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他這回一點猶豫也沒有就堵上了金俊秀的翹唇,一直以來的他是多麼渴望對金俊秀這般的觸碰,也像是等待此刻已久一般,他不顧金俊秀的意願與否,便瘋狂的在金俊秀身上找尋他所要的任何感覺。金俊秀也很配合,也許是真醉了才讓他如此好下手。

早已一絲不掛的金俊秀讓他方便了不少,而金俊秀身上帶著略微酒味的奶香,讓他每吸一口氣,是無法自拔的一步步深陷於金俊秀的魅力裡。這種感覺很熟悉,但對於現在的他卻很新穎。

他身上的襯衫是讓醉的有些傻氣的金俊秀給褪去了,可掛在身上的褲子金俊秀卻是忘記為他服務,而現在很繁忙的他,也沒閒暇之際來褪去的身下的褲子,他不在乎自己褲襠的不適,很認真的品嚐著金俊秀的吋吋肌膚。

他沿著金俊秀的頸子慢慢的朝著鎖骨啃去,每個被他所親吻到的肌膚,他都不嫌麻煩的將自己的痕跡落在金俊秀的肌膚上。金俊秀迷茫瑣碎的呻吟,他聽的很滿意,而也打從心底的想佔有這麼不一樣的金俊秀。

他的大掌捏著金俊秀的腰際,輕輕的囁咬了金俊秀的乳首,然而又是不輕不重的吸吮,金俊秀是有些喘了氣來。

「跟我的夢很像。」他突然撐起了自己的身子,垂著頭看著金俊秀說:「你們好像同個人一樣。」

他不再害怕金俊秀是否會認為他是個變態,事態已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彼此間都已無退路。他喜歡夢裡的紅髮男人,也喜歡現實的金俊秀,金俊秀彷彿就是從自己的夢走來現實的人兒,無論他如何的索取,又無論他溫柔與否,夢裡的紅髮男人與現在的金俊秀都選擇接受。

他伸手捏著金俊秀剛被舔拭過的紅腫乳首,轉過頭便又疼愛著另一乳首,他打算讓金俊秀的蓓蕾徹底的綻放在這白皙的肌膚裡,一切都是那麼美麗,那麼美好,就只有他一個人能夠欣賞。

他偷偷瞧著金俊秀的神情,連神情都與夢境相同。他的大掌情不自禁的朝著金俊秀的大腿內側摸了進去,金俊秀是沉沉的吸了一口氣,眼神似乎是有些渴望的看著他。

「怎麼了?」

「沒什麼……。」金俊秀後腦勺又靠上了枕頭說。

「後悔了嗎?」他問。

雖說金俊秀的表情不像是後悔,可若是現在要他停手,他也能夠做到。畢竟現在的他理智還未斷線,在斷線以前,他都能夠允許金俊秀反悔。

「沒有。」金俊秀話說得很輕,突然又抬了起頭看著他說:「感覺你好像變溫柔了。」

這話說的很曖昧,明明彼此才第一次發生關係,但金俊秀的話語聽上去卻好像他們先前也做過一樣,似乎是意味著他之前都是很粗魯的對待,才讓現在的金俊秀有這種感覺。他的眼眸也盯著金俊秀的鳳眼看,金俊秀說的話已不是第一次令他匪夷所思了,他總覺得許多事情似乎是被他所遺忘,畢竟金俊秀所說的話他也並非全然的沒有印象,只是想不起來。

雖然他想不起來,但他還是彎下腰身來,吻著金俊秀的唇瓣輕聲問:「所以你喜歡粗魯一點?」

金俊秀眨著鳳眼,手臂掛在他的後頸上,對著他緩緩的笑了起來說:「看來你還是沒有想起來。不過你要玩粗魯的我也沒差。」

一剛開始金俊秀對他調戲時他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直到了現在,他發現自己還挺喜歡金俊秀的大膽與戲弄。他的大掌慢慢的順著金俊秀的大腿往上摸去,然而輕輕的握住了金俊秀的脆弱,小聲的在金俊秀耳邊說:「如果太痛,要跟我說。」

