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早,他與朴有天是在不同的時間點出門,由於他第一、二堂沒有排課,所以十點以後才揹著背包準備去上課。

上課的第一天,他提前了十分鐘做準備,刻意得早起為得就是讓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尋找上課教室的地點。他的大學實際上並沒有一個特定的大學土地,而是座落在這個大城市裡面。就連學生宿舍也不在大學裡頭,所以他必須走一段路才有辦法來到他自己的系所上課。

他的手中拿著市區地圖,一路照著地圖的指示踽踽而行,直到走來醫學校區後,也剛好是十分鐘以後。醫學校區有區分出醫學的相關科系,而他又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校區地圖,找著自己的運醫系。他發現自己的系所剛好就在醫學系的隔壁,所以就直接順著醫學系這條路又直直的走下去。

他走馬看花地東看西看,順便找尋自己中餐解決的地點。雖說校區外有許多餐廳或者小攤販,不過對於一個窮學生來說,他還是覺得校內提供得餐廳會來的比較划算一點。當他看見學生餐廳的地點時,他也同時的看見了自己的室友,朴有天。

朴有天身邊還跟了倆個人,一個是三人裡最高的,頭髮很短,可是有些小卷;另一個是與朴有天差不多高,但髮色與一般人不同,些微的偏紅。雖說他看是看見了,不過並沒有上前打招呼。一來他與朴有天並沒有很熟,再者他跟朴有天身旁那兩人也沒見過面,若是上前打招呼似乎就有些過於裝熟。

所以他最後還是朝著自己的系所走去,走進系大樓後,沒多久就找到了他所要上課的地點。由於地理環境都不是很熟悉,早餐也沒吃,只有喝白開水的他肚子有些餓,可看看時間,也距離午餐時間不遠,他索性省下早餐錢,就隨意選了一個視線佳的位置,坐在教室裡頭等著教授來上課。

教室裡面有許多零星的人影,來上課的人似乎不多,不過他認為,也許接近快要上課時,人才會漸漸地多一點也不一定。他與班上的同學沒有什麼話聊,而他也不是很想刻意認識新同學。從高中以來,在他身邊點頭之交的人很多,但深交的卻沒有半個,曾經也想融入別人的他,他覺得這對他而言很辛苦,所以後來他也就沒再強求自己在社會交際上要有如何的發展,隨之演變而來的,就是他最後慣於一個人。

果然,陸陸續續班上有人進來了,直到教授來上課後,班上的位置幾乎是坐滿了學生與他一同上課。

人生的第一堂大學課,說真的,在第一堂裡頭總是上不了什麼,聽著教授說些上課規矩,然而又對他們談著人生要如何規劃等等的閒話家常,他勉強抑制了自己想睡的慾望,熬過了長達九十分鐘的廢話。肚子惹得哇哇叫的他,在教授宣布下課的那刻,他終於找到了解放。他拿著背包就趕緊順著樓梯下樓,走出系館,精準地就朝著學生餐廳走去。本以為大學生會有許多人都往校區外奔,可當他走來學生餐廳以後,才發現事實並未如他所料。

學生餐廳裡頭是擠滿了一堆學生,人潮湧進,令他一位難求。他揹著背包在餐廳繞來繞去,只想找一個能讓他好好吃飯的座位都沒有,本想打算就此放棄而出校區找小攤販吃飯,肩上突然被拍了一下,他轉過頭看著那人,只見那人對他說:「來跟我們坐吧,我們這有多一個位置喔。」

這人不是誰,是他的室友,朴有天。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朴有天又說。

「哪會,真是太謝謝你了。」他笑答。

本來還以為自己只能尋求校區外的餐館,結果好在朴有天出手相助,才讓他能夠就近解決他的午餐問題。他隨著朴有天的腳步來到了這四人桌的位置,他看見了另外倆個不陌生的面孔坐在上頭,這倆人就是他今早所看見的人,一個短捲髮,一個紅髮。

「你們好。」他率先的對他們打招呼,紅髮男孩似乎比較不怕生,所以率先回他話,「你好啊,我叫金俊秀,醫學系一年級。」

他點了點頭,接著眼神看向了另一捲髮,只見捲髮帥哥將口中的飯給吞下去以後,才對他說:「我叫沈昌珉,醫學系一年級。」

「我叫崔珉豪,運醫系一年級。」

基本的招呼都打上了,朴有天才在最後做個總結說:「我們三個都是高中同學,不小心考上同一間大學的。」

「你屁,你跟沈昌珉還不是追隨我來的!」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笑說。

「是齁是齁,俊秀教主萬歲。」朴有天裝腔作勢的回。

一旁的沈昌珉是顧著吃飯也沒空答話,而他則是在招呼完以後,也趕緊去排隊買飯。等他飯買到以後,朴有天等一行人早已將飯吃完了,他端著自己的飯菜然而坐上金俊秀一旁的位置,臉上笑了一下,便對朴有天說:「可以不用等我沒關係。」

「我們都沒課啊,你有課嗎?」朴有天問。

「有。」他點頭道。

「那你得吃快一點喔。」金俊秀插話道。

看看時間也已不早了,一點十分的課,現在已十二點四十五分了。他大口大口的吃,在一旁無心的著朴有天與金俊秀的對話。

「是說你選擇香妝系真的很適合你耶,你可以成天研究化妝品了。」金俊秀調侃的說。

朴有天的眼神似乎有些寵溺得看著金俊秀,痞痞地答:「我研究出來第一個就找你做實驗。」

「我才不要,等等我的皮膚不是變成大理石就是爛掉,你負責得起嘛!」

「唉唷,沒那麼嚴重好嗎,就算你變醜我還是會愛你啊。」

「白癡!你說小聲一點!」

金俊秀拍了桌,瞪了朴有天一眼,隨後眼神還朝著他這裡看了過來。他沒有回看金俊秀,裝得一副自己很認真在吃飯,什麼也沒聽見。不過事實上他什麼都聽見,可卻對於朴有天與金俊秀倆人的關係沒有多加思索,朴有天只是在說笑話或是說實話,這都不關他的事情。

然而朴有天與金俊秀又繼續聊著他們的話題,他在一旁吃著他的飯,眼神也不自覺地抬眼看著一直都沒說到什麼話的沈昌珉。他估計沈昌珉大概跟他一樣,一樣是個不多話的人,也不會刻意與他人打交道,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倆人也說不上話,只是氣氛並沒有什麼尷尬與僵硬。雖說偶爾沈昌珉的眼神也會與他對上,但他們彼此仍是沒有說上什麼。

他在十五分鐘之內就把午餐給解決了,朴有天看見他吃完後,是雞婆的收著桌上的所有餐具,然而對著他問:「你每天三四堂都有課嗎?」

「有。」

「俊秀他們也是,醫學類的系好像都很多課,不過沒關係,我每天會來這裡佔位置,你要吃飯就來這裡找我就行了。」

「謝謝你。」他點頭笑說。

「不會啦,快去上課吧!」

他從座位站了起身來,拿了背包揹上肩後,朝著他們揮手微笑說:「掰掰。」

「掰掰掰掰,宿舍見啦。」

「掰掰囉。」

「掰掰。」

有時候不能否認,一個人能力所及的範圍總是有限,身邊要是有朋友的話,似乎就不會那麼無助了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