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照著三餐拿熱毛巾敷著自己的頸子,輕輕按摩,希望朴有天在他身上所留下的印記能夠趕緊消失。他並不想向任何人解釋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也不想讓別人知道其實自己已開始與朴有天有所來往。

到目前為止,是否再次接受朴有天的疑問仍是讓他矛盾。不過,就在與朴有天開始有穩定的聯繫以後,他發現不論是生活或者是心情都不再大起大落。雖然他與朴有天的談話之間沒有笑容也沒有關懷,他們彼此將感情適可而止的傳達於對方,不少也不多,就維持在一個沒辦法交往但也不會失聯的一個狀態。

與朴有天再次來往以後,他的心情並沒有之前的失落,但也回不了以往的開懷。不過至少現在的他,能夠好好工作,也不用再將朴有天的事情耿耿於懷。也許朴有天的歸巢讓他感到安定,但這並不會成為讓他再次接受朴有天的理由。

今日是新店面開張的日子,他一早準備完就趕忙搭乘早班的巴士來到店面。當他來到新的店面後,發現金在中與沈昌珉面有難色的站在店外,而在店外也擺放了許多漂亮的盆栽與祝賀開張的花籃,他緩緩的向前走去,沒有過問這是誰送的,金在中就自動的向他報備。

「這是朴有天送的。」金在中皺著眉說。

他的表情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輕輕的眨著眼,點頭。

「要丟掉嗎?」沈昌珉雙手抱胸的問。

他看著眼前的花籃與盆栽,過了幾會便輕聲答:「就留著吧,放在這也挺好看的。」

金在中與沈昌珉是一同看著他,對於他的決定,沈昌珉似乎是快速的體認到他心情的變化,於是便問:「你們有聯絡嗎?」

他抬起頭來看著沈昌珉,他並沒有馬上回答沈昌珉的問題。只見金在中是緊張的抓著他的手臂問:「你們又開始聯絡了?」

沈昌珉的觀察與判斷從來就沒有錯過,更何況他也不擅長說謊,所以很乾脆的說:「有,不過不頻繁。」

「他是想吃回頭草還是怎樣?為什麼他會找你,而你又為什麼要跟他聯絡?」沈昌珉疾言厲色的又說:「你要記住他對你做過了什麼傷害!」

雖然沈昌珉是他們年紀裡頭最小的,但說話以往卻是最中肯也最中聽。沈昌珉也許說的沒錯,人要記取教訓,光是包容沒辦法解決問題。只是,這次的對象很可惜不是別人,而是早已深植在他心中難已拔除的朴有天。

