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再次醒來之後,他花了點時間讓自己的視線聚集焦點,然而眨了幾眼。他沒有看錯,現在的他回到了現代,那耀眼的日光燈照著他雙眸,刺眼的讓他想再閉上眼,但他卻是固執的不肯閉眼。他的眼神很積極的找著他想找的人影,可不幸的是,現在的他身上身下都痛,連只是要將腦子轉個彎都有困難。

「你醒了?聽的到我說話嗎?」

他聽見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但這個聲音不屬於金俊秀的。他的雙眼看著那男人,只見男人背對了他又叫喊了另一個人。

「俊秀,患者醒了,我去聯絡沈昌珉。」

「有天!」金俊秀馬上得從沙發椅上跳了起來,站在他所躺著的病床,雙眼紅腫的看著他,「有天,你聽得見嗎?有看到我嗎?」

一場車禍所導致的可能性諸多,金俊秀是緊張得握了他的大掌,但力氣並不大,似乎害怕會不小心傷了現在相當脆弱的他。但他自己卻無法控制力道,便將金俊秀放在他掌心的手給緊緊握住。

「聽見了。」他的眼眸直直的看向金俊秀的鳳眼,勉強笑說:「能再次見到你真好。」

金俊秀聽見他這麼一說,本已是哭累的雙眼又不禁的掉落淚來,哽咽說道:「真是快嚇死我了……我不該自己先回家的。」

「俊秀……。」

「我不是故意要跟你鬧脾氣……。」

這種感覺似乎與當初在太子殿一樣,明明是他的錯,可金俊秀卻從來沒怪過他。無論是那時他強暴了金俊秀,還是他現在過馬路不長眼而被車給撞飛,金俊秀從來就沒怪罪過他什麼。而他,卻只是一個懦弱的人,無論是在以前,還是在現在。

「是我的錯。」

以前的他無能留住金俊秀,現在的他卻沒有膽量愛金俊秀,所以前世的他們才會分離,今生的他們卻又走的顛簸無平。

他的眼眸看著不停掉淚的金俊秀,聲音有些出不了力的說:「別哭。」

說起來,也許這是一場懲罰。只能說是老天爺善待了他,讓他回到了過去拾回他的記憶然而又將他的魂魄給拉回現今,這樣的安排,目的其實也夠明瞭了,除了找回記憶,再來就是讓他找回決心。以前的他總是霸道執著,無論是針對朝廷,或是針對感情。他總是纏在金俊秀的身邊,金俊秀一刻都不能夠離開他,直到金俊秀為國犧牲的那天,他們才悲傷的分離。

前世的生命是不見光彩,今世的生命若再步入相同後塵,恐怕他同是活的遺憾,活的悲傷。

他緊緊握著金俊秀的手不放,哪怕他現在的身子是多麼疼痛,都比不過他再次失去金俊秀的痛。

「我永遠都會跟著你。」他輕聲說。

金俊秀用手背抹去自己的臉上的淚水,對著他露出了一抹微笑,「我也是。」

爾後,沈昌珉與護士都趕來至他的病房裡了解他的狀況。他仔細的看著眼前的兩人,一人是醫生,一人是護士,他後來才發現原來第一個叫他的人是一位男護士。

「你有一點點小氣胸,不過沒有大礙,定期來醫院做復健還有檢察,過不久應該就會好了。」沈昌珉又推了眼鏡說:「還有,你的右手臂骨頭有些斷裂,但也不嚴重。」

站在醫生身旁的男護士是記錄著筆記,只見沈昌珉最後又說:「不過最嚴重的是你的後腦,我估計你摔落在地上時對腦子有嚴重的衝擊,所以今後必須注意你的記憶問題,一樣要定時來醫院做檢查。」

「嗯。」他輕聲答。

「那沒事了,請多加休息,有任何問題就連絡旁邊這位崔護士,他會聯絡我的。」沈昌珉微笑對他們說完以後,正準備要走時,崔護士突然說:「昌珉,我今天值夜班。」

「所以呢?」沈昌珉看著他問,只見崔護士說:「幫我買宵夜。」

「崔珉豪,你不要每次都使喚我。」沈昌珉平靜的說。

「拜託啦,今天真的很忙。」

「不想。」

崔珉豪也看了沈昌珉一眼,最後聳肩無所謂的說:「那就算了。」

沈昌珉見狀,又趕緊改口,無奈的說:「好啦,這是最後一次。」

崔珉豪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俏皮的答:「謝啦謝啦。」

「俊秀你有要吃什麼嗎?」崔珉豪又轉過頭看著金俊秀問。

「你有想吃什麼嗎?」金俊秀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他問。

「手術剛完最好不要吃東西,等到明天早上吧。」沈昌珉插嘴說道。

「那就不用幫我們買了。」金俊秀笑說。

崔珉豪點了點頭,本想隨著沈昌珉走出病房,可他卻又是想起了什麼便又折返回病房,看著金俊秀說:「對了,如果這幾天有單人病房,我再通知你們。」

「謝謝你。」金俊秀點頭道謝。

「不會,今晚好好休息吧。」崔珉豪說完話以後,走出病房也將房門給輕輕的帶上。

金俊秀看著他,姆指是輕輕的在他的手背上婆娑,用著好聽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說:「好好休息吧,我會一直在這裡,有事情就叫我。」

其實現在的他雖然很累,但他還有好多話想對金俊秀說。

只是,他最後選擇沉默,關於他已看見『三生石』這件事情,他決定等到適當的時機出現時,在一併的告訴金俊秀,他所有的記憶都回來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