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已經不早了,當他清醒得大眼看見自己手上的手錶後。

他茫然坐在床上,宿舍裡頭只有他一人,沒有燈光,僅剩下窗子由內而外企圖跑進房裡而卻被窗簾給擋下來的陽光而已。估計是朴有天臨走以前看他還在睡,所以才沒將窗簾給拉開,不過如此一來,是讓他睡得更好,睡得更不知時間的重要性。

反正時間也已是下午了,上午的課不小心被他翹掉,下午的課又已開始,看看時間他也懶得再匆忙地整理自己,乾脆就今日的課都別去上,放自己一天假。

其實他早已預見自己今日可能會醒不過來,他看著自己放在書桌上的手機,也許他的鬧鈴是朴有天替他關的,也或許是手機響到已不想再響,但不管是何者,今天就是注定醒不過來。他摸了摸自己的空腹,腦子裡想起昨日與沈昌珉參加吉他社的迎新,如果昨天堅持不吃下那兩塊披薩,今天的作息也就不會如此不正常。只是,在沈昌珉對於食物的堅持底下,彷彿他若沒吃正餐,沈昌珉就會對他強制餵食一樣,與其讓沈昌珉碎碎念,他不如乖乖地吃還比較好。

現在時間是下午兩點,肚子似乎也睡餓了,若是現在外出吃點東西,晚餐就可以不用再吃,那麼隔天他也包準自己不會再睡過頭。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況,他很清楚,什麼時候該吃,什麼時候不該吃,他通通計算得周到。

他起身為自己的打理了一下,將身上的睡衣給換去,拿著錢包與鑰匙就走出宿舍。

來學校生活也有幾個星期的經驗,雖然他對於城內有什麼廉價又大碗的攤販還尚未摸索清楚,不過他最後還是找到了一家價位勉強能讓人接受的小店,隨意點了一碗湯麵,就率先果腹起來。這種飢餓的日子不管過多久,他就是覺得不習慣,可若是不強迫自己飢餓,他就會覺得自己活著的時間有限。為了在生活裡取得平衡,東西就必須刻意吃得少。

待他吃完以後,向老闆付了錢,一個人便朝著宿舍的方向往回走去。今天什麼行程也沒有,能做的事情只剩下一樣,就是回宿舍彈古典吉他。想起昨天學長姐誇獎他的古典吉他彈得很不錯,這樣的讚美他是虛心接受。可並不是他天生臉皮很厚,而是他活這麼久,大概有快百分之百的時間,從來就未離開過他的古典吉他。

至於為何如此形影不離,這一點他就沒跟任何人訴說。

當他一人走回宿舍以後,很湊巧的,也遇上了朴有天一行人要一同回宿舍。本來還猶豫該不該打招呼的他,沒料金俊秀是率先的看見他,聲音就朝著他喊了過來。

「喂,珉豪!」

朴有天與金俊秀是快速的朝他走來,而腳步比較緩慢的沈昌珉只是跟在後面,沒說什麼。

「你今天翹課齁,沒有來吃飯。」朴有天劈頭就說。看來早上的手機鬧鈴並不是朴有天切掉的,而是在手機響以前,朴有天的人就已離開。

他只是搔了搔後腦勺,苦笑道:「是啊,睡過頭了。」

「你可以叫朴有天叫你啊,他每天都很早起。」金俊秀指著身旁的朴有天又補充說:「因為他都會幫我買早餐,你也可以叫他幫你買。」

「不用了,我們上課時間不同,這樣很麻煩。」他微笑說。

「沒差啦。」金俊秀無所謂的說道。

至於在金俊秀身旁的朴有天做出了什麼反擊,這些他就沒有仔細的聽。他只知道,沈昌珉雖然獨立站在離他們不遠之處,不過那雙眸似乎是一直看著他,而且有話對他說。

「珉豪,我先去金俊秀的房間喔。」在他們一同走進宿舍大門以後,朴有天突然說道。

他只是點點頭,沒有回話。

只見朴有天摟著金俊秀就逕自地往前走去,留下他與身後的沈昌珉。本來的他們並非並肩而行,一前一後也不知該聊些什麼時,可路都未走至一半,沈昌珉就在他身後突然問了他一些話,「你有吃中餐嗎?」

他停下了腳步轉頭看他,眼裡有些訝異,他沒有猜錯,沈昌珉真的是個很注重飲食的人,「吃了。」他點頭道。

就因為這一下的停頓,他們兩人便在宿舍內不大的走廊裡並肩而行。沈昌珉的身高似乎比他高一點,可不管是高一些或高很多,他總覺得沈昌珉之於他而言有些許霸氣,縱然聲音沒比他低,動作也無太過陽剛之舉,但就是有種莫名非聽他不可的壓力。

「你住哪間房?」他抬頭看著沈昌珉的側臉問。

「跟俊秀同一間,三零七。」

「離我們很近,我跟有天是三零二。」

「太近就是不好,朴有天一天不來光顧金俊秀,他心中就是會不爽。」

他看著沈昌珉的側顏,雖說沈昌珉說話起伏以及表情的變動沒有很大,但他卻知道沈昌珉現在是在向他抱怨。

「會打擾到你?」他問。

「是也還好,他就那三八個性。」沈昌珉聳肩道。

「如果覺得不OK,可以暫時來我的房間沒關係。」

沈昌珉瞥頭看了他一眼,也看不出沈昌珉在想些什麼,不過爾後卻是聽見了沈昌珉的答覆,「嗯,謝謝。」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