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入學的第一天,崔珉豪滿頭大汗地將他自己所有的行李從宿舍收發室一樣一樣搬來他自己的宿舍。入學第一天的學生很多,大家都著擁擠的電梯裡擠去,等電梯的等電梯,搭電梯的搭電梯,而他選擇得則是爬樓梯。

好在,他所居住的樓層並不高,所以他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所有的行李都往樓上搬去。他的行李不多,數一數也才三箱,至多就樓梯爬個三趟而已。最後一趟,他的肩上扛了一把吉他,雙手就捧著紙箱一路往上爬。汗水如急流一般地從他臉龐滑落,他沒有空手擦汗,只能任著汗水從他的下巴脫離,滴落在他胸前的紙箱上。

他喘著氣將最後一樣行李搬上三樓來,一路沿著不算寬大的走廊,朝自己的房間走去。他走進了一剛開始就已被他打開的房門,將最後一箱的行李往自己的書桌上擺。接著,他拿了房間鑰匙將每個紙箱上的膠帶給割開,一箱一箱的找著他需要得打掃用具。

他率先拿了抹布,走進浴室將抹布沾濕,便從床、衣櫃這類大型的傢俱開始擦起。他擦了兩次以上後,才將自己所帶來的衣物以及棉被、枕頭分別往床、衣櫃上擺置。今日的天氣是夠悶熱,他也不計較太多,便將自己的汗水全擦在肩上的衣袖,又繼續他下一個工作。

他不嫌麻煩得擦拭自己的書桌,又從箱子裡拿出了生活用品,將它們放進了書桌上的櫃子裏頭。他區分了盥洗用品,則將自己的盥洗用品用了一個小籃子裝著,好跟等會也會住進這個房間的室友區別。

這所學校的宿舍是一房兩人共享,人少相對地也不大,可也無小到倆人同時在房間裡走動會沒路閃躲彼此的地步。

後來,他花了一點時間把那三個箱子給拆解折平,便塞在他的衣櫃與牆壁中間的細縫裡。他轉過身垂了頭看著白瓷磚的地板,本來打算連同地板一起拖一拖掃一掃,他最後卻是拉了椅子讓自己先休息一下。也許現在整理地板上的灰塵也沒有意義,畢竟他的室友還未到,等到室友住進來,整理乾淨後再一併掃還比較省力氣。

沒什麼事做的他,伸過手就拿過放在書桌邊的吉他,他將吉他套給拆下,然而雙腿交疊,習慣地把吉他放在他的大腿上,右手撥了幾個音,他低耳聽著吉他所發出的聲音,便一一的為吉他做些音質上的調整。

待他覺得一切的聲音聽上去都完美後,一個人就在宿舍裡彈起了他的古典吉他。

熟絡的技巧,清澈的旋律飄在這空氣裡,房間門沒有關的他,也不管房外來來去去的人是否眼神朝他的房間內看進,他只彈著自己想彈,也只聽自己想聽的音樂。

他的臉上不自覺的微笑起來,越彈越高興的他,在當他要為曲子畫下完美的句點時,他的室友便推了一台手推車進房,上頭還裝了不少行李。他的音樂停下,抬眼看著眼前那一大堆的行李。

「需要幫忙嗎?」他將吉他放上書桌,站了起身問道。

那人似乎有些繁忙,不過仍轉頭對他笑答:「不用的,你可以繼續彈啊。」

「我幫你搬這些吧。」他說。

看著眼前搖搖欲墜的行李,總覺得自己若是不出手幫忙,恐怕這些行李會全掉落在地板上。所以他也沒待室友的回應,便自行將那堆放在手推車上的行李給往下搬,全部一個一個的堆在地上。

「謝謝你。」那人說。

「不會。」

他看著室友將推車推了出去後,也轉過身將自己的古典吉他收進吉他袋裡,又把吉他歸回原位。當他的室友回到房間以後,他的室友並不害羞的就對他自我介紹。

「你好,我是香妝系一年級的朴有天。」

他也高興的回禮笑答:「你好,我是運醫系的崔珉豪,也是一年級。」

「那大家都是新鮮人囉!」

「嗯。」

「是說,我能等等再整理嗎?我想先去找個人。」朴有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又說:「不過如果你覺得太亂,我可以現在整理。」

他想了一會,便搖頭回道:「沒關係,你忙。」

「謝謝了。」

朴有天說完話人也就離去。

在時間屆至中午時,學校開放了冷氣,他將冷氣的電源開啟,然而把所有的窗戶都闔上,也將房門給關上,但並沒鎖門。他走回自己的床,有些疲憊的就躺了上床,沒多久便睡去了。

至於朴有天什麼時候回房,什麼時候將東西整理完畢,這些他都不曉得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