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沒想到,那時他們倆在宿舍走廊隨隨便便地邀請與應允竟會在一個星期以後實現。

朴有天的三八個性大概這輩子都改不掉,每日光顧金俊秀的宿舍已成了必備事項,朴有天就將沈昌珉與金俊秀的臥房當作廚房在走一樣,對於金俊秀來說是沒什麼差別,可對沈昌珉而言,有時候朴有天與金俊秀兩人所投射出得閃光彈並非無視或只戴太陽眼鏡就能夠解決。

開學都已過了五個星期,眼看期中考也快來臨,沈昌珉的危機意識很強烈,就算每日或多或少都有念一些,可由於科目實在過於吃重,若是不多複習幾次,他大概會跟自己的良心過意不去。而現在宿舍裡頭朴有天又與金俊秀打得火熱,完全目中無人的模式開啟,導致他沒辦法視而不見地念自己的書,所以他是將桌上的書本都給闔起,臉色略為臭的轉過身盯著在他身後玩的不亦樂乎的倆人。

「朴有天,我要去你的房間。」他語氣沒好到哪的說。

「你要去我房間念書喔?」

「不然我還能去哪?」

朴有天想了一會,同意沈昌珉的說法,於是掏了掏口袋就將鑰匙拿了出來,「給你,如果你敲門沒有人來應門的話,就是珉豪他睡了,你就自己開門進去吧。」

他伸手接了過去,順勢看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錶問:「現在才九點,他都很早睡?」

「我不清楚耶,只是我知道他很會睡。」朴有天說。

沈昌珉沒再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對於朴有天說的話,他並沒有很在意。他的腳步沒走幾步就到了三零二號房,沒有任何猶豫就率先敲了兩下門,抱著原文書就站在房門外頭等著回應。老實說才敲兩下他很難判定崔珉豪是否真的睡了,正當他還想再敲兩下,門把突然被拴開,門面對著他打了開來。

「咦?」崔珉豪的眼中有些驚訝的看著沈昌珉,不過他的眼神不自覺的又往沈昌珉的懷中抱的書看去,似乎知道沈昌珉來造訪他的目的。

「我想來你這裡念書。」沈昌珉直接的說。

他點了點頭,微笑答:「可以啊,進來吧。」

沈昌珉走進他的臥房以後,他便將房門也關上,然而跟在沈昌珉身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看著沈昌珉東張西望的眼神,不知道為何沈昌珉要這麼看著他與朴有天的房間,只見他轉回頭要繼續念書時,沈昌珉突然地說:「你們的房間也太乾淨了。」

「嗯?會嗎?」他抬頭看著沈昌珉說。

「朴有天有潔癖我知道,你也有潔癖?」沈昌珉低下頭與他對望,問道。

事實上他並不清楚自己有沒有潔癖,不過他倒是沒辦法忍受太過髒亂,「可能吧。」他笑答。

他的大眼看著沈昌珉,沈昌珉也看著他,但他不明白為何沈昌珉要一直盯著他的臉看,久久之後才坐上朴有天位置開始念書。這些小事情他最後也不掛在心上,坐直了身子又開始自己還未念完的進度,然而再與沈昌珉對話時,也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本來以為應該可以持續很久都不說話,可因為他的肚子突然叫了一聲,不小心被沈昌珉給聽見,他快速的按住了自己的肚子,看著書發愣,不太敢面對沈昌珉已朝他飄過來的視線。他知道沈昌珉即將要問他什麼,一定是有關於吃飯這般棘手的問題。

「你有吃晚餐嗎?」沈昌珉問。

果然,他沒猜錯。

「有。」事實上並沒有。

「等我這裡整理完,我帶你去吃消夜。」

他瞪大了自己的眼眸轉頭看著沈昌珉的側臉,緊張的搖頭說:「不用了,我不餓。」

沈昌珉也轉頭看著他的大眼,當他看見沈昌珉的眼眸時,他總覺得沈昌珉的眼神很清澈,似乎沒有被自己的謊言給迷糊,「我覺得你餓了,反正我也餓了,等等一起去吧。」沈昌珉說。

他第一次發現,沈昌珉的直覺並非普通人,雖然不曉得沈昌珉知不知道自己在騙他,但無論如何,在結果看來沈昌珉還是勝出了,他就是沒辦法好好拒絕沈昌珉的邀約。大概是因為自己會害怕沈昌珉動怒吧,他想。

當沈昌珉將所有的筆記都做好以後,時間已是十一點了。這一個小時內他的肚子又不受控制得在沈昌珉面前叫了好多聲,看來若要用自己不餓來當不吃消夜的藉口,恐怕沈昌珉不會理會。所以他最後還是跟著沈昌珉一同走出宿舍,就讓沈昌珉帶著自己走去他們的消夜地點。

沈昌珉挑選的這家攤子很便宜,他是第一次發現這家攤販,他看著桌上的菜單,沈昌珉又對他說:「學校附近的我全部吃過了,這家最便宜又好吃。」

他心中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看來沈昌珉不僅尊重食物,同時也是個饕客。沈昌珉沒有過問他要吃什麼,就擅自點了四十顆水餃,他本以為那些是沈昌珉自己要吃的分量,可沒想到當沈昌珉點完以後,他卻這麼對他說:「有十顆是給你的。」

「太多了。」他的聲音帶有驚訝的又說:「我一顆就好了。」

「太少了。」沈昌珉搖頭抱胸說。

「可是……」他想了一會,卻答:「沒事。」

「你是天生胃口就小嗎?」沈昌珉問。

他看著沈昌珉,心中有些猶豫,可他還是點了頭說:「嗯,不大。」

他很害怕若等等自己吃下那十顆水餃,明日自己的課就不用上了,他肯定會睡過頭。看著沈昌珉若有所思的臉龐,其實他心中很害怕沈昌珉又要另想管道讓他吃東西,但他並不是天生胃口小,也沒有得到厭食症,可是他就是不能吃東西。

「胃口小沒差,至少還可以吃到美食。」沈昌珉的眼神看向正在煮水餃的老闆,雖然沈昌珉沒有看他說話,但他知道沈昌珉的聲音很真摯,「下次帶你去吃冰。」

他的大眼望著沈昌珉,本該誠實的自己,最後他卻心中保留。

「嗯。」他點頭應允。

所以明天的課,他決定放棄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