金俊秀臉上有些微醺,但酒意似乎是退去了,還懂得朝著他笑說:「你的技術一直都還不錯。」

他似乎漸漸相信,自己與金俊秀過去似乎有所交集,只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他不明白。但現在的他們都已星火燎原了,他也懶得再去想到底是什麼事情。他隨著感覺,也按照著夢裡的對紅髮男人的對待方式,一一的實踐在金俊秀身上。

他的姆指輕輕的按揉著金俊秀的鈴口,金俊秀舒服的閉上眼來,掛在他後頸上的手臂也些許的用力抱著他。他的大掌漸漸的磨蹭起金俊秀的寶貝來,低身又吻著金俊秀的胸膛。他覺得現在的一切是勝過了在夢裡的感覺,金俊秀的身體很柔軟又很溫暖,他來來回回的摸索,就是不覺得膩。

金俊秀的寶貝是慢慢的挺立,氣也開始快喘起來,身軀不自覺的弓起,喉間那些憋不住的吟迷便從金俊秀的嘴中逃脫出來。這些聲音聽在他耳裡,他覺得金俊秀就像是在向他求救,所以他沒辦法視若無睹,更無法放手不管。

他給予金俊秀更多更多的快感,金俊秀的反應是一波接著一波的激烈,最後他一個加速,盡是將金俊秀對他的情慾給逼了出來。他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熱液,又看著躺在床上不停喘氣的金俊秀,金俊秀的略略張開的雙腿,讓他的眼神不安分的就朝著金俊秀的臀瓣看去。

「這點潤滑好像不夠。」他低聲說。

金俊秀緩緩的眨著眼,過了好一會才說:「旁邊的抽屜裡有,我有帶。」

他聽見這話是覺得驚訝,為何金俊秀身上會帶著這些東西?

「你……都帶著這種東西?」他不好意思的問。

「是遇上了你以後我才準備的。」金俊秀笑著又說:「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用到。」

金俊秀這般的說詞,彷彿現在他們兩會發生這樣的關係一直以來都是計畫好的一樣。金俊秀既然願意與他發生這麼一層親密的關係,那麼是不是也代表著金俊秀其實也是喜歡他的?他傻傻的坐在床上,眼眸看著眼前身材迷人的金俊秀,可他卻一點動作也沒有。

「為什麼……你會願意跟我做愛?你應該不是同性戀才是。」

金俊秀躺在床上,鳳眼沒有看他,輕輕的閉上眼來說:「我不是同性戀沒有錯,但偏偏你就是個男的。」

金俊秀從床上坐了起身來,側了身從床邊矮櫃的抽屜裡拿出了潤滑劑來,開了栓口後便將瓶子裡頭的液體倒在他沾有精液的手上。金俊秀挪動了自己的身子,他雙腳略開的跪在床上,然而便拉了他沾滿潤滑液的大掌朝著自己雙腿間的摸去。

金俊秀覆著他的手,引領著他來至自己的穴口,魅惑的看著他笑說:「我都願意跟你做愛了,那你願不願意?」

他將所有金俊秀的舉動全然的收入眼裡,沒想到金俊秀在床上的姿態同如生活般一樣的大膽。他輕輕的摸著金俊秀的穴口,又揉捏著金俊秀的囊袋,這次沒有猶豫便答:「我當然願意。」

他沒有預警的就將一根手指送進了金俊秀的幽穴內,金俊秀的身子明顯顫了一下,沒什麼力氣的抓著他的肩,而張開的雙腿是坐上了盤腿坐在床上的他,金俊秀的依賴是讓他方便了不少,無論是替金俊秀開拓,又或者是讓金俊秀舒服。

金俊秀抱著他,紅腦袋靠著他的肩膀,在他耳邊輕聲的低吟著。雖然他對於男人與男人的這檔事而沒有研究過,但倒也聽文許多有關這方面的如何操作的事蹟。他盡可能的讓金俊秀不會感到不適,也配合著金俊秀能夠適應的時間給予適當的安撫,只有在夢裡做過的他,第一次將夢境搬來現實,金俊秀的反應是呼應了他的技術,看來真如金俊秀所說,他的技術真的不差。

