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皇上心頭還戀著你呢。」

三王爺穿上了外衣,看著身上一絲不掛的人兒,赤裸的躺在床上。那天生就姣好的臉蛋,身材看上去同是婀娜多姿,怪不得當初朴有天會為她所迷戀,為她所癡狂。

只見小青拉著床上的棉被,坐起身來抬眼對著三王爺笑問:「老爺有計畫了?」

三王爺著好衣裝,臉上笑得詭異的答:「有,不過需要你的幫忙。」

「莫非要我誘拐皇上?」

「最好懷了他的龍胎,讓他名譽掃地,咱就能撥弄朝廷大官,一同罷黜他,然,咱再趁虛而入接管他的位置。」三王爺走回床邊,伸手摟過小青的腰身,低聲說:「是說呢,我懷疑皇上已漸漸開始懷疑我了,這回出宮州官們搞得太神祕,答話也答得太完美,讓皇上開始懷疑宮內有通風報信的內鬼,若是咱沒弄好,恐怕腦子就得落地。

「咱不能讓他查出,州官們所貪的錢,咱也有分贓。更是不能讓他知曉,咱在城外養兵,準備反叛他一事。所以你得替我讓皇上魂不守舍,讓我能夠有攻打的機會。」

「那懷上的龍胎該如何?」小青皺眉問。

「隨你,要生要流,都行。反正皇后之位,你是坐定了。」三王爺輕輕的吻了小青的頸肩說。

「可行?」小青又問。

「放心,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呢。」三王爺笑答。

 金俊秀這下可真睡習慣朴有天的床了,已有多久金俊秀沒再回自己的宮殿朴有天不曉得,他只曉得自己家的皇后特愛來與他同擠一張床,有時還擠不夠,偏偏還把他擠下床。不過這些都無妨,生性疼老婆的他,若是被踢下床來,有時過累他就直接睡地板,或是直接找另外的長椅凳繼續睡,他的宮殿就此淪陷,無形中就讓金俊秀給占領了。

至於金俊秀的宮殿情形如何,就只有拼死拼活照顧那些花花草草的崔珉豪與沈昌珉曉得而已。那回偷偷出宮以後,沈昌珉果真帶著崔珉豪一同去買了沃土,也回宮一同繼續金俊秀花園的拯救大戰,直到今日,後花園的景色欣欣向榮,千里飄香,但最可悲的卻是,沈昌珉與崔珉豪的感情竟未如花園裡的花朵生的漂亮,進展的美麗。

形影不離的倆人,照理說應該會有所互動,感情也理當萌芽了,可不知為何,沈昌珉心中卻覺得自己與崔珉豪的距離雖近,可彼此心中卻是隔了一道牆。如今,花園的拯救行動業已完工,而他的感情卻可悲的沒有著落。

今日的沈昌珉是有些灰心了,縱然能夠強迫崔珉豪來為他服侍,可來了以後呢?沒話說就是沒話說,他也不想強迫崔珉豪做些不願意做的事情。總地來說,雖然崔珉豪逃著他,不過這事兒也同時證明了他本質上也挺君子的,至少他夠大器能放縱崔珉豪躲著他。

他一人走在花園裡,走一步就嘆一口氣,回想著為何自己與崔珉豪的感情會如此不穩定。想來想去,還不都那該死的吻!

「唉。」

「沈王子所為何事?」

突然的一個聲音,他轉過身看著來者,眼裡沒有訝異,只是失落的說:「沒事。」

「說出來也許朕能幫你。」朴有天緩緩朝他走去,大掌又摸了身旁長的好看的花朵,笑問:「聽說這些都是你重新種的?」

「我與崔醫官一同種的。」沈昌珉強調。

「你們倒是走很近,連出宮你也帶著他跑。」

「走近有個鳥用。」沈昌珉轉過身背對著朴有天悶說。

看來什麼都不用解釋,問題的爭點就很明朗了。朴有天對於沈昌珉的感情沒有多加勸言,其實他大可就將崔珉豪送給沈昌珉,可他很清楚沈昌珉的個性,崔珉豪若非心甘情願的跟,估計沈昌珉也捨不得帶回印度。

「別煩了,今日有些事情,朕想問問你的看法。」

「請問。」

他倆是撤去了身旁的下人,一步一步的走至花園涼亭,坐下身子臉色嚴肅的討論。

「我總覺得宮廷內有內鬼,肯定有個強大靠山在支撐那些州官貪污,但我沒個方向。」朴有天聲音低沉,但聲音卻很輕。

沈昌珉想了一會,沒幾秒便說:「還不容易,你覺得這些州官的關聯性有什麼?人脈、地域或者其他,都可以想一下。」

朴有天雙手抱胸坐直了身子,腦子裡不停與記憶裡的畫面斡旋,沒過幾會,他的桃花眼瞬時睜大,看著沈昌珉不可置信的說:「三王爺?」

「聰明,但我高你一等,我早就想告訴你,他們可能與三王爺有染。」

「怎不早說呢?」

「你們可是兄弟,況且我也沒個證據直接證明,等等讓外人以為我在挑撥離間皇室的感情。」沈昌珉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又說:「你小心點,若真有染,我猜近期會有行動。也許三王爺早料到你懷疑州官有靠山了,畢竟你做事通常謹慎。」

朴有天看著他,不明白的問:「所圖為何?」

「你是跟金俊秀在一起太久,所以連腦袋都進水了嗎?」沈昌珉不屑的看著他說:「還能圖什麼,就是謀反!篡位!」

「可三王爺……」

「你可別以為你對兄弟仁慈,兄弟就同等待你仁慈,利慾薰心不是普通的恐怖。」

沈昌珉一語點破,就算本是同根生,相煎也無奇。都這世代了,誰能真正出淤泥而不染,獨善其身於這混濁的世道裡?不是不可能,只是太困難。

這話在說出沈昌珉的嘴中沒多久,朴有天就收到了何公公的消息。

今晚,小青求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