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的腳步是越走越快,臉上矇著面紗的他,心底是緊張的。其實他也沒有非要一定得現在就去揍朴有天,只是,他的潛意識也很老實,不揍他就是不爽快。也就因他這般沒辦法忍住壞脾氣的個性,現下的他也只能出此下策,冒著危險混進了這隨即就能擦槍走火的火海。

當他一腳踏進了青樓時,他美麗的鳳眼便提高警覺,四處的觀望著四周。一來他想尋找朴有天那該死的身影,二來他也得防範自己的屁股會有被偷摸的可能性。他率先看好了上樓的路線,腳步緩緩朝著階梯走去,他的眼神時不時的觀望四周。

「哦!」他輕輕的悶了一聲。

在這人山人海的青樓裡頭,朴有天的身影並非不好發現。朴有天座落的位置似乎是貴客才能夠享有的特等席,身邊還圍繞了一群漂亮的女人,金俊秀就邊走邊看著朴有天的舉動,只見朴有天僅是喝酒說笑,手邊卻未摟著任何一個女人。

金俊秀漸漸的懷疑自己這麼矇混進來究竟是為了什麼,既沒看見朴有天的規矩對他哪裡不忠,也未看見朴有天對身旁的女人是躍躍欲試,等等若是要跟朴有天對峙時,這樣的立場似乎讓他站不住腳。

「唉唷,好久不見呢,紅娘。」待他的腰際被人給摟上以後,他才明白原來這位仁兄叫的是他,「嗯?什麼?」

「你忘了我呀?我可是在你身上花了不少錢呢。」這仁兄滿身酒氣,摟著他也就罷了,臉蛋還時不時的往他身上蹭,「近日不見你,你可變得更漂亮了,豐餘許多呢。」

「是、是嗎?」他的小手推著黏在他身上的仁兄,腳步是後退了幾步,「我有事在身,得先離去。」

「唉唷,連聲音也變好聽了呢。」

「欸?」

「就留下來陪我一會,或者陪我一夜?多少銀兩爺會付的。」

「不、不用了。」

金俊秀很想直接就一掌打死眼前這位仁兄,但身處此地的他就是身不由己,若是打了仁兄,估計他的身分也隨即暴露,對他亦沒有好處。只能處於被動狀態的他,遭遇是越來越慘,前仆後繼找上他的仁兄是越來越多,這般情景讓他不禁懷疑,究竟這被稱作『紅娘』的女人裙下的客官有多少人?

「啊!」

果然,人滿為患,他的屁股就這麼被一位圍繞在他身邊的男人給掐了,「你的屁股變得可真柔軟,今夜就跟爺吧?」

他看著眼前這些堵的他水洩不通的男人們,在他最後忍無可忍決定要出手打人時,他萬萬沒料到朴有天卻為了『紅娘』挺身而出。

「放開他,今夜這人兒是我的。」朴有天冷冷的說。

他的鳳眼不可置信的看著朴有天的眼眸。朴有天這一出聲,隨即來此地宴請他的州官也出面解決了這件事情。畢竟朴有天的身分不可洩,只能透過高官的壓力來讓這些客官屈服,但無論如何,就算事件已落幕,金俊秀的內心還是不能體諒朴有天這見義勇為的行為。

「爺想休息了嗎?樓上請吧!」朴有天身旁的官員客氣的說,還不忘將在一旁的『紅娘』推給了他,又說:「那就祝爺有美好的夜晚。」

「肯定。」朴有天摟上了金俊秀的腰說。

朴有天就這麼將金俊秀給摟上樓,他們倆一步一步的往上走,金俊秀的紅腦袋瓜子也慢慢的看向朴有天的側臉,「咱上樓算帳。」朴有天突然說。金俊秀睜大了眼,他竟未料朴有天早已知道他不是『紅娘』。但朴有天究竟是如何看穿,這一點他不明白。

當他們倆人踏入了老鴇所指定的套房時,朴有天關門便說:「請給朕一個正當理由,你為何在此?」

「我……」

「誰讓你跟出來了?」朴有天轉過身看著他問。

金俊秀知道朴有天似乎是生氣了,他有些害怕的舔了自己的紅唇,口吃的說:「我拜託沈昌珉的……因為我真的很想出來。」

朴有天走過他的身邊,然而坐上了他身後的大床,又問:「那你怎麼又會在這裡?」

金俊秀摘下了面容上的面紗,那被裝飾過的臉蛋是露了出來,無辜的看著朴有天答:「因為看見你走進青樓……。」

「你認為朕是來嫖妓?」朴有天雙手抱胸,歪著頭問。

「對……。」金俊秀頭是越來越低,有些不膽敢看朴有天。

「那你是否看見朕有摟其他女人?」

「沒有。」

「朕有沒有親吻其他女人?」

「沒有……。」

「可是朕卻看見你的屁股被人給掐了。」

朴有天沒有對他大聲,但是他嚇得幾乎是快冒出汗來,紅唇趕緊說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進來給別人掐屁股的……!」

「那朕該怎麼處理?」朴有天認真的看著他,又朝著他勾了勾手說:「過來。」

金俊秀慢慢的朝著朴有天走去,直至走來朴有天的面前,朴有天神態自若的就替金俊秀寬衣解帶,又問:「你要朕如何做處置?要讓你下不了床,明天就直接扛你回宮廷,還是你想要其他方案?」

待金俊秀的身上的衣物僅存一件褻褲以後,朴有天停手了,沒有任何動作的看著站在他面前的金俊秀。

「可不可以摸摸就好……?」金俊秀翹著唇有些可愛又有些無辜的說。

朴有天聽見這話,臉上是笑了起來,拉了金俊秀的手腕一把就將金俊秀給壓上床,笑道:「那咱就摸摸就好……。」

 

------------

那麼,摸摸還需要寫嗎?恩康康。

可憐又可愛的俊秀啊,什麼人不嫁,就嫁到了朴有天。

摸摸就好,摸摸就好(賊笑)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