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進城的第一個夜晚,他拉著崔珉豪與小霞就奔出客棧,吵著要逛城裡的夜市。

夜晚的京城與早上的京城果真是有別,在夜間京城點綴的亮燈不比天上的碎星少,在夜裡看上去格外的漂亮與新鮮。本是三人的他們,由於崔珉豪的外出,沈昌民也就跟著一同外出,他就尾隨在他們三人身後。對於眼前京城的情景沈昌珉是見多了,不過瞧走在他眼前的崔珉豪一副開心的樣子,他也勉強繼續陪著崔珉豪走著京城小街。

金俊秀當然是沒人抓得住他,他就一個勁的往前衝,小霞與崔珉豪是跟的辛苦,而沈昌珉則是不疾不徐的慢慢走。

「這些都好漂亮呢。」金俊秀讚嘆的說。

小霞與崔珉豪走向前一同看了金俊秀所讚賞的東西,兩人是有些驚訝的看著金俊秀,「娘娘喜歡匕首?」小霞問。

金俊秀點著頭,「匕首對於我而言比較好使用,因為我的力氣不大,拿匕首較不吃力。」

「所以娘娘也無練刀劍囉?」崔珉豪又問。

「練的,只是不常使用。」金俊秀笑說。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認識自家的皇后的喜好,由於金俊秀不正常的時候太多,他們從來也就沒有仔細的瞭解過金俊秀。沈昌珉對於金俊秀的喜好並不驚訝,畢竟早在金俊秀還未被娶進門時,就已從朴有天嘴中得知金俊秀是個很能打的皇后。

沈昌珉隨意的朝著攤販看了幾眼,他緩緩走了向前在金俊秀的耳邊輕聲說:「我可以打造我國的匕首給你做紀念,挺耐用的。」

金俊秀轉過身看著他,臉上笑了起來問:「真的要送我喔!?」

「假的。」沈昌珉聳肩又說:「當然有條件的。」

金俊秀抬頭瞪著他,瞇起眼問:「什麼條件?」

沈昌珉滿意的摟了金俊秀的肩膀,借了幾步說話,「把你的花園讓給我。」

「好啊。」金俊秀沒有任何留戀的就拱讓了。

「就這麼說定了。」

「我說話算話。」金俊秀答。

當然這樣的交換是有用意的,為了能夠更貼近崔珉豪一點,包下整個花園是有必要的。

他們四人又繼續在夜裡的京城裡晃著,雖說京城很漂亮,每個攤販所擺放的東西也使人有購買慾望,但金俊秀卻是什麼也沒買,僅是東看看西看看,最後僅買了一支棉花糖而已。其他三人就陪著金俊秀逛著,可不幸的是,當他們來至京城內最浩大的青樓時,金俊秀幾乎是傻眼的看著眼前的情景。

眼前是一堆站在門外拉客的妓女,而許多高官人士都在此地來來往往,左擁右摟手邊各有女人陪。但這樣的景象並非是讓金俊秀驚訝的原因,金俊秀棉花糖都忘記吃了,他就停在街上看著眼前人來人往的青樓。

「娘娘您看些什……」小霞也隨著金俊秀的鳳眼看向前,本是平穩的問句聲音卻突然的高揚,不過卻用氣音說:「是皇上!」

身後沈昌珉與崔珉豪聞言,眼神很自然的就找著朴有天的身影。

「當場抓姦呢。」沈昌珉笑說,而崔珉豪並沒有表態什麼。

朴有天的身後是一堆隨從尾隨,前頭似乎還有個帶頭的,估計帶頭的那人是想宴請朴有天,所以將朴有天帶來了這地方。朴有天身邊是一堆美女圍繞,雖說是一堆女人向前蹭著朴有天,不過朴有天似乎沒什麼反應,眼神倒是很清澈,並沒有被蠱惑。

但就算朴有天的為人再如何清廉,看在金俊秀眼裡這樣的世界就是變了樣。

「娘娘……」小霞擔心的拉了金俊秀的手臂,又說:「您別看了,咱走吧。」

金俊秀的紅唇翹的高,心中的不滿全寫在臉上。沈昌珉與崔珉豪是走向前,一同安慰著金俊秀,可金俊秀的情緒是說發就發,誰也阻擋不了。當朴有天被一群人圍進青樓以後,金俊秀是在街上像個瘋子一樣的大叫,「我要揍他!」

沈昌珉與崔珉豪是趕忙的架好金俊秀,「你可別衝動,你這麼衝進去會惹事!」沈昌珉說。

「可是……!」金俊秀不甘心的那著棉花糖指著青樓門口說:「他竟然給我去嫖妓!」

崔珉豪是站在金俊秀身前抓緊金俊秀的肩膀靈機說道:「不如娘娘混進去揍皇上吧!」

其他三人聽見這話是都看像崔珉豪,沈昌珉率先問:「如何混進去?」

「這就必須得麻煩王子入青樓探消息,看今晚是由哪位妓女服侍皇上,咱就將妓女給掉換成皇后就行了。」崔珉豪說。

沈昌珉放開了金俊秀的身軀,看著崔珉豪,無奈的說:「你又得欠我一個人情。」

「無事,小的再替您服侍以答您的相助。」崔珉豪笑答。

現在能夠讓金俊秀消除心頭之恨的方法也就只有這一個了,要金俊秀等待朴有天回府再揍,他知道依照金俊秀的脾性是不可能的,若不現在讓金俊秀入門揍人,恐怕這青樓今晚就會被金俊秀給炸裂。為了眾人的安全以及避免傷及無辜,崔珉豪的方法就算笨,也算是可行的。

