我沒那麼講究。」

「摺起來比較好放進衣櫃。」他說。

「隨便你吧。是說,你能告訴我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想了一會,轉頭看著金俊秀說:「沒什麼事啊。」 

「有,就是今天早上讓你臭臉的事情。」金俊秀篤定的說。

他停下了所有動作,有些猶豫的看著金俊秀,不知道自己該說還是不該說。他害怕說了金俊秀可能會辭了那部長,可若是不說,他又怕金俊秀會不高興。想來想去,他最後還是瞥了過頭低聲的告訴金俊秀今天的事情。

「有人質疑我是不是耍招數或者靠關係才進公司的。」

「當然不是。」金俊秀斷然的說。

「大概就這樣了。」

金俊秀微笑的看著他,「真的只有這樣而已?」

他看著金俊秀坐上了自己的床上,也看著金俊秀鳳眼。不知道為何,他的心卻很聽金俊秀的話,中蠱似的又繼續說:「有人質疑……我們上過床。」

金俊秀聽見這話的反應並沒有他想像中來的恐怖,幾乎是沒有任何不滿的情緒。

只見金俊秀站了起身來,然而緩緩的朝著他走來,面對著他輕聲說:「如果是跟你,我沒有關係。」

他嗅著金俊秀身上的氣息,突然間想屏住呼吸,他害怕自己會就此墮落,就此無法自拔。可金俊秀卻是一點也不怕他的理智線斷裂,雙手便將他推了上床,然而將他壓在床上,雙腿就跨在他身體兩邊,垂著頭看著他。

金俊秀的鼻尖是快碰上他了鼻頭,他不知道金俊秀要做些什麼,可現在的他卻是無比緊張。

「你應該沒有女朋友吧?」

「呃……沒有。」

「那我先告訴你,也許我真的會對你出手。」

他吞了一口口水,思考了這話的意思。

「我、我被你壓嗎?」他問。

金俊秀在他的面前笑得好看,然而又低身在他耳邊說:「在你的夢裡,你是壓紅髮男人的吧?」

他紅起臉來,不可置信的看著金俊秀誘人的頸肩。為何金俊秀連這麼隱私的事情都會知道?他記得自己並沒有向金俊秀說過夢中的情景。

「所以我讓你壓。」金俊秀輕輕的吻了他的耳垂說。

他看著金俊秀從自己的身上離去,然而還不忘拿走被他摺好的衣物。金俊秀的背影感覺似乎很開心,但他卻是不明所以。

所以說,這算是種另類的告白嗎?他問自己。

那麼,什麼時候金俊秀會對他出手?他又問自己。

 

----未完----

說真的,這篇的大米還挺可愛的XDD

女王秀!!

恩康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