「嗯嗯……。」

「痛嗎?」

「不會……。」金俊秀喘著氣說。

「已經兩根手指了,還可以嗎?」

「應該吧……。」

他害怕縱然金俊秀的幽穴能夠適應兩根手指的大小,也未必能夠容納的了他。現在他的情勢很激昂,必然是會高漲與膨脹,他擔心金俊秀沒法適應現在的他。

「可以進來了。」金俊秀抱著他,在他耳邊輕聲說。

但他是皺著眉頭,搖頭說:「太快了。」

金俊秀想了一會,便垂下鳳眼看著還穿著褲子的他,金俊秀沒有給予過問伸手也就摸上他的火熱,便在他耳邊輕聲笑說:「我知道你身上所有的尺寸……。」

這麼一句話似乎不是第一次金俊秀對他說,他記得金俊秀拿新的西裝讓他是穿時也這麼說過。

「可是……我的尺寸有那麼小嗎?」他納悶的問。

金俊秀看著他便開心的笑了起來,情色的對著他說:「緊一點你會比較舒服的。」

所以這就是為何金俊秀不願意再多開拓一點的理由嗎?

他紅著臉看著金俊秀,最後便將金俊秀放上了床,然而褪去了自己的內衣褲,又欺金俊秀說:「那我就進去了。」

金俊秀沒有回話,但卻是輕輕點了頭應允。他慢慢的將自己的火熱放進了金俊秀的體內,動作很輕,也不疾不徐,雖然金俊秀是稍微的皺了眉頭,可當他完全的霸佔金俊秀時,金俊秀的穴口是渴望的吸吮著他的火熱,而金俊秀的眉頭也漸漸的舒展,接著便換來一場熱情的邀約。

「可以動了。」金俊秀抓著他的肩膀說。

「要不要再等一會?」

「你已經憋很久了。」金俊秀貼心的說。

既然承受者都願意開始行動,他也沒有理由堅持原地不動。

金俊秀的體內很溫暖,這是夢境裡沒有告訴他的。金俊秀舒服的神情與所有反應和吟迷都與夢境是如出一轍,他越來越相信紅髮男人就是金俊秀,也更想進一步的釐清金俊秀的話中話到底藏著什麼祕密。

「我、我喜歡你。」他趁著金俊秀無法防備之際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從第一次遇見你以後,我總覺得我該照顧你。」

他每一下的撞擊都提醒著金俊秀他的存在,既然都做了,往後的日子他會不顧金俊秀的意願照顧金俊秀然而霸佔金俊秀,他也不准別人覬覦金俊秀,所有的一切都歸他。

不過金俊秀卻對於他的告白不為所動,反倒是一種理所當然,「你本來就該喜歡我……。」

他聽見這話,壞心的吻了金俊秀的唇,又一個用力的頂入讓金俊秀掐緊了他的肩。腦子裡的畫面以及所有的感覺讓他開始有了幻覺,似乎佔有金俊秀本來就是應該,而金俊秀在他身下的所有風光本來就是屬於他的。

他吻著金俊秀的唇,又討著金俊秀的甜,最後便將自己所有的愛意灌溉進金俊秀的身心裡,然而喘著氣的看著金俊秀嬌羞的模樣。

「你一定還想做吧?」金俊秀喘著氣看著他說。

他略略的睜大了自己的桃花眼,看來連最隱密的心思他也躲不過金俊秀的法眼。

只見金俊秀伸手從矮櫃上又拿了潤滑劑來,栓開了瓶口,便將所有帶有情色而潤滑的液體往自己的雙腿間傾倒。他雙眼直愣愣的看著那些潤滑液流過金俊秀的私密,又流入了金俊秀的股間,然而沾上了他的寶貝。

「我全部都給你……。」金俊秀輕聲說。

 

 

 

 

----未完----

這不算H,但算色……。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