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三天的準備,這三天裡頭金俊秀是用盡了所有方法,就只為三天後也能與朴有天一同出宮。嫁來這裡也快半個月了,朴有天要是打算將他關在宮廷裡關一輩子,他沒死也會先瘋。他的腦子不算聰明,但動起腦筋來也不算緩慢,他第一時間就去找了在宮廷裡最可靠的夥伴,崔珉豪。

「珉豪,你快幫我想想辦法,我真的想出去!」

金俊秀跟在崔珉豪屁股後不停的請求,最後又是抓住崔珉豪繁忙的手臂,懇求的說:「拜託啦!」

崔珉豪懷中是抱著一籃的藥草,他的眼神是透露出了愛莫能助,苦笑答:「娘娘,怎麼每次會被殺頭的事情你都找上小的呢?」

「我罩著你呢,怕什麼。」金俊秀說。

崔珉豪嘆了一口氣,搖頭又答:「不是不幫,小的只是一個小小的醫官,能有什麼能力來替娘娘偷一台馬車呢?」

「難道真的沒有任何的方法嗎?」金俊秀裝無辜,還把本來就小的鳳眼給瞪大,刻意的擠了點淚水讓自己看上去更可憐了。

「娘娘……。」崔珉豪聳了肩,又嘆了口氣沉默了一會,「不然,我們去問問沈王子近日有無要出宮的打算。」

「真的嘛!?」

「問問看總有機會。」崔珉豪放下了手中的藥草,走進水甕邊舀了水洗手,又說:「不曉得他會不會幫。」

「謝謝你啦,珉豪!」

金俊秀就這麼跟在崔珉豪的身後,一路邊走邊問:「沈王子跟你熟嗎?」

崔珉豪在前方搖了頭,「算不上。」

「那他會幫嗎?」金俊秀又皺起了眉頭來,畢竟他與沈昌珉是有過節的,沈昌珉未必會賣他這個面子而幫他一把。

「總之,就先試試看了。」崔珉豪微笑說。

他們了就這麼朝著沈昌珉的宮殿走去,直至沈昌珉的大門,崔珉豪便提手敲了臥房的大門,提高音量的說:「沈王子,小的為崔醫官,有事相求。」

過沒幾會,沈昌珉果真來應門了,「今日有空閒能來找我啦?請進吧。」

說完這話沈昌珉才發現原來崔珉豪身後又躲了一個不是他家的人兒,他看了金俊秀幾眼,略帶譏笑的語氣說:「怎麼連你也來了?」

說實在的,他還真不喜歡面對沈昌珉,只要與沈昌珉見面,他肯定又會被毒牙到不成人形。所以他就裝乖巧的跟在崔珉豪身後,一聲也不吭的就走進沈昌珉的臥房裡。

「你們何事相求?」沈昌珉坐上了木椅,看著站門前的崔珉豪與金俊秀問。

「不知王子近日是否有出宮的打算?」崔珉豪抬眼問。

沈昌珉一聽見這話,臉上是笑了起來,他馬上就洞悉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賣,神態自若的喝了口茶說:「一定又是皇后想偷跟皇上一同出宮吧?」

「你怎麼知道!?」金俊秀聽見這話就立馬的抬頭,只見沈昌珉是搖頭咋舌,「你太容易被看穿了。」

金俊秀瞇起了眼,也懶得再與沈昌珉辯解,直率的就說:「那你到底有沒有要出宮啊?」

「你想搭我的便車啊?」沈昌珉問。

「就是!」金俊秀直接的答。

沈昌珉的眼神很刻意的看向了站在金俊秀身旁崔珉豪,朝著他輕聲問:「崔醫官,你意下如何?」

崔珉豪抬起了頭,似乎聽不明白,「什麼意思?」

「你跟不跟?不跟我就不出宮了。」沈昌珉笑說。

這明顯是善意的威脅,沈昌珉開出這樣的條件擺明是為難他。若是他不答應,金俊秀想出宮的計畫就只能等著泡湯了,可若他又答應,要是被皇上知曉,他的腦袋恐怕又不保了。

「呃……。」

「珉豪你一起去啦,反正是出去玩啊!」金俊秀又抓著他的手臂求道。

明明金俊秀比他還年長,可怎麼所有的行為都比他還來的幼稚呢?

「娘娘,這事處理不好,小的腦袋不保阿。」崔珉豪不諱言的說。

「你有我呢。」沈昌珉突然說。

崔珉豪濃密的睫毛緩緩眨著,眼神是閃過了沈昌珉的視線,沒有說話。

「對啊對啊,你也有我的,不用怕!」金俊秀拍著崔珉豪的肩膀說。

「那麼……小的就跟了。」崔珉豪無奈的說。

究竟金俊秀與沈昌珉的保證靠不靠譜,也得試過了才知道。

「咱後日就出發!」金俊秀高興的握拳道。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