為什麼會再次聯絡?理由很簡單也很明瞭,就是情意猶存,意猶未盡。

「昌珉,你先不要生氣。」金在中拉著沈昌珉得手臂又說:「其實有天也不是真的那麼壞。」

沈昌珉垂了頭看著金在中說:「是不是真的壞,金俊秀最清楚!」

他看著沈昌珉的臉蛋與神情,他知道沈昌珉是為他打抱不平,也對於沈昌珉的怒吼沒有動怒。沒錯,他比任何人都曉得朴有天的脾性,但最可悲的,他卻不了解自己的心意。

今天本該是開開心心的來開張,可因為金俊秀與朴有天的事情,三人是鬧的尷尬也鬧的不愉快,正當他們三人相互的無語時,突然有個人是朝著金俊秀打招呼。

「俊秀,我來了!」

崔珉豪背著背包開心的向他說道,只是當崔珉豪看見沈昌珉時,他更是訝異的朝著金俊秀走去,然而輕聲說:「他不是沈昌珉嗎?」

金俊秀點了點頭,輕聲說:「他是我大學時期的學弟。」

「原來你認是這麼大牌的人!我是他的歌迷呢!」崔珉豪笑著又轉過頭看著沈昌珉,笑著輕聲說:「是說,為什麼你的臉這麼臭?」

沈昌珉低頭看著崔珉豪,崔珉豪說自己是他的歌迷,可為什麼見到他連些激動的情緒也沒有,反倒還說他臉很臭。

「為了些事情。」沈昌珉說。

崔珉豪並沒有過問為什麼,他始終是臉上掛著微笑,撇開了話題說:「不是要慶祝開張嗎?幹嘛都站在外面呢?」

崔珉豪的介入是讓他們三人的氣氛緩和了不少。金俊秀還為他介紹了如自己親生哥哥般存在的金在中,崔珉豪吃著金在中的手藝還讚不絕口,在四人的聚會裡,最少說話的就屬沈昌珉了。沈昌珉的臉色一直都很不好看,直到金俊秀與金在中回到廚房內忙著製作新甜品時,崔珉豪才對沈昌珉開口說話。

「你怎麼了嗎?怎麼好像俊秀欠你好幾百萬沒有還的樣子?」崔珉豪喝了口咖啡問。

「這你不用知道。」沈昌珉不客氣的說。

就算是崔珉豪是他的粉絲,他也從不會因為身分地位而有所諱言。

「難道你喜歡俊秀?」崔珉豪緩緩眨著眼問。

沈昌珉白了崔珉豪一眼,搖頭說:「關心不等於喜歡。」

「那我大概知道問題是出在誰身上了。」崔珉豪笑著說。

既然沈昌珉會關心金俊秀,肯定是金俊秀身上發生些問題所以沈昌珉才會那麼說。沈昌珉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問話,從來就沒有人能夠向他套話,崔珉豪倒是第一個像他套話成功的人。只是更好玩的是,雖然崔珉豪知道問題是來自於金俊秀,但是他卻沒向沈昌珉繼續過問下去。

「我知道俊秀好像有感情問題,但詳細的內容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俊秀沒辦法祝福他的另一伴跟小三永遠幸福快樂。他說,那是聖人的工作。」崔珉豪喝著咖啡,看著沈昌珉又說:「那時的俊秀很悲傷,我猜他應該遇到感情的問題。」

沈昌珉靜靜的聽著,最後終究開口說道:「你知道朴有天吧?他們是情人。」

「你們這裡都聚集一堆藝人嗎?」崔珉豪笑問。

但沈昌珉卻說:「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朴有天在幾個月前出軌了,不過現在似乎又吃回頭草,開始與俊秀聯絡。可是讓我最不能理解的,竟然是俊秀也願意與朴有天聯絡!他們不應該再來往!」

崔珉豪靜靜的聽著,他眨著天生濃密的眼睫毛,輕聲的說:「你總得讓想變回天使的惡魔一次機會吧?」

沈昌珉看著崔珉豪,思索了崔珉豪的話。

「假設,你跟我是情人,結果你出軌了,可是後來你是真懺悔,而我卻不給你機會,這樣不是很過分嗎?」

「這是朴有天應得後果的!」沈昌珉說。

「但如果也是朴有天與俊秀應得的幸福呢?」崔珉豪反問。

沈昌珉睜大了眼看著崔珉豪,他不可置信自己竟然會講不贏崔珉豪。崔珉豪似乎是出生來與他制衡的,因為他也無法反駁崔珉豪的話。

「愛不是盲從也不是服從,我相信俊秀終究會知道這個道理。」崔珉豪笑著又說:「俊秀會與朴有天再有連絡,我想大概是他還喜歡朴有天吧。也或許跟朴有天有所聯絡他才會覺得心安吧。」

沈昌珉沒有再答話,只是安靜的聽著崔珉豪說話。

「等到你以後有喜歡的人,大概就會知道要放棄一個自己所愛的人,需要的勇氣有多少了。」

崔珉豪喝完了咖啡,而沈昌珉與崔珉豪也無再搭話了。

在愛情的漩渦裡,許多人總是想逃也逃不離。

如果說再次的聯繫對金俊秀而言比較好過的話,那麼做為局外人的他,也不會再說什麼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