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醒過來以後,桃花眼有些疲憊的看著天花板,窗外的天色還是暗的,他舉起了左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目前的時間是凌晨四點。當他將手臂給放下以後,他才驚覺自己身上已有些的不同。

「咦?我的襯衫呢……?」

燈光雖暗,但他身上所有的觸覺告訴了他,他只剩下了一件內褲而已。昨夜到底是在什麼情況下睡了過去他並不知情,但他卻記得自己並未有將身上的衣物都給褪去。他輕輕的挪動了一下右手,右手便無意間的碰上某個柔軟的東西,他轉過了頭看著自己身邊的人,那人正是背對著他,睡得相當沉穩的金俊秀。

他率先的將右手伸回,在一場過失的觸碰之下,他紅著臉看著金俊秀光溜的背影。原來他不小心碰到了金俊秀的屁股。他悄悄的將自己的身子往左挪了一些,可這時的金俊秀卻也隨他一同的轉過身面向著他睡。金俊秀彎曲的身子就如同貓一樣的捲曲,看上去很可愛,但卻又莫名的帶著一股淡淡的孤寂。

他偷偷的瞄著金俊秀的睡顏,如此安分的臉龐,他似乎已不是第一次見到了。然而如此孤單的身影,他卻讀不出金俊秀心中的遺憾,金俊秀似乎也在等待什麼東西出現一樣,他說不出個所以然。

可是他很清楚,他們彼此間的心房,並非全然的完整,而是有著相同的缺憾。

他輕輕的也轉了過身,微微的垂著頭看著幾乎是快靠上他胸膛的金俊秀,他不自禁的從金俊秀的鎖骨往下看去,若隱若現的蓓蕾剛好是被金俊秀手臂給擋著,他不規矩的移動了自己的視線,更進一步將金俊秀的身子看得更清楚,可由於光線不佳,金俊秀的下半身也就被陰影給遮掩,而他也無勇氣將整條棉被給掀開來觀賞。

這樣的身軀,這般的氣息,他能篤定,這並不是種巧合也不是種運氣,而是他對於金俊秀是有某種程度上的渴望與眷戀。但可悲的卻是,這些感覺他卻一字也說不上,無法形容,也難以向他人告知。

他無聲無息的伸出大掌來,輕輕的摸上了金俊秀的臉頰。

『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你。』他在心裡悶說。

他伸回了手,很紳士的又替金俊秀蓋上了棉被,輕輕的摸著金俊秀的肩膀,最後大長卻又是遊走回金俊秀的臉頰上,姆指便落在金俊秀唇瓣,『有點想吻……。』

他輕輕的嘆了口氣,轉過身就下了床來,他輕輕的打開行李廂拿出了運動褲,爾後便將公事包拿至房間內的辦公桌上,他靠著微弱的燈光看著今日早上十點要開的會議內容。昨夜實在是過早睡,現在的他也閒來無事,抱著電腦便走出房間,來至客廳的辦公桌開啟電腦傳送一些重要的文件,以及記錄金俊秀在公司裡的重要行程。

待他將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以後,時間也已是早上八點了。他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是該將金俊秀給叫醒了。他關了筆電,躡手躡腳的走進房內,來至床邊彎著身搖著金俊秀的肩膀。

「俊秀,起床了。」

「嗯……。」金俊秀含糊的應了幾聲,但鳳眼卻沒有睜開的跡象。

「俊秀。」他搖著又喊。

「嗯哼……。」

他聽著早晨金俊秀呢喃的呻吟,心跳是有些的加速,下半身也不自覺得有了些反應。他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些變態,所以最後一次的叫喊,他是一氣呵成的便將給金俊秀叫醒。

「俊秀,該起床了。」

這回微大的聲響確實是讓金俊秀睜開了眼來,金俊秀睡眼惺忪的緩緩坐起身來,揉著眼睛抬頭看著朴有天,「幾點了?」

「八點十分。」

金俊秀深呼吸了一口氣,轉頭看著朴有天身上的裝扮,突然想起了什麼又說:「你的西裝我掛在衣櫃裡面了。」

這麼一句話是很普通,但他卻是覺得不好意思。金俊秀會這麼說,也就代表昨夜的西裝全是被金俊秀給褪去的,他不曉得金俊秀有無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現在一個人回想,反倒覺得有些令人臉紅心跳。金俊秀竟然替他褪去了西裝,只為讓他有個好睡眠。

