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金俊秀睡相並非如以往來的誇張與不拘小節,似乎是因身子疲累了,倒是很安分地讓朴有天摟著睡。這般安分的情景已有多久不見,朴有天沒有認真地回想過,他只曉得,今日的事件雖是成功揭穿了小青的真面目,但同時讓他最痛心的,卻是苦了他家的小皇帝。

他們彼此間瀰漫著一股藥香,金俊秀在他懷中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金俊秀是否睡過去了,他沒有刻意的觀察,僅是安靜地抱著金俊秀,就怕會打擾到金俊秀的休息。背對著他的金俊秀雖然安靜得像死了一樣,可金俊秀仍是有在呼吸,有在喘氣,只是聲音不大。

朴有天伸手拉了棉被,又再替金俊秀將棉被往上拉了一點。

「有天。」就在他替金俊秀蓋上的那一刻,金俊秀是突然的喊了他的名字,讓他沒預警地嚇了一跳。

「朕以為你睡了。」

金俊秀翻了過身,隨意地將自己的紅髮往後撥去,鳳眼清楚的看著朴有天,「睡不著。」

「今日苦了你,你該多休息的。」朴有天溫柔輕聲的哄著金俊秀說。

不知道為何金俊秀竟然會沒有睡,照理說金俊秀應該在被春藥給肆虐以後會累得睡過去,可為何金俊秀的鳳眼卻堅持不闔上好好地休息呢?

朴有天也替金俊秀撥著那頭紅髮,溫柔又說:「快睡吧,朕會照顧你。」

金俊秀緩緩眨著鳳眼,他的眼眸是從朴有天的眼神慢慢地向下游移,最後視線便選擇座落在朴有天的豐腴紅唇上。記得就在不久之前,朴有天的紅唇被小青給吻了,雖說那吻就如被蚊子咬般的沒有感覺,但那畫面卻是印在了金俊秀的腦子裡,縱然不是什麼過分的熱吻,但腦子想起心中總是會讓人覺得有些悶痛。

都到了這步田地,現在的他才完全發現自己對朴有天已是無可自拔,他什麼都想管,什麼都想知道,那怕朴有天只是被蚊子叮,他也想親自為他上藥除去留在朴有天身上的水泡。

金俊秀抬眼又看向朴有天的眼眸,他伸了手便扣住了朴有天的後頸,霸道的就將朴有天拉往自己,然而貼上自己有些泛涼的唇瓣。他緊緊的環著朴有天,似乎害怕朴有天會再次逃離一樣,他不顧一切地將彼此吻到快窒息,哪怕下一秒他與朴有天即將死去,他死都會拉著朴有天一同上天堂下地獄。

他們吻的瘋狂,就連朴有天似乎也忘記自己家的小皇帝才剛恢復體力不久而已,可為了呼應金俊秀的行動,他也沒制止金俊秀的熱情,就任著金俊秀吻著他,又順勢地爬上他的身上,霸佔了他的整體面積。金俊秀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趴在朴有天身上又用力地抱住身下之人,胡亂的吻一通。但就算他再如何胡亂,也比不上朴有天允許小青在他唇上放肆的胡亂。

金俊秀就連自己的唇瓣也一同溫暖了,他呼著氣半瞇著眼趴在朴有天的胸膛上,隨著朴有天胸膛的起伏,他嘴中也就跟著朴有天一同喘氣。

「你在報復朕?」朴有天輕輕撫額著他的背脊問。

「對。」金俊秀輕聲答。

至於所謂何事,他們彼此心照不宣。

待金俊秀在朴有天身上喘夠氣後,他才又乖乖地從朴有天胸膛滾回床鋪來,然而側了身背對著朴有天。

「你還氣朕?」

「氣死了。」

「朕不是故意的。」

「我管你。」

「對不起。」朴有天也側過身摟了金俊秀說。

可金俊秀卻沒再回話,他的身子明顯放鬆,接著入進朴有天耳裡的是一陣金俊秀安穩的酣睡聲。原來,金俊秀一直睡不著就是還將小青吻他這件事情耿耿於懷,若是沒嚴厲的向他討回一個吻,恐怕金俊秀今晚會睡得不安穩。這一直都是金俊秀的作風,他不能夠不讓金俊秀勝出,金俊秀天生就是個好勝的人,就連在感情上也是。

值得慶幸的不是金俊秀的霸道,而是金俊秀還愛他、在乎他。

找了一個如此會計較又會算帳的老伴,也許外人總會覺得他肯定會吃不少苦頭,但他曉得,若一旦金俊秀不再與他計較,那麼那時真正可憐的才會是自己。

他將金俊秀輕輕地摟入懷裡,明日案子仍得繼續偵辦,只是今夜,他只想好好地陪著金俊秀,安穩的度過這一晚。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