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受到了朴有天的鼓勵以後,他每天就是朝著御廚跑,每日餵著朴有天他所做出的成品,朴有天沒有一次有拒絕過的,但也因為如此,朴有天一天喝的水量變多了,臉蛋看上去也不再是消瘦,反倒有些微胖,也有精神了。

這樣的變化是在印度王子閒來無事造訪朴有天時發現的。

朴有天為了實現先父的遺願,文化交流的對象其實並不只限於京城外的邊疆,還包括了整個國家鄰界不同國家的人。其中一個,就是來自印度的沈昌珉。

沈昌珉的面容看上去有著深邃的輪廓,不像當地土生土長的印度人,這樣的輪廓可是迷倒了不少女人,隨手可得的女人有多少是數不盡,但朴有天卻遲遲未聽見沈昌珉有喜宴一事。

「你變胖了呢!是誰將你照顧的這麼好,終於讓你肯長點肉出來了?」沈昌珉與朴有天在宮廷的涼亭裡泡著茶,他看著朴有天的又說:「據說結婚以後,男人只要一過安定的日子就會開始發胖,看來你的皇后是讓你安定了不少喔。」

朴有天聽了這話,他並沒有否認沈昌珉的說詞,但也無評論金俊秀的照顧是一流還是下流,僅是輕笑答:「自從娶了這個皇后,日子是增添了不少色彩。」

「這人究竟是何方神聖,你竟然學會誇獎人了。」沈昌珉是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說著。

朴有天的臉上盡是說明了一切,雖然他與金俊秀還未有更進一步的互動,可這些日子以來,他還真是喜歡金俊秀這般可愛的模樣。縱然豆沙包他是吃了幾百個失敗的成品,但他一樣照吃,畢竟金俊秀的心意不能落單,做丈夫的他,也得義無反顧的全部吞到肚子,來證明自己是接受了金俊秀的好意。

「就我的皇后。」朴有天有些驕傲的說。

「看來你挺疼他的。」沈昌珉笑說。

「都這年紀了,你應該也得安定了吧?」

沈昌珉是聽出了這話的意思,不過他卻搖著頭說:「沒有適合的人選。」

「我看是你的標準過高。」朴有天輕聲的笑說。

事實上朴有天一直以來也沒見過沈昌珉身邊有誰伴著他或者照顧著他,不過倒是耳聞許多富家名媛想嫁入沈昌珉的門下,但就是未見過沈昌珉有一樁婚事是同意的。可這也不甘他的事情,畢竟婚姻是一輩子的,要非剛好金俊秀是個能讓他喜歡且願意呵護的人,他早就想休婚,早就放棄完成先父之願了。

「有天!我又做好了!」

朴有天與沈昌珉兩人似乎是被金俊秀突如其來的竄入給嚇著了,但他們倆的反應都很鎮定,眼神一同看向金俊秀。金俊秀將自己的成品給擺上石桌,身上還沾滿了許多麵粉或糖還有些許的調味料,他不拘小節的就選了張椅子坐下,又說:「你快吃快吃!」

朴有天臉色是有些嚴肅,便傾身向前的在金俊秀耳邊說:「俊秀,咱有客人。」

金俊秀這時才將鳳眼往沈昌珉的方向看去,頓了一會,他伸手便將桌上的豆沙包撕成兩半,高興拿給沈昌珉說:「你也吃吃看,這是我做的。」

沈昌珉看著裡頭熱騰騰的紅豆餡,他輕輕的聞了一口然後接過手,也大方的將金俊秀的成品送進了嘴中。朴有天看見沈昌珉如此的乾脆,他也一同隨著沈昌珉吃了另一半的豆沙包。

「哦,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會變胖了。」沈昌珉吃了一口後,便自行的到了杯茶說道。

「你變胖了?」金俊秀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的朴有天問。

朴有天是安分的將金俊秀的成品吃完,也喝了口茶說:「應該是比先前還要來的胖一點。」

「我怎麼都沒看出來?」金俊秀無辜的又說:「是不是我做太多甜點了?」

沈昌珉聽見了這話,臉上便笑起來說:「原來皇后都做甜點給皇上吃啊?這麼甜蜜。不過這豆沙包似乎太甜了一點。」

「但是有進步。」朴有天馬上接下一句說道。

朴有天並不希望看見金俊秀喪氣的神情,他害怕沈昌珉的直接會傷了金俊秀的自尊心,所以才馬上接下好聽的話。但事實上這次的成品是比第一次金俊秀所做出來的好很多了,只是沈昌珉太挑嘴,做出的評論也就嚴苛了一點。

「所以……好吃嗎?」金俊秀鳳眼汪汪的看著朴有天問,這一副就是希望聽到好結論的神情。

「好吃。」朴有天篤定的說。

「愛情真偉大啊。」沈昌珉在一旁沒有避諱的笑了出聲,爾後又說:「那我不打擾你們甜蜜了,我挺喜歡你的後花園,我能去走走嗎?」

「當然可以,請便。」朴有天擺手說道。

見沈昌珉離開的背影,金俊秀又轉回過身看著朴有天問:「真的好吃嗎?還是你又勉強吞下了?」

「沒有勉強,我覺得還不錯。」朴有天笑說。

「那你真的變胖了?我看不出來呢。」

朴有天聽了這話,腦子裡突然另有想法了。

「你當然看不出來。」朴有天笑說。

「為什麼當然?」

只見朴有天緩緩向前,他一手摸著金俊秀的大腿,輕聲的將聲音送入了金俊秀的耳裡,「咱沒行過房,你怎可能知道我的身材是胖是瘦。」

金俊秀聽了這話臉上是紅了起來,他曉得朴有天是意有所指,所以他一把就推開了朴有天,緊張的說:「你、你自己解決啦!」

「你是我的皇后呢。」

「那又怎樣?」

「而且你答應我,只要我愛你,你就會聽我的話。」

「所、所以呢?」

「今晚?明晚?還是後天晚上?」

朴有天直接了當的開了三個選項,金俊秀則是聽得滿臉全皺了起來。不是他不想,只是他從來就沒在這方面做過任何準備,現在朴有天突然的要求是讓他措手不及。據說承受的一方,若是攻勢的一方技術不佳,那麼承受者可是會痛到哭出來的。就算他的武功再如何蓋世,但怎麼磨練也不可能練到股間的內的幽穴。幽穴沒有內力更沒有外攻,就只有最直接的感受而已。

「你……你的技術好嗎?」金俊秀紅著臉也再他的耳邊輕聲問。

朴有天摸著他的大腿,由外往內側的摸去,曖昧的回:「你覺得呢?」

「我痛的話你就死定了!」

「那如果不痛呢?」

「我就隨便你!」

朴有天滿意的點了點頭,胸有成竹的眨著桃花眼,輕聲說:「那就這麼說定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