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的新生日子也過了一個星期,然而,他最期待的日子也到來了。今天晚上也就是他期待已久的吉他社迎新茶會,他還刻意去社辦拿了吉他社的宣傳單,就是為了參加今晚的迎新茶會。到了晚上,由於朴有天還沒回房,他也沒跟誰交代,一個人就出門前往吉他社的迎新茶會地點。

他手中拿著吉他社的宣傳單,照著上頭所指定的地點與時間,慢慢走向吉他社的迎新茶會。他一個人成功地找到茶會地點,背後揹著古典吉他的他,沒有猶豫的就朝教室內走去。他的腳都還沒踏進教室就有學長學姊歡迎地前來接待他,還說,教室內所有的餐點都是自由索取,沒有任何限制,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另外還讓他填張社員名單,以及想學習的吉他類別為何。他按照單子上給得提示一一作實填寫,最後便將名單給交回給吉他社的社長。

「隨便選位置坐唷!當自己家就行!」學姊笑說。

他揹著自己的吉他,眼神隨意地觀看四周,結果卻是讓他發現了一個不陌生的人影。那人似乎也發現了他,他們兩人對看了一會,那人很意外地卻率先對他揮手,他也趕緊地點頭微笑向那人示意自己也有看見他。

他朝著那人慢慢地走了過去,位置就選在那人的身旁,輕聲問:「你叫沈昌珉吧?」

「嗯。」沈昌珉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卻想不起來的樣子,他見狀,也不知道為何就曉得沈昌珉是想不起他的名字來著,所以很自然地又為自己做了一次介紹,「我是崔珉豪。」

「不好意思。」

果然,沈昌珉是將他的名字給忘了。

「沒關係。」

他看了沈昌珉一眼,又看了沈昌珉身旁的吉他,好奇的開口便問:「你彈什麼吉他?」

沈昌珉回看他,臉上沒什麼表情的回:「民謠吉他。」

「所以你也會唱歌囉?」

「不會。」

「咦?」他睜大了天生就很大的眼睛,不明白。

「我只伴奏。」

雖說這種角色的人總是存在,不過從沈昌珉嘴中聽見自己只彈伴奏這樣的事情他總覺得很訝異。沈昌珉給他的第一個感覺,除了少話,少表情,再者就是覺得沈昌珉這樣的人應該是十項全能。至於為什麼這麼認為,他全憑直覺。畢竟沈昌珉散發出的氣息跟一般人有那麼一點不相同,只是具體內容他說不出個所以然。

「你呢?」沈昌珉突然回問他。

他回過神來,是愣了一會才答:「古典吉他。」

「很適合你。」沈昌珉看著他的大眼又說:「而且看你的手指就知道你很常彈吉他。」

沈昌珉是基於什麼心態說出這樣的話來,他很難去猜測,不過不能否認的是,聽見沈昌珉的這番話,他覺得很高興。一直以來他的夥伴就是這支古典吉他,身邊陪伴著他的也只有古典吉他。從以前身旁就沒什麼朋友的他,大部分的時間只能跟吉他相處而已。可為何他會對沈昌珉的話如此感動,也許是因為從來沒有人對他說過他很適合古典吉他。

總是被人視若無睹的人生,沈昌珉還是第一個注意到他的用心與努力。

「我去拿東西吃。」沈昌珉突然又說。

他看著沈昌珉向放著自助式茶點的桌椅走去時,不知為何他的臉上是被惹出了一抹笑容。沈昌珉如此帥氣的背影,夾了一堆食物在盤子內,那樣的情景是跟沈昌珉的本人似乎有些違和,但又非全然的不對味。

沈昌珉端了一大盤的食物回至座位,還不忘的問他,「你要吃嗎?」

他搖著頭,微笑答:「我不吃晚餐的。」

「為什麼?」沈昌珉問。

被沈昌珉這麼一問,當下讓他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減肥。」

「你還有肉可以減?」沈昌珉吃了一口披薩問。

「也不是……。」

「其實三餐都要吃才是健康的,少吃多運動是最棒的減肥方法。」

明明大學開學也一個星期,也沒學到什麼屁,沈昌珉倒是有醫生的架子出來了。

「我知道。」他說。

「那就得吃正餐。」

沈昌珉將盤子遞了過去,似乎一定要看見他將披薩給吞下肚才甘願一樣。就在沈昌珉極度高氣壓的施壓下,他最後還是拿了一塊披薩就往自己嘴裡塞。沈昌珉看見他吃了以後,才將盤子給放上桌,不過他的噩夢並沒有就此解除。在他將第一塊披薩吃完以後,沈昌珉則又端了盤子盯著他將第二塊也一同吃下肚。

「這是最後一塊了。」他嘴中咬著披薩,無奈的說。

「嗯,兩塊我可以接受。」

看來沈昌珉這人的脾性也不是一般的倔強,重點是不順他也不行。不過除了這些個性上的小小瑕疵以外,整體而言,他對沈昌珉還是頗有好感。只是若是要將沈昌珉當作自己能夠更深入交往的朋友,這一點讓他有些猶豫與卻步。

當孤單想離他開時,他反而會害怕的求著孤單別走。

或許,他真的不適合有朋友,他的世界,大概也容不下第二個人的出現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