「好吧,等會我探到消息,我會想辦法將那妓女邀出來走走,咱就趁那時掉換吧。」沈昌珉說。

反正這青樓夠大,只要選擇離朴有天較遠的座位應該也不會被發現。況且他的直覺告訴他,朴有天來青樓並非嫖妓,而是另有所圖。

「咱就在隔壁小巷等您。」崔珉豪說。

沈昌珉的眼神很溫柔,看著崔珉豪微笑的說:「等我。」

然而計畫就這麼匆忙的開始了,崔珉豪是拉著金俊秀來至小巷,然而又委託小霞去城內買些胭脂,他陪著金俊秀待在小巷裡頭,安慰的說:「娘娘吃點棉花糖吧。」

他就像在哄小孩一樣的哄著金俊秀,但金俊秀就是沒說話,可也真的聽話的吃了幾口手上的棉花糖,吃著吃著,眼淚就滾下來了。

「娘娘……!」

「我不該叫他去嫖妓的……就算他讓我射了五次,我也不該叫他去嫖妓的……。」金俊秀啜泣的說。

這悲傷中無意間的爆料是讓崔珉豪冒了不少冷汗,事實上若是他的另一半這麼操他,他也會建議他的伴侶去嫖妓比較好一點,「這不是娘娘的錯。」崔珉豪說。

在這等待的期間,金俊秀的棉花糖也沒吃完,他傷心的看著熱絡的青樓,臉上都快哭垮了。不過好在小霞即時的趕了回來,他拿了絲巾擦著金俊秀的臉蛋,輕聲的說:「娘娘您別哭了,小的要替您上妝,可別讓妝給糊了。」

然而就在金俊秀的妝都上好以後,崔珉豪就躲在巷子邊看見了沈昌珉摟了一名漂亮的美女出來,美女的臉上是矇了薄紗,看樣子今晚服侍朴有天的可是這家青樓的紅牌。只見沈昌珉與紅牌笑得開心,又摟又抱的引著紅牌慢慢的朝著小巷邊走來。崔珉豪一行人是趕緊的朝著小巷內退去,退至了一個能夠遮蔽三人的死角處,崔珉豪又觀望了沈昌珉一眼。

沈昌珉是將紅牌壓在小巷的牆上,倆人說的話並不大聲,但崔珉豪卻是聽得一清二楚。

「其實咱不用如此克難,我跟老鴇說一聲,今晚我就能是你的了。」紅牌笑說。

「不,對於你今晚得服侍的人,我可惹不起,只能委屈你了。」沈昌珉在紅牌的耳邊輕聲說。

紅牌沒有任何忌諱的就將面紗給拿下,環著沈昌珉的頸子就吻了上去。在死角邊看著他倆熱情的三人,眼中最驚訝得不是誰,而是長期以來一直與沈昌珉一同種花的崔珉豪。崔珉豪是不膽看繼續看下去,他退至死角處,自己一人輕輕的嘆了口氣。

不久,沈昌珉也不知如何讓紅牌昏迷過去,沈昌珉就抱著紅牌往小巷內走去,然而來至他們三人面前,「小霞,這就交給你了。」

小霞點了點頭,便開始替金俊秀與紅牌換裝,而崔珉豪則與沈昌珉站在外頭把風,倆人霎時間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其實本來不打算吻她。」沈昌珉突然說。

崔珉豪是轉頭看了他一眼,臉又馬上瞥了視線看向前方說:「您的唇上有唇脂。」

本來是本來,可被崔珉豪這麼一個提醒,沈昌珉只能認罪用手指將唇上的唇脂給抹去。吻了就是吻了,現在再談初衷早是為時已晚。

「弄好了。」

小霞將金俊秀帶了出來,崔珉豪與沈昌珉看著金俊秀的模樣,雖說看上去是依舊美麗,但最不同的地方就是紅髮、寬肩與那豐腴的翹臀。可都走至這地步了,他們也無法再替這些不同做什麼修正,沈昌珉只是在金俊秀要離去以前,提醒金俊秀,「那女人的藥效只有十二時辰,你得在她醒過來之前回來。」

金俊秀點著紅腦袋,輕聲問:「哪見?」

「咱住的客棧。」沈昌珉答。

「好。」

「那去吧,你與皇上的房間在第三樓最左側房。」沈昌珉又說。

金俊秀轉過身,就這麼大膽的朝著青樓走進去。

要非得讓金俊秀進去揍朴有天消消氣,沈昌珉今日才不會衰到去吻了一個女人。

看來,朴有天與金俊秀的人情是欠他欠大了,但究竟要開什麼條件來讓朴有天與金俊秀抵這些人情債,目前還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得盡快想個辦法找回崔珉豪的笑容,那暗淡無神的面容真是證明了一點,這回他是幫得離譜,救了他人卻害了自己的愛情前途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