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還在昏昏欲睡的階段,朴有天沒有叫醒他,他只是將躲在棉被裡頭的金俊秀有技巧將棉被在金俊秀身外裹了一圈,金俊秀累得不但沒有驚醒,還讓朴有天順利的將他裹成了一隻毛毛蟲的形狀。

朴有天走出房門,聲音不大的命令了下人將床上的金俊秀給扛至馬車裡,他要帶金俊秀回宮休息。當然這些計畫睡死金俊秀根本就不曉得,昨夜再如何呼風喚雨,金俊秀仍是打從心底以為自己真能在今日繼續在城內瞎晃,所以今日也就睡得特別香,只不過他心中還惦記著不能超過二十四小時才回客棧的事兒。

於是,在當下人們按照朴有天的話要將他扛馬車時,金俊秀卻是突然的驚醒,他感覺自己像是被騰空一樣,棉被還在,可他人怎麼不在床上了?

「幹什麼啦!」金俊秀突然大叫道。

跟在一旁的朴有天是看了他一眼,臉上笑得很溫柔,「爺要帶你回府了。」

「不行不行,我與沈昌珉有約。」

朴有天的手勢一擺,下人們腳步便停了下來,「什麼約?」

「得將真正的紅娘換回來吧?」金俊秀輕聲說。

「約在哪?」

「龍門客棧。」

「交給爺就行了,你可以繼續睡了。」朴有天笑說。

「不要不要!」

「上馬車等爺。」朴有天低聲說。

下人們是扛著金俊秀一路來至馬車,然而將金俊秀安置在馬車內。朴有天是花了點時間順利的打發了老鴇,上馬車時還不忘指定地點,替金俊秀先去將那真正的紅娘給換回來,然而再轉回宮廷。

「你說過要讓我在城內玩的!」金俊秀扭動著自己的身軀,不滿的對朴有天怒吼,「你又騙我了!」

「朕沒騙你,朕是答應讓你下次出來玩,不是今天讓你繼續玩。」朴有天笑說。

「你強詞奪理!」

眼看龍門客棧也到了,朴有天且暫時省下與金俊秀鬥嘴的力氣,他率先走下馬車,就放金俊秀一人在馬車內讓下人看管。金俊秀本想趁這時候逃脫的,可也不知道朴有天這棉被是如何裹的,竟能將他裹得無法動彈、無計可施。他也想嘗試用內力發功來爆破外在的拘束,可問題是昨夜有太多的體力都耗在朴有天身上,別說內力,他連一丁點集中能力也沒了,更不可能異想天開的從朴有天手中逃離。

沒多久後,朴有天將事情處理完畢以後,人又上了馬車,看著金俊秀笑說:「怎還沒睡呢?」

「你把棉被解開!我要出去玩!」

金俊秀老樣子還是那句話,朴有天沒有理會他,低聲下了個指令馬車便開始駛行。他看著金俊秀像隻毛毛蟲般的扭來扭去,又起了玩心,低頭就看著躺在馬車裡的金俊秀,笑著臉半威脅說道:「既然你這麼有精神,不如咱再來一回吧?」

金俊秀聽了這話是紅了臉來,瞪著他說:「你這個變態,每次都這樣我會壞掉的!」

「怎麼會呢,朕有在注意的。」

「騙人,你昨天又……」

這麼情色的話金俊秀是說不上,也不適合當來抱怨,只怕被第三人給聽見,不僅不會認為他與朴有天之間是在爭吵,反倒會以為他與朴有天是在打情罵俏。

「又如何了?」

「你自己知道!」金俊秀反嗆他說。

事實上朴有天當然知道,只不過是摸個五六次,然而在金俊秀體內又索取了三四回而已。在夜晚的時辰裡頭能與金俊秀戰如此多回,朴有天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夠登上金氏紀錄的排行了。都怪金俊秀太有魅力,平常雖是兇了一點,可在床上的風光卻又是另一個樣貌,要人不疼愛都不行。

