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他,與朴有天也有好一段時間沒再連絡過了

這段時間裡,他不曾打開過電視,也不曾問過有關朴有天的消息,朴有天做什麼去了,他一點也不想知道。不過在這段時間裡頭,他倒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做。他曾跟金在中與崔珉豪提過自己想養朴有天的孩子一事,最後的他還是向大家公開坦承了,畢竟要養孩子是件大事,他怕自己做的準備不足,所以只能尋求身邊朋友的意見來一同想想該如何養小孩。

當然一剛開始接收到這樣訊息的金在中是不能理解,可見金俊秀談吐間一點也不像是在幫朴有天,像個這孩子的生父就是他一樣的在面對這即將出世的孩子,這種感覺很奇妙,金俊秀似乎是真的將這孩子視如己出,沒有絲毫怨尤,也無其他報復朴有天的意圖。

他很真摯,對於這個已快到來的孩子。

「俊秀,哥就問你一句,你養這孩子的目的是什麼?」金在中聲音沒有放低,很嚴肅的看著他又說:「許多情人間出軌的產物生下來不是被棄養就是被虐待,你讓朴有天將孩子給生下來了,你是怎麼打算的?虐待他嗎?」

他聽了這話,搖頭便說:「我怎麼可能虐待他。」

「那你為什麼要這個孩子虐待你?」金在中語重心長的說:「你一定知道看見這孩子就會想起朴有天的錯誤,你為什麼還這麼堅持?」

一旁的崔珉豪只是安靜的聽著,他的眼神也看著什麼話也沒說的金俊秀,他不知為何,突然想起那時金俊秀在電台裡所說的話來,「因為俊秀是聖人。」他突然插嘴道。

「什麼?」金在中聽不明白的問。

金俊秀轉頭看向崔珉豪,只見崔珉豪也轉過頭看著金俊秀笑問:「朴有天身上所有的罪孽,就由你來償還,這是你的心態吧?」

金俊秀只覺得他被眼前這兩人一人一句的堵得沒話說,但他並不否認崔珉豪的說法。也許自己這麼做,朴有天內心的罪惡不會再更深一層,出軌這件事情對朴有天的打擊很大,若是再讓朴有天傻傻的將孩子給拿掉,他就怕事後朴有天又會後悔,然後自責自己為何當初要毀了這個孩子。這麼一個答案,也是他整整想了九個月時才得出來的。

朴有天的性格他很清楚,容易哭容易自責,縱然這個孩子是犯錯才有的生命,他也會替朴有天分擔一半的責任,在這個孩子身上一一還掉朴有天沒有辦法給的父愛。不過說起來也怪,若他真像崔珉豪所說是聖人的話,那麼為何自己卻遲遲無法接受朴有天?甚至也不願意關心朴有天的動向。也許他知道答案,只是害怕承認自己心中最軟弱的那一區塊。

「既然小孩都要出生了,就別再探討為什麼要養這個問題。」金俊秀用著堅定的聲音,繼續說:「反正我都三十歲了,有個孩子也不違過。」

「可他是你的孩子嗎?」金在中有些激動的問。

為什麼金俊秀非得將朴有天的責任通通往身上攬去?

「是朴有天的就是我的!」金俊秀聲音也大了起來說。

原因無他,因為最該死的還是因為他還愛著他,所以他選擇對這個小孩負責。因為這該死的情感,所以朴有天的債務他也有份;因為這該死的愛,所以朴有天的罪責他也必須承擔。

金俊秀端了桌上的熱茶,喝了一口,輕聲說:「我可以為他解決他身上所有的問題,但並不代表……我能夠接受他。」

說穿了,他就是這種心態。他不奢求朴有天的回報,他只希望他愛的人能夠過的好,但別再靠近他,別讓他隨時都得懼怕同樣的恐懼發生。他第一次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而這也是他第一次釐清與朴有天分手以後的矛盾。寧可過著有性無愛的生活,他也不想再向朴有天討個名份。他什麼都能夠替朴有天解決,他什麼都可以……但就是不想以情人的名份待在朴有天身邊。

「別再談論我與他的關係,我們之間沒有關係。」金俊秀喝完了最後一口茶,站起身又說:「我去買一些嬰兒用品。」

崔珉豪也迅速的站了起來,笑著說:「我也想一起去。」

金俊秀看著他,眼神沒有方才的兇狠,只問:「你去幹嘛?」

「因為我也想收養一個孩子。」崔珉豪說。

當他說了這話的同時,沈昌珉是走進了廚房,也好死不死的聽見這話,「崔珉豪,你學別人養什麼孩子?」

「我也喜歡小孩啊。」崔珉豪很理所當然的說。

「你養得起嗎?」

「你怕我養不起,你也跟我一起養不就好了。」

「你是我的誰啊?憑什麼?」沈昌珉不屑的說。

眼前這人雖說是自己的粉絲,不過算是沈昌珉認識最久的一個粉絲了。他們倆因為金俊秀的關係所以走得近,但算不上什麼友好關係。

「你們倆個……在交往?」金在中似乎有些醉意的看著他們問。

金俊秀只是在一旁整理著背包,沒有意見,而崔珉豪與沈昌珉倒是很有默契的一同搖著頭答:「沒有。」

「走吧。」金俊秀開口說。

「掰掰啦,我會領一個跟俊秀的小朋友年紀一樣的。」崔珉豪開心的說。

「喂……!」

沈昌民只能無奈的看著崔珉豪與金俊秀的背影,這回換他心中有疑問,崔珉豪的孩子,他該不該養?

 

 


 

這樣算有一個很好的交代嗎?再來就是養小屁孩:))

俊秀的想法感覺很變態...但卻有點變態的令人心疼...。不過相信哪一天,有天一定會明白俊秀想要的是什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