金俊秀從床邊的矮櫃上拿了四角褲,他一見狀是立馬的轉了過身去,慢慢的朝著房門走去。

「我只是穿個四腳褲。」金俊秀看著他的背影笑說。

「迴避一下比較好。」

「都是男人,你害羞什麼?」

他的眼神看著房門,身體仍是堅決不轉過身去。若金俊秀是女人,就算他不迴避他可能也不會有所有動作,但就因為金俊秀是一個對他而言相當特別的男人,所以他必須迴避,必須避免悲劇的發生。

「好了嗎?」他問。

「早好了。」金俊秀笑說。

後來的他們梳洗完畢以後,去了飯店的餐廳享用早餐,然而至飯店的會議大樓準備開會。

這回的會議很大場,所以一開就開了四個小時,中間只有午餐休習時間,他們結束了午餐便又從一點開至下午三點。這一長串的會議裡頭,是讓他見到了不少經濟名人,雖說那些名人的地位是非同凡響,但有些人他卻看不慣。

「金總裁,今晚要不要一起去酒吧?我請客。」陳總提出邀約的又說:「不過就你一個人赴約。」

他在一旁聽了這話,雖說臉上的表情變化沒有很大,但他內心卻是激動到想立即的拒絕眼前這位陳總,他一看就曉得眼前這人對於金俊秀是意圖不軌。

「不了,晚上我另有約。」金俊秀笑說。

他知道金俊秀的行程,但他有很默契的沒有搓破金俊秀的謊言。

「真可惜。」

「有機會的,再見。」

金俊秀直率的轉身便離開,而他也就跟著金俊秀的身後。雖說金俊秀的答便是種拒絕,不過身為特助的他,還是有義務確認金俊秀行程,或許金俊秀真跟另一人有約也不一定。

「俊秀,另有計畫嗎?約了誰?」

金俊秀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他微笑著說:「約了你,我帶你去我一間我很喜歡的酒吧。」

「哦,好。」他有些措手不及的答。

後來的他們便也在夜晚洗完澡之後,來到了金俊秀所指定的酒吧。他們兩人看著眼前的調酒師,雖說他的手也有些的好動想向前一同調酒,但他忍了下來,甚至也無跟金俊秀提及他會調酒的事情。他們一同品嘗著調酒師送上來的酒品,雖說他喝不出個所以然,但看見金俊秀滿足的表情,他也姑且相信自己的味覺,這酒是所謂的好喝。

他們邊喝邊聊著天,雖然他沒注意他們彼此間聊了些什麼,可他卻曉得一件事,就是金俊秀的酒量不是海量,大概一杯就醉了。

「我們回去吧。」朴有天拉了他的手腕說。

「再一杯好了。」

「你醉了,回去休息吧。」

他掏出了錢來就買單,半摟半抱的將金俊秀給摟回了飯店裡。金俊秀似乎真是醉了,一進房間以後是邊走邊脫了身上的衣物,而他是跟在金俊秀的身後一件一件的撿,直到金俊秀在他面前褪去了最後一件四角褲。

本以為金俊秀會乖乖的爬上床睡,可未料其實金俊秀的酒品並不好。

當他彎下身來撿起了最後一件四角褲後,抬眼就見全身赤裸的金俊秀站在他的面前,若有似無的對他魅惑的笑著。

「有天。」

他沒有回答,然而視線也不敢胡亂移動,他直愣愣的看著金俊秀的臉蛋,但金俊秀卻在喊完他的名字以後朝著他走向前。

「有天……。」

他是被金俊秀逼到了房間的牆角邊,金俊秀的雙手攀上了他的寬肩,鳳眼緩緩的眨眼道:「我等你好久。」

「什、什麼?」他聽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對不起……當初我不是故意的。」

他瞪大了眼看著眼前紅了眼眶的金俊秀,他似乎知道金俊秀指的是什麼事情,只是那件事情對他而言是太過於模糊。

「俊--」

才正想說些什麼來安慰心情不穩定的人兒時,他的唇就被堵上了。金俊秀環著他吻的用力,吻的深邃,卻又吻的悲愴壘壘。他們順著牆緣一路吻上了床,金俊秀將他壓了上床,雙手胡亂的脫著他的衣物。他很心急,但卻又不膽敢違抗現在相當悲傷的金俊秀。

「對不起……。」

究竟是什麼事情他想不起來,但眼前的金俊秀,頭髮變長了,臉上的淚珠不停的滴落在他的胸膛上。

「我是你的人,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

他的雙眼看著金俊秀的哀傷的臉蛋,大掌摸著金俊秀的臉龐,一個翻身,便將坐在他身上的金俊秀給反壓上床來。

『我的俊秀,你可終於回到我身邊……。』他的腦中,一個與自己相同的聲音這麼說著。

縱然一切是多麼的錯綜與複雜,但這回他的身體已不受任何的控制,一場賒欠的激情,這次他要一併的討回。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