今日會將金俊秀帶回宮廷,也是基於金俊秀身體的考量。在如此被摧殘的夜晚,朴有天認為若是自己不好好照顧金俊秀的身子,就怕金俊秀不懂得照顧,反而將自己的身軀給搞壞。打從昨夜金俊秀對他仁慈而願意敞開那雙腿間小門,他就打算今日帶金俊秀回家休息。就算金俊秀武功是如何蓋世,人還是人,不休息身體依然會沒轍。

「回去咱先淨個身,你就可以再繼續睡了。」

金俊秀落寞的眨了眨眼,也沒再回朴有天什麼話。直到他們回到宮廷,金俊秀被下人一路扛至朴有天的宮殿來,朴有天才替金俊秀身外的棉被給解套。金俊秀就像破繭而出的蝴蝶一樣,那身子上的痕跡可說是壯觀,只可惜金俊秀自己欣賞不到朴有天在他身上所留下的戰績。

「能走嗎?還是朕抱你?」朴有天溫柔的問著躺在他床上的人兒,金俊秀則是想了一會,在床上坐起身說:「我自己走。」

天生的大俠氣息還真不會因被疼愛而銳減,金俊秀就這麼光著身子自己一個人的朝著宮殿的浴堂走去,朴有天則是尾隨在後,看著金俊秀那赤裸的身軀。

「你的身材真好」。朴有天突然說。

金俊秀停下了腳步,轉頭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說:「都被你看光光了。」

「朕的不也讓你看光光了?」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繼續往前走,嘴巴是碎碎念的說:「你太瘦了,要吃壯一點,跟我一樣。」

「朕很滿意自己現在的身材。」

金俊秀翻了白眼,懶的再與朴有天答辯,他自己走到浴池邊時,人也就慢慢的將身子給泡進了浴池裡頭了。隨後的朴有天也脫了衣裳,一同與金俊秀下了浴池泡著。

「貪汙案你不查了?」金俊秀洗著身子,有些疲憊的看著朴有天問。

「查,不過這回朕的形跡敗露,所以讓那些州官將一些東西與態度掩藏的很好,若要再查,得再另挑時間。」朴有天看著金俊秀一副快睡著的神情,又笑說:「你昨夜給朕一個很好的方向。」

「什麼方向?」金俊秀似乎是忘了,抬眼看著朴有天問。

「查內鬼。也許那些州官就是與宮廷內的某些高官互通有無,所以這回才讓朕什麼也沒查到。」

「喔。」金俊秀興趣缺缺,也沒再說什麼。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神情,他在池裡便朝著金俊秀的方向走去,伸手就替金俊秀洗著那昨夜所殘留在身上的黏膩,金俊秀這回是出乎意料的乖巧讓朴有天為他服務全程,就連最私密的部位,金俊秀也只是忍著不適感抓抓朴有天的肩膀忍過這段清洗。看來金俊秀果真是累了,而朴有天的決定也沒錯,帶他回宮廷裡休息,果真是明智的選擇。

待金俊秀洗完以換上了便衣後,朴有天便扶著他往自己的前宮殿走去。

「你想回你的宮殿嗎?」朴有天問。

金俊秀卻是搖了搖頭,「我要睡這裡。」

若是要他再走那麼一段路程,他怕自己會猝睡然而一覺不醒了。朴有天天生就疼老婆,他是按照金俊秀的意思讓金俊秀睡在自己的床,將金俊秀全然的打理完後,他才安心的準備離開去完成他還未完成的朝政公務。

就當他替金俊秀蓋上棉被後,轉身要離開時,金俊秀卻在他身後愛睏的說:「你要小心一點。」

「嗯?」

金俊秀眨眼越來越慢,但卻看著他又說:「內鬼都不好處理。」

在金俊秀睡過去以前,他感覺朴有天似乎吻了,然後又在他的耳邊說了些什麼,但他已聽不清楚了。

「朕會小心的,俊秀。」朴有天輕聲在他耳邊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