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提出邀約以後,金俊秀隔天立馬一早就朝著內醫院奔去,他尋找著崔珉豪的身影,似乎有緊急的事情找崔珉豪。

「崔醫官呢?」金俊秀隨便抓了一個下人問。

「娘娘恕罪,小的不清楚。」

金俊秀嘆了口氣皺起眉頭來了。他記得以前這時辰是崔珉豪內勤的時候,可怎麼現在人卻不見蹤影來了?他在內醫院打繞了著,鳳眼四處的觀看,不死心的又抓了一位醫官問:「你知道崔醫官去哪了嗎?」

「崔醫官?小的記得他好像去服侍印度來的王子了。」

金俊秀聽了這話,挑了眉問:「印度來的?那個印度來的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娘娘恕罪,小的並不清楚。」醫官搖頭答。

金俊秀的腦子裡回想昨日的事情,昨天的沈昌珉還好好的,怎麼今天就突然發起病來了?難不成是因為吃了他的豆沙包,所以拉肚子了?

他一個人站在內醫院裡東想西想,最後還是決定奔至沈昌珉的寢房一探究竟。畢竟沈昌珉的並再如何嚴重,金俊秀並不認為有他現在面臨的問題還要嚴重。對於朴有天提出的要求,他想知道有哪些注意事項,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尋求崔珉豪的意見。

他來至沈昌珉的寢房一腳準備踏入時,人就被攔了下來。

「皇后娘娘,沈王子還在休息,您請回吧。」外頭的守衛說。

金俊秀江湖鬼混那麼久了,什麼是真話什麼是假話,他還分辨不出來嗎?

「撒謊!沈王子明明就找了崔醫官來此,怎麼會說他還在休息?」

金俊秀覺得一切很有問題,沈昌珉為何要讓外頭的守衛撒這樣的謊言?

「我要進去!」

「娘娘您……唔!」

金俊秀快速的點了守衛的穴道,心中有些不快的說:「不要隨便呼嚨我,我最討厭聽見謊言!」

守衛們只能直立的站在門邊,眼睜睜的看著金俊秀走進沈昌珉的寢房,無計可施。

金俊秀伸手就推開了沈昌珉的房門,入眼的卻是……!

「你們在做什麼!?」

這樣的姿態,這般親密的舉動,金俊秀盡是傻眼的收入眼底。這種事情看上去,好像是他與朴有天即將要做的事情一樣,他不懂為何崔珉豪要做如此大的犧牲,又是為何崔珉豪會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崔珉豪與沈昌珉的眼神是望向金俊秀,過了幾會,崔珉豪才回過神的解釋:「娘娘您誤會了。」

「那你幹嘛坐在沈王子的屁股上替他揉背呢?」金俊秀皺著眉問。

沈昌珉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趴在床上輕聲的笑答:「這個叫做馬殺雞。」

「什麼馬殺雞,馬明明就吃素!珉豪,你沒有必要這麼做!」金俊秀一個走向前就拉了崔珉豪的手腕就將崔珉豪給抓了下床,他又看著床上赤裸著上身的沈昌珉又說:「他是我摯愛的醫官,也是我的摯友,我不准你這麼待他!」

金俊秀是個講義氣也講道理的人,他不願意看見自己的摯友做如此令人遐想的工作。但就算金俊秀再如何的講義氣講道理,他始終就是講不贏沈昌珉。

沈昌珉從床上緩緩的坐起身來,他盤著腿一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眼神是看著垂著頭的崔珉豪,沒幾秒後便又將眼神座落於金俊秀的身上輕聲說:「我沒有逼他,況且,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什麼約定?」

「無可奉告。」沈昌珉打了哈欠說。

金俊秀似乎是認為沈昌珉的話不可信,他轉過頭就問著崔珉豪,「你做那些事情,真的是自願的?」

崔珉豪抬起頭來,點頭答道:「是自願的,小的與王子有約在前,所以才會這麼做。」

金俊秀的眼神是疑惑,但崔珉豪的神情看上去也不像在騙人,於是他又轉過頭看著沈昌珉,「應該只是純粹的醫治吧?」

「難道你看見我扒光了他的衣裳且霸佔他了嗎?」沈昌珉反問,可又接著說:「這樣的事情應該只有朴有天才會做吧?是不是,皇后?」

金俊秀聽見這話,是紅著臉蛋氣得跳腳的回:「我們還沒做啦!」

「沒必要跟我報備。」沈昌珉笑說。

崔珉豪臉上是沒什麼特別的表情,不過也就是笑笑,似乎將沈昌珉的這些話當作笑話而已,也無掛心。而金俊秀卻是很想一拳就打向沈昌珉,要非基於沈昌珉是貴客,他早就拿刀砍人了。

發生了這麼一連串的詭異按摩事件,金俊秀仍是沒有忘記自己來此地的目的。他拉了崔珉豪朝著房門走去,然而走出沈昌珉的臥房。他倆就站在房外,金俊秀放低音量的問:「珉豪,皇上要我跟他行房,我是來問你一些注意事項,還有討點能夠潤滑的東西。」

雖然金俊秀話說很輕,可站在門邊偷聽的沈昌珉卻也聽見了。沈昌珉走出了房門,看著金俊秀笑說:「這哪有什麼注意事項,全憑技巧。」

「你不要偷聽別人說話!」金俊秀朝著他怒罵,然而又轉過頭看著崔珉豪問:「你有什麼建議嗎?」

崔珉豪是看著金俊秀的臉蛋,苦笑的搖頭答:「床笫之事小的沒嘗試過,所以沒法提供什麼意見。可至於娘娘需要的東西,我能夠替您準備。」

「我現在就需要,我怕皇上……可能今晚就爆衝了。」金俊秀紅著臉說。

崔珉豪是笑了起來,在一旁的沈昌珉偷偷的將崔珉豪的笑容給予竊取,然而印入了自己的眼簾裡頭。

「娘娘隨小的來。」崔珉豪轉身走了幾步之後,又回頭看著沈昌珉說:「小的等等再過來。」

「不用了,我隨你們去,順便參訪參訪內醫院。」

「也行。」崔珉豪笑答。

「不行!」金俊秀怒道。

「你管不著。」沈昌珉朝著崔珉豪的身邊走去,笑著又說:「帶路吧。」

爾後崔珉豪是將金俊秀與沈昌珉帶至了藥房室,崔珉豪翻著櫃子找著金俊秀所需要的東西,沒幾會就見崔珉豪手中拿著一瓶有些粉色的液體走了出來。

「就這個。」崔珉豪遞給了金俊秀又說:「有些許玫瑰的香氣,能給予助興。」

金俊秀紅著臉拿過了這瓶詭異的液體,鳳眼就直愣愣的看著它,「希望真能助興。」

一旁的沈昌珉是緩緩的向崔珉豪走近,輕輕貼著崔珉豪的背脊問:「這你試過沒有?」

崔珉豪愣了幾會,便轉過頭瞄著在他耳邊說話的沈昌珉,「不,小的沒試過。」他答得很認真,似乎沒聽出沈昌珉問話的端倪。

「那就祝你好運了,皇后。」沈昌珉看著金俊秀懊惱的神情突然說。

金俊秀是對沈昌珉的話語嗤之以鼻,然而不甘示弱的說:「皇上沒有你想像的弱!」

可事實上,皇上到底弱不弱……似乎得戰過一個晚上答案才會明朗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