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夠、夠了……。」

「不行呢。」

「第、第五次了……」

「所以呢?」

「又要射了啦……!」

金俊秀搥著朴有天的寬肩,他想抑制住朴有天的肆虐,但目前的他的掙扎卻是一點用也沒有。朴有天無視了他的求饒,一意孤行的繼續他的行動,直至他將全部的愛都灌注在金俊秀體內裡,他才滿意的放過金俊秀,並且將虛脫的金俊秀抱進了懷中,半安慰的安撫著金俊秀。

「你可以睡了。」朴有天是溫柔又是霸道的說。

金俊秀不滿的想將摟在腰際上的手臂給打掉,但朴有天摟得很緊,他最後也懶得掙扎,可憐的問:「你每次都要這麼多回嗎?」

朴有天笑著吻了金俊秀喘氣的紅唇,溫柔答:「也不是,得看相隔的日子有多久。」

金俊秀的鳳眼朝著朴有天緩緩的眨著,他挪了挪黏膩的身軀,更是貼近了朴有天胸膛,他的鳳眼裡很無辜,似乎有要話說。果不其然,當他再次看著朴有天的眼眸時,他用著相當可愛的聲音以及懇求的語氣說:「有天,我允許你去嫖妓……。」

這是一件多麼恐怖的允許,但是金俊秀的眼裡卻是一整個希望朴有天能夠答應他這樣的請求。朴有天還是第一次見這種會叫自己丈夫出去嫖妓的內人,雖然要求的內容是誇張了點,但不能否認,現在的金俊秀實在是太過於可愛,讓他不禁的想再多欺負金俊秀一點。

「你叫朕不能娶妾,結果你卻要朕去嫖妓?」

「沒辦法啊,你每次做都要做這麼多次的話,我會壞掉的……。」金俊秀的額頭就蹭著朴有天鎖骨,可愛的悶說。

朴有天摸著金俊秀的腰邊,也在金俊秀的答辯:「都怪你享用起來太美好。至於嫖妓的問題,朕就只嫖你。」

金俊秀是快速的抬起頭看著朴有天,眼裡是堆積著說不清的怨懟,「怎麼這樣……可是我只有一個屁股!」

要嫖就嫖,但不能就這麼把他僅有的一個屁股給嫖壞啊。事實上也不是他不愛朴有天,只是在現實層面,他害怕自己沒辦法滿足朴有天,所以才會向朴有天提出去嫖妓的蠢要求,不能怪他的腦袋太過簡單,只能怪朴有天在床上的體力太過於不簡單。

「朕會好好珍惜你的屁股。」朴有天笑說。

「那咱別久久做一次,要分散風險。」金俊秀認真的說。

「沒想到朕的皇后這麼聰明,還懂得分散風險。」

「我當然知道!」

「那皇后想如何分散?」

金俊秀是真的認真思考朴有天所問的問題,不過由於思考的時間過久,他都還未回答朴有天的問題,鳳眼早已疲憊的閉了上來,安穩的靠著朴有天的肩膀睡了過去。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睡顏,他沒想過自己與金俊秀最後竟然能發展成這樣的關係。從來就不拘小節的金俊秀,如今卻是像個孩子一樣的睡在他的懷裡,他就像個馴服者,心中有些得意的看著懷裡的金俊秀。這麼一個可愛又好脾性的皇后,他慶幸自己娶到了。

也許今晚對於金俊秀而言,他是玩得有點過火,雖然金俊秀口口聲聲的拒絕,但他發現,當他溫柔的哄著金俊秀時,金俊秀對他的態度會馬上的軟化下來,似乎沒辦法拒絕他的任性。這樣對他是好,但對金俊秀是壞,就如同今夜一樣,金俊秀的好說話,是讓他得逞了不少,但他心愛的皇后卻也同時的在他懷中疲憊的睡了過去。

他輕輕的撥著金俊秀的紅髮,在金俊秀的耳邊說:「下回朕不會這麼過火。」但他也不會去嫖妓。

近期只是朝政的公事煩的他幾乎是趨近於抓狂,也沒有多餘的時間陪金俊秀消遣。而最重要的是,在忙碌中的他脾氣總是不好的,要掌管宮廷中的大小事,就算他在如何有耐心,耐心總也有被消磨完的一天。

好在他要抓狂之前,殺出了一個程咬金,犧牲了自己的屁股來拯救已快抓狂的他。

他將金俊秀摟得更緊了。

如果第一次的見面他就能夠知道金俊秀的好,那麼他也不會拖到現在才疼愛金俊秀。不過讓他最驚訝的,還是金俊秀的主動。

看來,在這場莫名被湊一起的愛情裡頭,淪陷的似乎不只有他而已。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