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一人在花園裡頭散步,這個花園他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可不管來幾次,他就是不覺得膩,反倒是越看越喜歡。

今日的拜訪,看見朴有天安定以後的模樣,雖說他沒有很羨慕,但他內心有時也會期待能與他共度一生的人。至今從他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很多,但卻沒有一個是能夠如這片花園一樣,讓他越看越喜歡。不知什麼時候才會有個不覬覦他的財富也不虛榮他的地位的人出現。

他的要求其實沒有很高,他只是想要一個能夠愛他的人而已。

他徒步的在花園裡走著,直到走至另一片花園後,他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情景,有些不敢相信的輕聲說道:「怎麼全死光了?」

這話他沒有說給誰聽,話裡全然凸顯了他的訝異與納悶。這到底是誰的花園?怎麼最後都枯萎了?這花園雖然醜,但他沒有馬上離開。他還是走進了花園裡,打算一探究竟。

當他慢慢的走入花園的最深處時,他發現了一個身穿白袍捲著袖子的男子蹲在枯萎的花朵旁,一株株的收拾,又一顆顆的將種子栽種進已重新整理過的土裡。他好奇的朝著那人走去,他看著那人的臉龐滑落下了一滴汗來,那人用了手背將汗水給抹去,一點也不在乎的繼續栽種。

「這花是你在顧的?」沈昌珉突然問。

那人是嚇了一跳,抬起頭看著他。

「您是……?」

「你們皇上的友人,我來自印度,叫沈昌珉。」

那人是站了起身來,恭敬的鞠了躬,「您好,沈王子。」

「花是你在顧的嗎?」沈昌珉又問了一次。

「不是的,是皇后娘娘堅持自己顧,不過……」

「怪不得全死光了。」沈昌珉瞇了眼說。

瞧金俊秀那模樣,這花會全死光也是理當的結果。據說金俊秀除了武功已外,其他的雜事似乎是不行。方才他還吃了一個甜的要命的豆沙包,也是出自於金俊秀之手。看來傳聞沒有傳錯,金俊秀就只有任督二脈被打開而已。

「你叫什麼?」沈昌珉問。

「敝姓崔,名珉豪。」

崔珉豪的臉一直都是低著,所以沈昌珉也看不清楚眼前之人究竟是長什麼樣子。不過奇妙的是,到目前為止他對崔珉豪並沒有壞的感覺,反倒有些好感。

「你的工作是栽種啊?」

「不是,小的是醫官。」崔珉豪答。

沈昌珉聽見這話,臉上是笑了起來。堂堂一個醫官怎麼會來搞皇后的花園?

「所以你現在是怠忽職守嗎?」

崔珉豪愣了一會,搖頭又說:「不敢,是今日的工作已完畢,栽種純粹是興趣。」

沈昌珉是對崔珉豪好奇起來,朝著崔珉豪的面前走近,然而微微的彎了身子,大搖大擺的就盯著崔珉豪的面容瞧,「你長的真不錯,跟這裡的人好不一樣。」

崔珉豪也緩緩地一直看著地板的眼神給抬了起來,他眨了眨濃密的睫毛,也看著沈昌珉。雖然他對沈昌珉沒什麼感覺,但不能否認,沈昌珉長的很好看,根本不覺得是印度的本土人種,順眼太多了。

「你打算救活這些可憐的花嗎?」沈昌珉看著崔珉豪笑問。

崔珉豪想了幾刻,便垂下頭答:「是打算重新耕種。」

畢竟他只會醫人不會醫花草,而眼前的花也早已凋謝了,所以唯一的方法就只有再重新栽種才是最好的選擇。

「要我幫你嗎?」沈昌珉又彎了身他的臉問。

「不用。」崔珉豪瞄了他一眼回。

「不用客氣,我不會吃了你。」沈昌珉說。

反正現在的他也是遊手好閒,估計朴有天現在還在陪著他最愛的金俊秀,他也不可能回去當一盞電燈泡與朴有天泡茶聊天了。而崔珉豪身旁也剛好沒有任何助手,所以讓他加入栽種的行列,其實也不算為過。

崔珉豪是猶豫了一些時間,爾後便抬起頭對他說:「這些工作很粗重,恐怕不適合王子。」

「再怎樣我都是男的,你不用擔心。」

看來沈昌珉是決意要一同與他栽種了,所以後來的他也點頭答應讓沈昌珉一同幫忙,不過在開工以前,他向沈昌珉開了條件,「如果您哪裡痠痛或不舒服了,您不能向皇上告狀您與小的有一同幹活。」

沈昌珉想了一會,臉上輕笑說:「怎麼,你怕被殺頭啊?」

崔珉豪蹲了下身來,點了頭答:「嗯,您直接找小的就行了,小的能替您醫治。」

沈昌珉也蹲了下身,看著崔珉豪的側臉應允,「好,我就直接找你。」

崔珉豪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轉頭便大膽的朝著沈昌珉笑了起來,「謝謝您的配合。」

就在這麼一刻,沈昌珉似乎感覺到,離他安定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