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回家以後,金俊秀果真是作勢要在他面前脫了身上唯一一條的四角褲,這樣的舉動可真是嚇壞了他,他還趕緊抓了金俊秀的手腕,才發現原來金俊秀是耍著他玩的。還好只是一個玩笑,他心想。

隔天的他們也就上了飛機飛往巴黎,在飛機航程的冗長時間裡,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在看公司的資料,而金俊秀則是躺在椅子上睡覺。其實金俊秀就像貓一樣,又時後睡的時間是超過他一天能夠睡的時間。他不曉得為何金俊秀如此會睡,也許是公司的事情過度繁忙,操腦過度的結果吧。

他站了起身來,懶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後,眼神便看向睡的很沉的金俊秀。金俊秀蓋在身上的毛毯有些的脫落了,他悄悄走近金俊秀的身邊,然而又替他將毛毯給蓋上才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

看了快五個小時的資料,老實說他也累了,他拉了毛毯也按下了讓椅子給躺平的按鈕,眼睛閉上,不久後便睡去了。夢裡沒有誰,這回他是在黑暗裡睡的很沉醉。待他再次清醒過來,已是空姐向他詢問早餐想吃什麼系列的時候。他糊里糊塗的揉了揉眼,隨隨便便的就點了一樣早餐,本想再躺回去睡,可金俊秀卻早已坐起身子看著飛機上的電影。

「你睡好久喔。」金俊秀拿下了耳機,看著他突然說。

「我睡的沒你久。」他伸了一個懶腰說。

金俊秀臉上是笑了起來,可卻又戴上了耳機,繼續看著他的電影。而他,是看著金俊秀輕鬆的側臉,緩緩的將椅背給調直後,也拿起了耳機隨意的開了某一電台,就聽著裡頭的音樂。他並不曉得自己所選擇的電台是什麼類型,只知道撥出來的音樂全是鋼琴演奏,他聽著打在琴鍵上的每個音節,腦子裡突然的想了起當初與金俊秀第二次見面時,金俊秀就是在早晨裡彈奏這麼一首曲子。

「俊秀。」他拿下了耳機,轉頭看著金俊秀說:「你是不是彈過這首曲子?」

他將耳機遞了過去,金俊秀是替換了自己的耳機,認真的聽著他所指的曲子,「是呀,我彈過。」

「某次早晨你有彈。」

「你記的很清楚耶。」金俊秀笑答。

他不曉得為何自己會記的那麼清楚,但是聽見鋼琴的聲音,他覺得這一切都好熟悉。他以前從來就沒有觸碰過什麼樂器,也沒有心思欣賞音樂,可那次無意間聽見金俊秀的演奏時,他覺得自己的心裡有些的澎湃,好像自己以前也很常聽某人演奏一樣。

「你彈的琴……很好聽。」他突然說。

金俊秀並沒有馬上回話,只是微笑的看著他,爾後才說:「以前你也這麼說。」

他抬眼愣了幾會,他並不知道金俊秀指的『以前』是指第二次見面的時候,還是在更早之前。他不能確定他與金俊秀在更早之前有所交集,但卻又不能否認自己對於金俊秀所彈奏出琴聲的有所動容。

「如果你喜歡,我可以天天為你彈。」

他看著金俊秀,腦中不經意的傳來了一道聲音,這聲音跟金俊秀的一模一樣,向他說了:『那我就再彈一曲給您聽。』

這麼一句話,是讓他的頭又微微的陣痛了起來。他不曉得為何聽見這麼一個聲音以後,所有的感覺都變的傷悲,彷彿再也聽不見一樣。

「你怎麼了?」金俊秀趕緊站了起身來,來到他的身邊,又蹲了下身問:「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他突然一把就抓住了金俊秀向欲他伸來的手,抬眼便說:「我沒事。」

金俊秀似乎是被他的舉動給嚇著了,不過卻仍是很鎮定的回:「沒事就好。」

「以前有個人好像也常常彈給我聽。」待金俊秀又坐上椅子時,他突然說:「但是之後……我就再也沒聽見他彈的曲子。」

金俊秀安靜的聽著,見他沒有下文以後,金俊秀便輕聲的朝著他說:「對不起。」

他盯著金俊秀,雖然不曉得為何金俊秀要道歉,但他卻又覺得這句抱歉,似乎是一直以來他在等待的一句安心的答辯。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太孤獨,可並不曉得為何自己會如此孤獨,他就像是被放生一樣,天天期待他所期待的人能夠來迎接他,只是他遲遲的盼不到那個人。

他不曉得自己該如何接下金俊秀的抱歉,不過好在空姐送來了早點,他們兩之間的話題也才就此中斷。

後來,他們一同下了飛機,拎了行李,便隨著入境大廳的接待員一同乘著轎車直達飯店。他向櫃台拿了房間的鑰匙,便與金俊秀一同乘坐電梯來至他們的房間。他拎著自己的行李走進以後,才發現這個大的總統套房裡頭,其實分了兩間房間,並不是像金俊秀所說只有一張大床。他心中是有些高興的朝了另一間房見自行的走去,但卻未料金俊秀是跟著他的身後走。

「你習慣睡這間嗎?」他愣了幾秒後,轉過身問著在他身後的金俊秀。

「是我習慣跟你睡。」金俊秀朝著他笑說。

「啊?」

「反正我是跟你睡定了。」金俊秀堅持的說。

他莫名的喘了氣來,最後也不敢再看金俊秀便托著自己的行李走進了房間。既然金俊秀這麼堅持,那麼他也沒有理由再拒絕金俊秀。反正若是最後擦槍走火了,那時金俊秀也得負一半的責任。

他們倆率先洗了個澡,由於行程有些的緊湊,他們也趕緊的搭乘轎車來至洽商的公司。體力勉勉強強也將今天所有的行程都給完成,可免不了的他還是有些時差調整不太過來,他一回到飯店後,身上的西裝也沒脫,人便也倒床就睡了。

這麼累也好,不累的時候還擔心自己可能會對金俊秀出手,現在的他幾乎是癱瘓在床,也忘了要整理今天的會議記錄了。

不過在睡夢裡,他總覺得似乎有人在照顧他一樣,他身上的束縛是越來越少,感覺是更好入睡了。

金俊秀看著躺在床上的朴有天,他是將自己替朴有天脫下的西裝襯衫與西裝褲拿在手上,臉上嘆了口氣笑著。

「今天你太累了……所以放過你。」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又說:「不過明天你就慘了。」

金俊秀低了身摸著朴有天的臉蛋,輕輕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你什麼時候才能夠知道我是你的誰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